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剛果:大規模殺人事件,媒體報導有限

去年剛果North Kivu省的戰事導致25萬民眾流離失所,雖然後來逐漸平息,剛果其他地區卻傳出大規模殺人事件,烏干達游擊隊「上帝反抗軍」(LRA)進入剛果東北部鄰近蘇丹邊境的Haut-Uélé地區作亂,反擊剛果、烏干達及蘇丹南部軍隊於12月進攻LRA在Garamba國家公園週遭的基地。據非政府組織Caritas指出,自12月25日以來,Faradje、Duru、Bangade、Gurba、Doruma等城鎮共有超過400人遭到殺害:

Caritas負責人Dungu-Doruma表示,這支烏干達游擊隊攻擊天主教會於Faradje舉辦的聖誕節演唱會,隔天早上還回頭繼續殺戮行動,兩天內造成150人喪生。

同一時間,Duru地區亦發生攻擊行動,導致75人死亡與教堂遭焚燬。

Caritas指攻擊行動沿著蘇丹邊界進行,包括Bangadi(48死)、Doruma、Gurba(213死)等地,當地天主教堂瞬時湧進6500位難民。

Caritas另提到,LRA會綁架兒童做娃娃兵。

Dungu地區的「無疆界醫生組織」亦接獲來自Faradje地區的訊息:

Faradje是座擁有25000居民的剛果北部城市,當地遭攻擊的消息於聖誕節當晚傳至無疆界醫生組織,[…]隔天早上,居住在位於Faradje南方20公里小村Tadu的一位護士向廣播電台表示,估計約1.5萬人為逃離攻擊湧入當地,並證實Faradje主要醫師與一位公務員遭到殺害,據護士表示,許多重傷病患至今仍在當地醫院內治療,但醫院遭游擊隊成員打劫後,相當缺乏醫護器材。

非政府組織Caritas在部落格上張貼三張由Emmanuel Bofoe拍攝的Faradje地區倖存者照片:

survivors-faradje.jpg

照片由Caritas組織的Emmanuel Bofoe拍攝

保育團體WildlifeDirect在部落格Baraza上報導,游擊隊於1月2日攻擊Garamba國家公園中心:

儘管國家公園騎警隊與剛果政府軍奮力抵抗,還是出現死傷與財產毀損情況,第一件消息指有8人死亡,包括兩位騎警與兩位園方管理人員的妻子,還有13人受傷,多數人皆為中彈,游擊隊死傷人數不確定。

遭破壞的國家公園財產包括幾棟重要建築物、運輸通訊設備,以及燃料與糧食儲備。

該部落格在另一篇文章中,形容當地情況「比先前更糟」:

有一人形容,無法抵抗游擊隊攻擊有如「捅到大黃蜂窩」。

Impunity Watch Africa部落格的Dahee Nam報導,12月4日曾發生另一起攻擊,所幸目標在游擊隊抵達前便已逃走,並未造成任何傷亡。

Humanitarian Relief部落格的Michael Kleinman論及當地人道情況

除此之外,大約有三萬人逃離這個區域,根據最近IRIN的報導,遊擊隊死亡攻擊導致剛果東北部居民大逃亡,援助機構難以前往需援助地區:「軍隊與游擊隊讓人道機構難以運作,援助人員目前也完全無法進入部分地區。」

Kakaluigi是位在剛果東部工作的義大利傳教士,他在名為「醜聞!」[法文]的文章中,對比同樣是大規模殺害行動,媒體對剛果東部與加薩走廊的反應卻不同:

在巴勒斯坦加薩地區,以色列在一週內只殺了400人,全球各地都出現示威遊行,各種媒體都用血腥死亡照片轟炸我們。

在剛果Dungu-Faradje地區,烏干達游擊隊一天內便殺害400人,但全球各地都卻沉默以對,媒體上沒有一張照片,也沒有一天哀傷。

La tribune du vaticinateur部落格的Hugues Serraf也想[法文]:

若以色列一人之死得要數名巴勒斯坦人來償,多少剛果人才能抵一具加薩屍體?

[…]剛果衝突一發十年,造成400萬人身亡,每天還有上千人因糧食及衛危機而死,受到媒體的注目怎麼會如此少?過去幾週在LRA游擊隊槍下的271個亡魂(這還只是粗估),為何無法獲得記者、分析師與示威群眾的重視?

剛果東部的國際援助工作者在部落格Stop the war in North Kivu中,思考「西方世界媒體和輿論為何漠視非洲戰火」:

我相信西方媒體之所以沉默面對非洲衝突,其中隱藏著不可避免的巨大道德問題,若一地有500萬人死亡,我們身為人類,有責任知道這件事確實發生,這是項道德責任,我們必須知道,就像我們知道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數百萬猶太男女孩童在德國遭殲滅,但我們卻不知道自1998年起,超過500萬剛果人因戰爭死亡。

資訊時代公民有權知道此事,受難者也有權訴說他們的苦難。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