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施打毒品為愛滋病傳染主因

雖然綜觀全球,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受愛滋病問題影響最深,不過聯合國愛滋病計畫署一份報告指出,最令人憂心的新病例現象其實在他處,例如俄羅斯;許多愛滋病專家亦擔心,俄羅斯及前蘇聯國家愛滋病疫情日益泛濫,然而俄國與其他地區不同的是,當地多數愛滋病患者是因毒品靜脈注射而感染。

俄羅斯愛滋病例總數持續提高,不過增幅已不若九零年代龐大,各方估計數據不一,但一般認為俄國愛滋病患人數近百萬,注射毒品是愛滋病在俄國傳染主因,占2006年新增案例的三分之二docshop.com部落格的Neil Smith進一步描述這個現象:

俄國部分地區民眾因時常共用注射器與針頭,導致大批人口感染愛滋病,讓世界衛生組織將俄國列為全歐洲疫情最嚴重國家,患者近百萬人。美國之聲網站VOANews.com指出:「年輕人大量使用毒品靜脈注射,是造成俄羅斯愛滋病迅速蔓延主因,而且情況每年不斷惡化,據信莫斯科與聖彼得堡兩地情況最為惡劣。」

蘇聯瓦解後,邊界開放讓毒品伺機潛入,毒癮與愛滋病才成為俄國主要問題,目前據估計,俄國有150萬至300萬人使用靜脈注射海洛因與其他由鴉片製成的毒品,許多人使用注射器時未經消毒,更增加感染愛滋病的機率。

Kh. Atiar Rahman在部落格中提到毒品氾濫及其後續效應:

遺憾如今社會上愈來愈多人使用毒品,已滲透至各個層面,也遍及國內外各地,尤其是貧困地區,使得AIDS如雪崩般爆發,多數吸毒者(達53%)均無固定職業,他們也進一步加入散播毒品的大軍,導致犯罪率提高。

為防堵愛滋病透過受污染針頭蔓延,其中一項方法為「針頭交換計畫」,去年俄羅斯國內針頭與注射器交換計畫超過50件,其中一項由聖彼得堡的「人道行動基金」(Humanitarian Action Fund)發起,以改裝公車做為行動診所,公車夜間停靠在吸毒者常聚集之處,提供潔淨的針頭、注射器及各種衛生與社會服務。以下影片中,該組織創辦人Sasha Tsekhanovich說明計畫內容,以及吸毒者所面對的污名。

許多衛生專家認為,利用替代治療法,亦可控制愛滋病在注射毒品者間傳染情況,例如讓海洛因吸食者改用美沙酮(methadone),以逐漸取代海洛因,不過俄國目前尚未核准美沙酮療法,相關議題也仍是禁忌。俄國公共衛生主管官員於今年曾表示,該國尚未準備好採用美沙酮療法,Drug Rehab部落格對此進一步說明

美沙酮療法在俄國仍屬禁忌,因為許多人認為,這只是將一種毒癮改為另一種,連談論這項議題都可能觸法,刊登美沙酮療法正反效果的文章亦屬違法,許多醫師因在網站上公開研究成果而遭起訴,由於美沙酮療法在俄羅斯不易取得,讓許多人覺得戒毒無效而放棄,又開始吸食毒品。

不過專家亦指出,俄國境內受愛滋病影響者不只有吸毒者,自九零年代末期以來,異性戀性交未做安全措施而染病案例也持續增加,也有許多性工作者以靜脈注射方式使用毒品,Booming Back部落格的Unkie Dave強調,唯有綜覽全局,才能減緩愛滋病在全球肆虐速度:

愛滋病是因貧困與無知而生的疾病,常影響社會裡最弱勢與邊緣的族群,患者在美國以黑人女性為多,在俄國以靜脈注射吸毒者為多,在泰國以性工作者為多,但若只專注於單一族群,會讓人誤以為其他族群都倖免於難,導致主流人口採取危險行為,讓邊緣人口更受到排擠。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