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厄瓜多:知名作家阿多姆辭世

厄瓜多媒體與部落客不常關注同一個全國性話題,最近例子為拉丁美洲一位偉大詩人過世,厄瓜多民眾都對阿多姆(Jorge Enrique Adoum)的死訊相當感傷,他在19歲時,便有幸成為知名詩人聶魯達(Pablo Neruda)的私人秘書,亦曾在聯合國與國際勞工組織擔任翻譯,並贏得只頒給墨西哥居民的Xavier Villaurrutia獎[西班牙文]。

部落客Alfredo Vera提到,阿多姆的親友通常稱呼他為「Jorgenrique」或「Turquito」。

他的知名作品與兩位作家Jorge Carrera AndradeHugo Alemán及畫家Jaime Valencia合作,創作出許多厄瓜多民眾心目中的文化國歌「泥瓶」,以下可聆聽Benitez及Valencia雙人組所演繹的錄音影片版本,歌詞最後一段寫道:

我生自你處,我回歸你處
由泥做的瓶
死後我回返你處
至塵土之愛

我們在此不贅述阿多姆對厄瓜多文學的眾多貢獻,意者請上網搜尋他的名字即可,不過他確實有許多知名作品,《馬克思與裸女之間》據說是依據厄瓜多共產黨歷史而寫,作家Bruno Sáenz指這是厄瓜多一部重要小說。《Lunas Azules》的編輯曾有機會與阿多姆見面,她表示未來只要翻閱阿多姆的作品,就彷彿他仍活著,她也提及《馬克思與裸女之間》裡的重要章節。

記者Ruben Darío Buitron去 年有機會訪問阿多姆,對這位作家的描述充滿人性與深刻,他在訪談中提到來自厄瓜多城市Ambato,後來愛上首都基多(Quito)的生活方式、人民與學 生時期的種種經驗,雖然他半生居住於法國、智利與厄瓜多,但他的心裡都有塊特殊地方留給基多。以下是他對厄瓜多同胞的看法:

厄瓜多人與心目中較優越的人握手,幾乎顫抖、幾乎害伯,我們面對外國人總卑躬屈膝,總是猶豫不決,總是看扁警告或挑戰我們的人,若我們希望脫離這種情結,就會變得激進、自由與暴力,不過基多全無這種狀況。

阿多姆過世前,健康狀況原已不佳,他推出最後一本詩集《Claudicación Intermitente》時,選擇在基多的Benjamin Carrión寓所舉辦活動,他當時表示:「我應批評並責備自己,總覺得自己朋友不多,在場幾乎每個人都讓我深深感動,我保證不再說自己朋友不多。」

厄瓜多民眾在學生時期便已認識阿多姆,許多教師均將他的作品列為必讀內容,他因此贏得許多人的尊敬,有些人縱然未讀過作品,也同樣尊敬他,例如Raul Farias喜歡阿多姆,因為他夢想擁有更好的國家,也不斷鼓吹藝術等文化價值,Raul Farias表示,阿多姆也努力消滅各種歧視及不平等,總希望瞭解「厄瓜多人有何特質?」

如上所述,許多部落客鮮少與他人評論同一個主題,Rafael Mendez收集一系列YouTube影片,阿多姆朗讀自己的詩作等其他作品,Maria Paula Romo轉載阿多姆一篇美麗詩作「我相信我國」,各位若對社會網絡有興趣,也有個Facebook頁面列出人們對他辭世的感想。

縮圖來自Jody Art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