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黎巴嫩:以色列攻擊自由船隊,部落格圈騷動


Maya Zankoul,以創意共用條款CC-BY-NC使用

以色列日前攻擊加薩援助船隊並造成至少十名和平活動者死亡的事件引起國際間一片嘩然,黎巴嫩也不例外。

黎巴嫩部落圈對其位居南方的鄰居以暴力手段攻擊土耳其籍船隊Mavi Marmara的新聞反應激烈。

如同文章開頭由知名部落客Maya Zankoul所繪的諷刺漫畫所示,引起黎巴嫩人憤怒的原因,不只來自以色列的行動,同時還有國際媒體試圖為其辯解的作法。

抗議者走上貝魯特的街道,表達他們對以國攻擊行動的憤怒以及對不幸喪命的巴勒斯坦人及土耳其人的哀悼。

由Mokhtar Joundi提供 – 點擊影像以觀賞關於貝魯特抗議者的完整相簿

部落客 Lebanese Voices 猛烈抨擊以色列不顧國際法律及特拉維夫的PR選舉妖魔化該援助行動:

…以色列當局有權禁止、允許或沒收任何依照意願送往加薩的援助,認為他們已經提供加薩平民所有需要的援助及補給,因此宣稱自由船隊只是無意義的噱頭?!
船上來自土耳其、希臘及愛爾蘭等近四十個不同國籍人士前往加薩,希望停靠加薩港(依照以色列說法,此地點由加薩當局所控制)以提供給兒童的玩具、給上千名身障者(是以色列持續攻擊下造成的)的輪椅、給倖存者的藥品、麵粉及其他生活需求品。
這些近四十個不同的國籍就像是遊行一樣:愛爾蘭、澳洲、法國、南非、希臘、美國、德國、土耳其、除了阿拉伯國家之外還有更多。難道說這些勇敢的靈魂都錯判了他們對於援助的決定?如果有確切的論據顯示這些需求物資已經進了加薩,那麼他們也不會花幾個月的時間日以繼夜的收集需要的物資、冒著生命危險回覆這個真實的道德呼喚。

Lebanese Voices 指出,加薩的海域並非以色列所有,而以色列在2005年單方面撤出加薩時就非法控制加薩地區之領海。因此以色列無權攔截援助船隊:

但以色列當局仍授權違反國際法及程序,在公海領域攻擊該船隊(此行為明顯違反國際法),以色列議員聲稱那些船當時正駛向他們的領海,因此他們有此權力(因為他們在該法之上)。但實際上船隊並未如此!該船隊原本正駛向一個位於加薩且據稱未被以色列控制的港口。

迎接船隊的,是以色列防衛武力瞄準船上乘客的砲擊及運載特殊部隊的直昇機,卻宣稱將這些帶著棍棒的乘客稱為「恐怖份子」是有憑有據!
船隊在他們的分散點被仔細的搜索,他們並未持有武器,在被拖往加薩海岸時除了指著他們的頭的IDF(?)之外並沒有武器被尋獲。(Iraq war much?!)船上成員在到達後馬上被拘留及調查。

土地與人民(Land and People部落客Rami Zurayk藉由強調以巴衝突的動力核心來直取此議題的核心。對Zurayk來說,巴勒斯坦人有權進入他們藉由殖民及種族隔離所被剝奪的土地:

問題在於錫安主義、霸佔土地及一個民族被另一個民族取代:殖民及種族隔離。不論是否在公海,巴勒斯坦人有權進入他們的國家。問題不是攻擊發生在公海上,而是在以色列、以及「允許攻擊」這件事。如果事情發生在巴勒斯坦海域的話會怎麼樣呢?這樣就不會有事了嗎?

Zurayk同時質疑若死者並非外國人士,而是為了解放家園而掙扎的巴勒斯坦人的話是否仍會引起國際譴責:

我也收到由各地寄來號召團結行動的電子郵件。這當然很好,這可以代表對這個緣由的支持,也是以色列影響力減弱的指標。但我相信若不是因為這是由人道主義者護航、若死傷者中沒有外國人士的話,這件事就不會發生了。如果這是巴勒斯坦人為解放加薩而戰,大家只會把這件事怪在他們自己頭上。
我開始擔心這種奮戰會落入甘地式的邏輯,而這正是西方國家和當地那些不斷的要求解散武裝反抗者的“lovers of life-on our knees”所期望的。這就是我們如何成為一個慈善個案而非解放行動。不過就現在而言,我們就繼續對那些錫安主義者施壓以減輕對加薩的封鎖吧。

知名部落客 BeirutSpringTwitter上譴責有關以色列任意違反國際法的自由:

免責的想法使以色列認為可以在公海上殺害和平活動者且不會被追究。這點必須改變。10:05 PM May 31st via web

在此同時,政治部落客Qifa Nabki對敘利亞及黎巴嫩政府在此次攻擊後擊起戰鼓的作法提出警告。根據Qifa Nabki的說法,非暴力的抵抗活動似乎已經開始見效。

敘利亞已經召開阿拉伯聯盟的緊急會議,敘利亞總統Bashar al-Assad及黎巴嫩首相Saad al-Harir都 警告船隊殺害行動可能導致地區性的戰爭。也許這樣解讀過於天真,但我不由得覺得敲響戰鼓是錯誤的一步。除了以發動另外一場起義作為威脅,為什麼不能真正派個比現在這個被騷擾的大上十倍的援助船隊呢?人道主義者的非暴力策略很明顯就是贏面大的選擇,為什麼不走這一步?

在更進一步對情勢的分析中,Qifa Nabki討論了土耳其的複雜政治情勢,並抨擊阿拉伯國家的軟弱:

在群龍無首的阿拉伯中的軟實力?把我灌醉我才相信。埃及開放邊界的決定(至少是暫時的)只是凸顯了剛開始時令人尷尬的共謀關係。其他阿拉伯勢力–當土耳其在安理會大聲疾呼時保持沈默或為其加油–也沒好到哪裡去。根據一種說法指出,所提到的船原被伊斯坦堡所遺棄,賣給一個伊斯蘭NGO並懸掛 葛摩國旗。考量到這些國家除了成就任何一個除了讓他們自己像一盤散沙以外的事情的能耐,利用這樣的方法得到符合阿拉伯外交野心的船隻是最悲哀、最適當的。

法裔黎巴嫩部落客Frenchy在譴責以色列如同海盜行為的同時,亦對黎巴嫩採取的任何暴力回應均可能導致以色列對這個國家的攻擊而感到害怕:

On peut également craindre que ces actes de piraterie poussent une nouvelle fois à une flambée de violence comme durant les dernières offensives israéliennes contre la Bande de Gaza. A chaque fois, malheureusement que cette bande s’enflammait, certains pensaient faire diversion au Liban même, preuve en ait les derniers tirs de Katioucha contre le Nord d’Israël en décembre 2008 et janvier 2009 par le FPLP-CG. Gageons que les autorités israéliennes actuelles seraient tentés d’utiliser de tels tirs – si cela se produit – comme une diversion face à leurs crimes en provoquant une guerre contre le Liban. Même en désaccord avec la lutte palestinienne contre Israël depuis le Liban, on ne peut qu’être solidaire face à ce que les libanais ont également subis lors du conflit de 2006. Après tout, Gaza subit depuis 2006, le blocus que le Liban n’a subit que durant 34 jours seulement

翻自英文的中文翻譯:
任何人都會害怕這些海盜行為又一次暴力的出現,就如同以色列最近進攻加薩走廊一樣。很不幸的,每一次在加薩走廊內爆發暴力衝突後,就會有些人想要替黎巴嫩分一些注意力,這點已經在2008年12月對以色列北部零星發射的卡秋沙火箭炮以及2009年一月的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總指揮部所證明。我們所進行的事可能會誘使以色列當局進行相同的策略(如果真的發生的話)–藉由引起與黎巴嫩的戰爭來將注意力從他們所犯下的罪行移開。即使無法同意巴勒斯坦人在黎巴嫩土地上向以色列爭取自由,人們還是會因為2006年的衝突中黎巴嫩遭受的同樣待遇而感同身受。畢竟,加薩從2006年以來所經歷的封鎖,黎巴嫩只承受了34天。

以色列所採取的每一個暴力行動,都在這個地區製造了更多對新的暴力活動的恐懼。這種恐懼不像在黎巴嫩–這個經常是以色列軍事活動目標的地方–所感受得那麼強烈。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