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以色列:受巴勒斯坦男性騷擾的和平運動者被消音?

定期參加比林村和希克加拉區巴勒斯坦示威活動的以色列人權運動者,最近因忽視,甚至打壓遭到巴勒斯坦人性騷擾的女性示威者,而遭到指責。據說這些性騷擾是常見的事。

在2010年八月初的以色列《國土報》中,性別專欄作家紮菲.薩爾使主張男女平等的部落客開始討論,因為希克加拉示威活動主事者提出了一項具有爭議性的要求。他們要求以色列女性參加東耶路撒冷的活動時應穿著端莊。薩爾寫道

他們再度抬出毫無新意的可惡說法,叫女性主義者要為反佔領抗爭的大局自制、犧牲。主辦單位強調這個要求來自巴勒斯坦女性,她們對於群眾中有女人裸露肩膀感到不自在。拒絕這項要求的運動者則提出巴勒斯坦女性社會地位的問題,質疑這項要求的本質是一種壓迫。

一週後,女權運動者兼部落客漢娜.貝特-哈拉克米揭示了一個「祕密」且低調的研討會,教導婦女及變性人應付在人權示威活動中遇到的性騷擾。以色列獨立媒體網站上關於研討會的細節很快就被移除,但貝特-哈拉克米取得了螢幕截圖,其中寫到:

以色列的男女及變性人在每週的抗議活動中親身對抗佔領軍。在這種需要團結、互相承擔風險的情境下,卻有對女性及變性人性騷擾的現 象…在直接對抗佔領軍的情境下,佔領者(希伯來文中是陰性詞)與被佔領者、支配者與被支配者(希伯來文中是陰性詞)之間的權力關係角色對調了。

貝特-哈拉克米是如此回應的:

這個研討會的存在顯示,在左翼示威活動中性騷擾已是常見現象。這些前去抗議以色列侵占的人接受這種反向侵略,只因他們對此並不關心 —— 受害者只不過是女人。讓這些女人遮好肩膀,他們這些自認自由派就可以繼續自以為是的高舉為平等社會奮鬥的火炬。我建議女性不要再參加任何會發生性騷擾的示 威場合。示威者應該停止活動,直到和巴勒斯坦夥伴們達成共識,絕不能容許這類情況發生,而騷擾他人的人應被公開譴責並禁止他再參與活動。我很遺憾以色列似乎沒有真正的左派,而左傾的女性還必須應付這種事情。

上星期這個問題再度被提起。律師兼政治評論家羅尼.阿隆尼-薩多夫尼克為新聞網站《一級新聞》撰寫了題為《左派背叛了遭到強暴的運動者》的專欄文章,其中提到了之前在《國土報》的報導,一名美籍和平運動者在伯利恆遭強暴未遂的事件。據《國土報》所述,巴勒斯坦當局施壓令運動者不要提出告訴,以免破壞大眾對反抗以色列佔領的支持。

在她具煽動性的專欄文章中,還提到了另一起發生在以色列運動者身上的強暴未遂事件,被害者同樣受到壓力,為了大局著想別計較。她稱這兩起皆是強暴事件。她寫道

當和平主義者為他們的活動目標排序時,終結以色列的佔領明顯的被擺在保護女性之前。我們是否終於要面對赤裸裸的真相,這些活動其實代表的是偽裝成人道主義的伊斯蘭主義?身為女性主義者,我感到左翼人士竭力結束佔領的行動中,充滿偽善及道德良知淪喪。他們震驚於這些駭人事件的同時, 卻共謀加以掩飾。

希克加拉示威活動的主事者則在他們的臉書頁面上發言否認這些陳述:

我們認真看待所有騷擾事件。如同我們反對任何對人權的侵害,我們也會反對這類行為。第一起強暴未遂事件經由報導此事的以色列運動者協助而公開。我們對另一起事件一無所知,指控我們共謀打壓受害者是種毀謗。我們尊重薩多夫尼克身為激進女性主義者的立場,然而也要警告《一級新聞》,若不撤下這篇專欄文章,我們將考慮以連帶責任向其求償。

臉書上許多正面回應主張這些指控是由右翼份子精心策劃,意欲破壞反佔領抗爭。

上述的連結在過去幾天內被許多以色列書臉使用者分享轉貼,在各處引起類似的爭論。活動者認為以他們的個人經驗來說,這種事不可能發生,也有 女性強調說性騷擾是一個普遍現象,不管何時何地都存在,發生在人權運動者之間也不該感到意外。(因臉書隱私權設定的關係,無法提供這些進一步討論的連結)

有人由這項爭論聯想到於2010年二月時引起部落格圈譁然的事件,當時部落客艾什卡.艾爾丹.哈克涵自白在二十年前曾遭一知名人道主義者強暴。

當其他知道加害者身分的女性跟著提出她們的證詞,媒體披露了這名被指為強暴犯及性騷擾慣犯的人正是知名政治評論家、詩人兼和平運動家伊札克.勞爾。那起事件同樣激起部落格圈討論關於人權與女權分離的現象。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