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薩爾瓦多:抗爭與恐怖主義的區別

一年前的血腥街頭抗爭促使薩爾瓦多通過反恐法,當時在薩爾瓦多大學外的殺警嫌犯已遭逮捕,政府也動用反恐法對付抗爭水資源政策的示威民眾,當地部落客對此有許多看法。

2006年7月5日,薩爾瓦多大學外的示威抗議演變為暴力事件,不知名狙擊手向鎮暴警察開槍,造成兩人死亡、多年受傷,此後媒體均以「5-J」代稱此次活動。經過一年的追緝,嫌犯Mario Belloso於2007年7月2日遭到逮捕,國內媒體持續大篇幅報導。

記者兼部落客Jorge Ávalos非常關心後續發展,Belloso被捕後不久,他便指出[ES]執政黨有意以此大肆宣傳,政府與媒體似乎也忽視無罪推定原則,逮捕當天,Ávalos即希望警方能恪守專業,拿出足以服人的證據。

然而就在兩年後,Ávalos發現警方忍不住對外洩露訊息,一張搜索Belloso住所的照片曝光,顯示Belloso與在野黨FMLN幹部有所往來,Ávalos認為警方策略相當危險[ES],竟然讓如此照片流至媒體之手,恐將使這項證據失去其「保管鏈」(chain of custody)。

回顧過去一年的經驗,部落客Ixquic認為在保守派的執政黨眼中,5-J是薩爾瓦多恐怖主義之始[ES]。相關畫面仍不時在電視上出現,使得政府能夠推動通過新的反恐法。身為律師的Ixquic表示,她完全支持打擊恐怖主義的法律,但她擔心這部法律未定義重要詞語與原則,等於讓政府自行定義何謂恐怖主義而濫用法律。

在Belloso被捕當天,政府在另一場合動用新反恐法, 引發高度爭議。在Suchitoto市郊抗議水源民營化政策的民眾與鎮暴警察發生衝突,總統薩卡(Tony Saca)原本預定前往當地發表演說,並公布水資源系統地方分治計畫,許多人認為這形同將整套制度分段出售予私人企業,抗爭者堵住前往市區道路,鎮暴警察 則前來清除路障,並發射催淚瓦斯與橡皮子彈,媒體照片則顯示示威者丟擲石塊與引燃垃圾。

街頭抗爭癱瘓交通在薩爾瓦多司空見慣,但此次政府手中多了項新武器,包括本地組織基督教農民組織(CRIPDES)多位領袖等14人遭逮捕,並依反恐法起訴,網路上很快便出現有關抗議行動與逮捕現場的照片影片,國內外團體也廣為流傳。

7月7日,14名遭逮捕者出席位於聖薩爾瓦多的特別組織犯罪法庭聽證會,許多抗爭人士在法庭外聚集,呼籲法庭撤銷恐怖主義告訴,「美國-薩爾瓦多姐妹市」團體也進行實況部落格報導,然而法官最終裁決在恐怖主義罪嫌開庭前,其中13名被告必須先送入監獄「暫時監禁」,最長為期三個月。

法庭裁決宣布後,現場情況是:

民眾群情激憤,但氣氛仍然和平,持續聚集在法院大樓外,鎮暴警察也在場,不過並無衝突發生,Marta Lorena Araujo Martinez的丈夫Julio Portillo在裁決後立即向群眾發表演說,表示他感到相當失望及憤怒,並呼籲所有薩爾瓦多人民未來三個月共同努力營救被告出獄。現在輪到反對黨 FMLN領袖發言。

群眾等著看被告會送往何處,準備組成車隊跟隨,並在監獄外守夜。

作家Juan Jose Dalton在部落格裡批評政府竟以恐怖主義起訴抗議者[ES]:

在Suchitoto遭逮捕的成員將以「恐怖份子」名義審判,但他們是社運人士,而且多數只是丟擲石塊,CRIPDES主席Lorena Martinez要如何與賓拉登的追隨者相提並論?我們彷彿回到1980年至1992年的內戰時期。

La Terminal的JC也認為,如此使用反恐法根本是荒誕可笑:

我不支持也不贊同人們在反政府抗爭時丟擲石塊、焚燒輪胎、癱瘓街道或引燃汽車,但法官卻稱之為恐怖主義,簡直是荒謬到家,…如此不僅污辱一般人的常識,也污辱了真正恐怖主義下的受害者,如果在Suchitoto的抗議民眾是恐怖份子,我也是,…法官也是。

另一名部落客Victor Castro接續同個主題,在部落格裡寫道[ES],「因為我有意上街表達我對某某政策的不滿,我就成了恐怖份子」。

除了反恐法爭議之外,知名部落格Hunnapuh的元老級作者Jimar擔心,Suchitoto抗爭中,軍方在政府與抗議者之間的角色[ES]:

另一件令人擔心之處即為軍隊出現在群眾抗爭事件中。軍隊在憲法內有明確功能,其中並不包括公共安全或協助警察維持抗議場合秩序,且軍方也未針對相關活動做好準備,鎮暴警察發射催淚瓦斯或橡皮子彈是一回事,士兵拿著M-16或五零口徑機槍瞄準人群又是另一回事。

這些事件都在薩爾瓦多發生,目前政治局勢已走向兩極,而且隨著2009年大選到來,事態只會日趨惡化。

2 則留言

  • Free Oiwan: 這是自由的香港嗎?…

    坦白說,看到 Oiwan Lam要因為在網頁上放了一張位於Flickr上的裸體藝術照片而面臨最高 US$ 60,000 (快台幣兩百萬) 及 最多 12 個月的牢獄之災,我是有點驚訝的。

    一方面,是因為 Oiwan Lam 是我參….

  • […] 我認為,所謂的「成人資訊」,不應該被認作是「大眾不適宜接觸的資訊」,而是「被標明不適合兒童接觸的資訊」,電影分級不也是如此? 規範的是兒童,而不是成人。更何況,今天Oiwan用來「抗議」的圖片,我認為是藝術,也無不雅。這起事件,就跟我最近剛剛校對完的《薩爾瓦多:抗爭與恐怖主義的區別》類似,都是法律被濫用之後所產生的可笑案例。 […]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