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塞爾維亞:討論美國軍機駕駛自殺一事

塞爾維亞《Alo!》日報於9月21日報導胡奇中校自殺消息的螢幕截圖

美國戰鬥機駕駛胡奇中校(Lt. Col. Harold F. “Hootch” Meyers)於9月12日,在加州聖塔芭芭拉家中自殺身亡,此事在塞爾維亞媒體及網路圈引發迴響,背後有其原因。

Alo!》日報指出,胡奇曾駕駛戰機,參與1999年北約轟炸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行動,報導亦提供各項血腥數據,空襲共造成3500位平民喪生,其中79人為孩童,認為胡奇有直接責任;北約攻擊南斯拉夫之前,他亦曾參加塞族共和國(Srpska)、伊拉克及阿富汗的軍事行動。

塞爾維亞報紙《Kurir》形容胡奇心理狀態不穩定,無法忍受自1999年空襲後,長期面臨良心及夢魘的煎熬,醫師在他退休前幾個月,診斷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及嚴重憂鬱。

《Kurir》引述胡奇朋友的說法,指他長期都做惡夢:

他的朋友表示:「他夢見自己轟炸民眾,而人民哭泣、尖叫,他夢見孩童、老人、支離破碎的軀體,最糟的是他無法自夢魘中醒來,這些念頭已根植在他腦中」。

胡奇之妻Elisabeth認為,他事前並無可能會自殺的跡象:

我們度過愉快的一天,享受那天的午餐,但他異常安靜,這種情況過去幾年經常發生,…回到家後,他拔槍說,「抱歉,我撐不下去了」,就朝著太陽穴開槍。

北約轟炸行動讓塞爾維亞民眾留下創傷回憶與傷口,對於美國空軍駕駛自殺,也引起激烈討論,網路圈分裂為兩派,有些人幸災樂禍,認為這是報應,其他人則秉持基督教寬容之心。

有些人在北約空襲中失去親人,他們在Vidovdan.org論壇撰文。

Zoran Milenkovic的女兒Sanja當時15歲,死於北約轟炸Varvarin橋的行動中,他對胡奇之死並不遺憾,認為他決定自殺,再加上其他轟炸塞爾維亞軍人的命運,都是上帝帶來的公道:

良心譴責開始發酵,我女兒是個絕對無辜的受害人,我也成為受害者,她原本是數學天才,前途一片光明,我心中的傷口永遠不會癒合。

Milsu留言回應:

[…]Sanja在天堂轉身,聽著父親說的話…

Savle提醒Milsu

人生最大傷痛莫過去失去孩子,只有他知道自己歷經什麼感受,你或許覺得這不符合基督教精神,但他是凡人,不應受到評斷…無論 是Sanja、她父親、戰機駕駛,他們都是美國手中的受害者…Sanja的一切瞬間結束,駕駛的痛苦緜延十年,她父親只要在世,就得忍受痛苦。

Vladimir Veliki來自Sremska Mitrovica,他仍記得妻子Ljiljana在空襲時,因為落在後院的砲彈碎片而喪生:

我和女兒目睹Ljiljana喪命,駕駛如同上帝,為她定下生死,…我們仍在受苦,11年過去…我明白駕駛只是聽命行事,但我對他自殺並不遺憾…我認為那是上天或宇宙間的正義。

Milsu的結論是:

可憐的人,他悔悟後如猶大般自殺,可惜他沒有任何人指引悔悟,無法像彼得一樣,從耶穌找到療癒。

BrokerPaluba.info寫道:

他應該來到塞爾維亞,他就會獲得原諒。

民族主義者Stormfront.org的言論相當惡毒,毫不同情這位美國駕駛軍,其中一人明白地說,胡奇「雖然只是個工具,但他罪有應得,撒旦已取回屬於他的靈魂」。

《Kurir》刊登的報導引發強烈反應。

Dimitrije的兒子在空襲開始後三天誕生,他提到:

他是被殺或自殺,對我根本無關緊要,重點是一名殺害塞爾維亞的劊子手遭到應得懲罰。

Mrgud回應:

這種事常發生,正義動作很慢,但是…

Bami想問:

布萊爾(Tony Blair,英國前首相)和柯林頓(Bill Clinton,美國前總統)何時才會跟進?

Ratko也同意:

只有這一人?快來吧,布萊爾、柯林頓、其他人…你們還在等什麼?

Sandra對其他塞爾維亞網路民眾很憤怒:

你們活在過去,所以這個國家才沒有未來!別再使用這些荒謬的宗教「詛咒」了。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