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反對非法墮胎?反對女性?

就像在拉丁美洲其他地區,墮胎議題在巴西也非常複雜(報導一報導二),目前墮胎在巴西屬犯法行為,只有在性侵害後懷孕或懷孕危及母體生命時,才可合法墮胎。國會議員正努力試圖修改法規,讓合法墮胎放寬至更多情況[葡萄牙文],但由於巴西反墮胎團體政治力量強大,現狀在短期之內都很難改變。

雖然法律規範嚴格,但據信巴西每年進行逾百萬件秘密墮胎手術,超過七萬女性[葡文]因術後併發症身亡,尤其在巴伊亞州等地,女性死亡率是世界衛生組織標準的五倍以上,其中多數皆為非法墮胎併發症所致[葡文]。

A Mulher Crucificada, por Eric Drooker. Usada sob permissão.Todos os direitos reservados.

女性圖片來自Eric Drooker,經許可後使用,版權屬原繪者所有

埋葬死者,制裁倖存者

今年11月,巴西Campo Grande市共有超過1500名女性遭到起訴[葡文],其中30人在同一天因觸犯墮胎罪遭判刑,諷刺的是,傳言指這些女性遭判刑後,必須參與育兒機構的社區服務工作,否則就得入獄,Rosa e Radical[葡文]部落格的Elyana便表達憤怒之意[葡文]:

各位能計算一下嗎?在四個半小時內,陪審團判處四名女性有罪,還有1070人遭到起訴,我這一生還沒見過巴西司法動作這麼快,這些被告連署要求人身保護令,但全數遭到駁回。

另一篇文章中[葡文],Elyana引述知名政治雜誌訪問衛生部長José G. Temporão的內容[葡文],部長表示墮胎為公共衛生議題,認為反對者將此事與性別議題聯結在一起,以下是Elyana引述的部分訪談內容:

[…]由於貧民缺乏資訊與避孕措施,貧困女性最常在不安全情況下墮胎,墮胎對富有女性則是不能討論的話題,都在相當安全的環境下進行,花費介於2000巴西幣至5000巴西幣之間(依據12月13日的匯率,1巴西幣等於0.41876美元),貧困女性根本無力負擔這個金額。此外還有性別議題,讓我問各位:若男性也會懷孕,各位覺得墮胎問題仍然會無解嗎?社會上怎麼有些人敢說這個議題不該討論?人命因此喪失,而我們卻不討論,現實就攤在各位眼前。

Mothers of the World, by Eric Drooker

世界的母親圖片來自Eric Drooker,經許可後使用,版權屬原繪者所有

調查非法女性(也就是指墮胎)

不過部長的見解似乎與巴西許多政府人士及部落客相異,巴西下議院議長Arlindo Chinaglia於12月8日同意成立國會調查委員會[葡文],調查巴西非法墮胎情況

在Luiz Bassuma議員率領下,一群反墮胎議員連署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連署書上共有220個國會議員簽名支持,Bassuma和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同屬勞工黨,由巴希亞州(Bahia)選民將他送入國會。勞工黨於前次黨代表大會中,才決定採取支持墮胎的立場,故揚言開除Bassuma的黨籍

許多自稱反墮胎的部落客都支持國會議長的決定。

Jorge Ferraz在基督教部落格Deus Lo Vult[葡文]讚揚議長決定設立非法墮胎調查委員會,他在最新文章[葡文]中表示:

現在正是時候,他們自二月起便不斷討論此事,我們應開始祈禱這件罪刑不再發生,社會也不再冷漠看待無辜孩子遭到謀殺。

「巴西全國無墮胎運動」執行長Hermes Rodrigues NeryO Possível e o Extraordinário[葡文]部落格中,提到「國際社會對拉丁美洲墮胎議題的邪惡興趣」[葡文]:

多年以來,有些人一直希望在拉美國家讓墮胎變得稀鬆平常,甚至把墮胎視為人權,讓女性有權力殺害體內無辜生命,[…]墮胎議題一直與人口控制連在一起,在1952年創設「聯合國人口委員會」的專家中(作者註:這位部落客所指應為聯合國人口暨發展委員會),Warren Thompson便認為墮胎是控制甚至減少世界貧民人口的務實方式。[…]如各位所見,支持墮胎是種強大的文化、政治及經濟力量,讓我們不知不覺成為疏離與操弄下的受害者。由於國會最近成立墮胎調查委員會,我們有機會拿出文件、報告和研究來消滅此種「社會弊病」,對抗有權勢者的扭曲邏輯,捍衛無數生命免受野蠻虐待、剝削與謀殺的權利,這些有權勢者無視世人擁有生存權的普世價值。

許多部落客不同意上述看法,相信國會墮胎調查委員會只懂得威嚇女性,並侵害更多女權。

Blog Terribili[葡文]部落格的Alessandra覺得國會議員Luiz Bassuma存有反女性心態,而在傳統上政教分離的巴西國內成立墮胎調查委員會,根本是種宗教行為:

「國會墮胎調查委員會」聽起來就是個很糟的笑話,笑話開頭起自國會議員Luiz Bassuma,他向來反女性,把女性當做頭號敵人,希望把她們全都像罪犯一樣關進牢裡,因為她們竟然對自己的身體和生命做主,但他忘記巴西向來政教分離,人們有權信仰任何宗教與否,他不能將自己的宗教信仰強加於任何人與任何女性身上。

Jandira Queiroz是位女權份子,在自己的部落格Sapataria-DF[葡文]認為這個委員會在制裁女性及侵害女權[葡文]:

各位都知道,今年全球慶祝世界人權宣言屆滿60週年,也就在第11屆人權會議前夕,我們卻仍生活在聲討與懲罰女性的時代,[…]相較於過去,我們更要批評公開侵犯女性人權的行為,[..]]女權即人權!

「偽善導致出血,讓墮胎合法,還我身體自主權,全球女性大遊行」,巴西世界社會論壇外的標語照片由Gabby de Cicco拍攝,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Pedro CrossMulti-Eu[葡文]部落格中,告訴我們有許多巴西女性國會議員反對成立該委員會:

女性國會議員反對設立該委員會的主要理由,在於該單位會揭露女性隱私,[…]女性議員抱怨先前從未聽聞此事,也將質疑在此委員會成立之前,為何不依照順序,先成立國會童工調查委員會。

極其複雜

有些部落客對巴西國內支持墮胎運動憂心忡忡,認為不僅違背生命權,亦扼殺未出生嬰兒的人權,這些部落客除支持成立調查委員會,其中一人更指出,若巴西政府不遏阻國內非法墮胎,或甚立法允許墮胎,「國內人口恐將如俄羅斯一般逐漸減少」,Quadro Conservador部落格的Marcelo表示[葡文]:

俄羅斯是墮胎主義者的天堂,所有共產國家都一樣,完全開放墮胎,政府還會幫忙安排,就像共產時代百年鼓勵無神論一樣,人民完全沒有道德障礙,結果很明顯,國家因人口數下滑而面臨絕望,俄國人會滅絕嗎?正如我所言,政策若最終造成人口減少,本質上就是邪惡。

俄國人口是否真面臨滅絕危機,或墮胎法是否導致俄國人口減少,至今尚無定論

Doa A Quem Doer[葡文]部落格的Helder Moraes認為,犯下墮胎罪刑者,通常「欠缺道德、責任,也無法控制性慾」,但他支持遭受性暴力後允許墮胎:

我反對墮胎,除非是危及生命遭到強暴,因為女性不該生下不想要的孩子,尤其是出於邪惡行為下的孩子,但在其他情況下,都應該禁止墮胎!與其墮胎,這些女性應該懂得把雙腿合起來!她們真是無恥,他們欠缺道德、責任、教育,什麼都欠!所以才會懷這麼多孩子,再不斷後悔,並尋找秘密墮胎診所。

Helder Moraes在文章中也提出他認為的解決之道:

我完全支持貧民若已有三個以上的孩子,就應該強制絕育,我只支持在危及母體生命與遭強暴時墮胎。

許多部落客和Orkut用戶都支持他的看法,在部落格上發文或留言贊同他的言論。

另一方面,「墮胎權陣線」等女權團體主張墮胎為女權,為自己的生活與身體做決定,Marcia e suas leituras[葡文]部落格的Márcia Silva轉載該組織部分宣言

無論是女性入罪或各種解放運動,都反映全球資本主義父系意識與宗教基本教義團體的反動力量,他們企圖奪回過去的權利,並且掌控其他人,尤其是女性的身體與性自主,[…]生產與否應為自由選擇,而非女性的責任,生產應該是種社會機能,政府應齊備各種條件,讓女性能自主決定是否及何時要做母親。對於想生產的女性,社會與經濟條件均應獲得保障,透過公共政策給予懷孕、生產與產後期間的協助,以及幫助孩童成長的空間,包括幼稚園、中小學、娛樂、醫療等。[…]女性不該因墮胎而遭囚禁、虐待或污辱!所有女性都該擁有尊嚴、自主權與公民權!我們會對抗女性入罪與爭取墮胎合法到底!

「墮胎不該為罪」,照片來自墮胎權陣線

如上所述,墮胎議題在巴西非常複雜,涉及宗教、政教分離、人權、政治鬥爭與性別議題,正反雙方目前共識有限,在與日俱增的社會論辯中,每個人很難沒有立場,公開支持或反對者在部落格上言辭激烈交戰,有些自稱反墮胎人士甚至在Orkut論壇中揚言,每個支持墮胎者都不得好死。無論各種言論如何針鋒相對,我們都會繼續關注巴西人權議題,並希望有最好的結果。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