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印尼:當女性掌握投資

Flickr-photo "Scale" by deepchi1

Flickr上的照片 「Scale」,拍攝者deepchi1

印尼成功度過了最近一次的經濟危機,現在甚至能與金磚四國分庭抗禮。這個擁有世界上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國度到底隱含著什麼秘密?秘密其實在於印尼兩億三千萬人口中超過半數的女性。

印尼大部分女性都謹守社會主流角色規範,結婚、生子。儘管近來趨勢改變,大部分的時候,女性依舊不是能作決定的人,也不需要替家庭的財務做出貢獻。可以選擇去工作,但不強求,因此不一定有財務自由。

在鄉下村子裡,父母希望女兒的未來有保障而把她們嫁掉。這種慣例使得女性教育程度普遍低落,生命中很難有其他選擇。女性常常被認為是「沒有技術的勞工」-在工廠裡工作,或是被送到國外當幫傭- 但是他們對國家金庫的貢獻常常被忽視,應有的權利也未受到適當認知。

過去幾年,印尼女性激勵了彼此,並展現出他們能夠在一向由男性主宰的領域中拔得頭籌。其中一位振奮人心的印尼女性是前任財政部長Sri Mulyani Indrawati,現任世界銀行的管理主任。

二零零八年由印尼統計局發表的一份報告指出,在印尼有大約四千六百萬到四千九百萬家微/小/中型企業(MSME),而且60%到80%都是由女性擁有。這些微小中型企業僱用了全國百分之97.1的勞力。

非洲以及南亞地區的女性一樣,印尼女性也面對諸多挑戰,例如要如何在沒有男性保證人的情形下跟銀行申請貸款,或是無法展現出自己的信用程度。

好在印尼女性能團結在一起,不管在鄉下或是城市的社區中都能感受到女性的同志情誼。

Son Haji Ujaji [印尼語]是一位住在西爪哇島丹格朗(Tanerang)的社會運動者,他在部落格上討論女性為何能夠增加家庭收入:

Perempuan akan mengambil peran-peran penting dalam kapasitasnya sebagai makhluk sosial, terutama dalam rangka peningkatan kualitas pendapatan keluarga. Lembaga-lembaga local yang ada lebih tepat bila diperankan secara langsung oleh kaum perempuan, baik yang bergerak dalam bidang sosial maupun ekonomi. Sesungguhnya kultur perempuan yang ada pada sebagian masyarakat Indoensia adalah bersifat guyub (komunal). Kuatanya daya komunalitas ini tercermin dari masih eksisnya lembaga-lembaga yang bergerak dalam bidang kewanitaan, seperti PKK, Posyandu, bentuk-bentuk arisan warga dan sejenisnya.

[…]

PKK mempunyai prioritas program berupa Usaha Peningkatan Pendapatan Keluarga (UP2K). […] Potensi, daya, dan karakter perempuan yang tidak kalah penting dan bobotnya dengan laki-laki dapat menjadikan program UP2K-PKK sebuah program unggulan dalam tataran program social safety net (jaring pengaman social), sebagai salah satu upaya menolong masyarakat dari keterpurukan ekonomi dengan jalan memberdayakan dan membangun masyarakat menjadi individu atau keluarga yang mandiri.

女性在本質上就比較擅長社交,並且也積極改善家庭收入。地方上的活動適合讓女性來打點。從文化來看,印尼女性更了解社區的重要性,這反映在許多社區活動上,例如PKK(作者註:給家庭主婦上的課程,像是裁縫、園藝、照護等等),Posyandu(作者註:社區健康中心),以及Arisan(作者註:私人投注,僅限朋友跟家人之間)至今都依然存在。

[…]

PKK現在著重收入改善計畫(UP2K-PKK)。[…] 這個計畫突顯女性的潛能,意志力,以及性格,成為足以定義初級社會安全網絡的代表,也是一種幫助人們脫離貧困,賦權與人,讓他們變成強壯、獨立的個人跟家庭成員。

開拓財源,線上跟線下

Koperasi (合作社),是一種由一群人集資建立的企業機構,以民主的方式管理,強調互惠,被視為是印尼經濟的奠基石。

經過多年,合作社的基本原則在人們心中已經根深蒂固。即使多層次傳銷跟合作社在認知社區及網絡重要性上的價值不同,也被認為是種另闢財源的好方法。人們不見得會去參加多層次傳銷的聚會並購物,但他們會加入網絡裡,在分享八卦、喝茶吃點心之間尋找新的機會跟商業夥伴。

在多層次傳銷的展示會跟商品目錄之後,風行的是部落格跟Facebook。女士們迅速找到新的場所行銷手工藝品、進口的韓國吊帶裙、或是過季的Jimmy Choo周仰傑高跟鞋以及其他折扣奢侈品。另闢財源就像是在網路照片上加上標籤一樣容易。

微型信貸在印尼能成功嗎?

微型信貸實際上對印尼的貧困人口來說並非那麼有效,有新的工作比較有用。

國際微型信貸組織像是Kiva的目標就是要透過貸款給予貧困的女性跟所屬社群力量;然而這並不容易。

一位網路使用者salman_taufik史丹佛社會創新評論的一篇文章下留言。他對於微型金融為何在印尼不夠成功有著深入的見解:

我研究印尼的巨型層級案例得出類似的發現。在1988年的危機過後,過去十年以來,貧困人口僅從21%下降到2009年的14.15%,儘管對於這數據還有很多爭議。同時,在2000至2009年間,微型創業者獲得的信貸增加了七倍,比同時間整體銀行業僅成長了兩倍高出很多。比較這兩個數據,我開始質疑微型信貸減輕貧困的效果。既然部份流入微型創業者手上的信貸是消費者借貸,我懷疑這快速的成長只是顯示出資本主義結構裡,消費產品如摩托車、手機、家用電器等等被賣給消費者,然而窮人卻得賣地、違法砍樹來負擔這些開支。更甚者,即使微型金融讓窮人能掌握資金或應付週轉,他們卻得付將近兩倍於企業的利息。我認為金錢支配貧民的事情正在發生。所以我從某種角度同意你的看法,那就是除非他們不收取費用,讓這筆錢變成運作資金來拯救他們的生活,否則微型信貸不會成功。

在一個大多數人每天賺不到兩美元的國家,外國的金錢援助常常被貧窮社群誤解。

Anna Antoni是Kiva在峇里島的工作人員,她解釋:

在我服務的這個地方Kiva夥伴的擔憂是如果借錢的人知道這些錢來自外國,他們會把這筆錢當成是慈善捐款。他們就不會認為有義務還錢,而如果地方夥伴一直沒有把這個洞補起來,那就會造成大麻煩。工業化國家透過援助造成的傷害比在危機時提供的協助更大,因為這些援助把「我能做到-我能應付生命中的挑戰」這種精神剝奪了,這對微型金融來說是關鍵…回到透明性的議題。

[…]

整個過程再次顯示Kiva的影響力能有多大。在多數開發中國家,這是一個典範轉移,不接受不用還的資金或是得還高額利息的借貸。我們花了很大的功夫讓借款人背景透明,因此展現我們對所有參與Kiva任務的人的尊重十分重要。除了達成微型金融為了幫助人們幫助自己的價值以外,這也是打造新發展途徑的基礎。

印尼女性創業精神是個非常有趣的現象。然而這個現象並沒有被當地的網民注意,因此作者(就是我!)在尋找關於這些未被傳頌的經濟英雌事蹟或評論時遭遇困難。我是否錯過了某些網路上的好故事呢?如果是這樣的話,請讓我知道,歡迎你提供連結、評論、或是見解。

這篇文章也會出現在聯合國人口基金會的「為更好的世界對話」網站上,作者Carolina會在下週持續更新關於(全世界)女性創業、勇氣以及投資的故事。請跟我們分享你的計畫,連結,還有經驗。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