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尼加拉瓜與哥斯大黎加衝突回顧:之一

先前一篇由Roy Rojas所寫的文章中, 全球之聲便開始報導關於尼加拉瓜與哥斯大黎加之間的邊界衝突,傳達了哥斯大黎加部落格圈對此事件第一時間的反應。十一月二日開始,這個事件愈演愈烈,從愛 國傾向到國家主義的啟發、仇外攻擊、網路快速傳播現象、雙方對歷史的重新解讀、政治層面的分析以及大量的多媒體資訊。

這篇文章中,我們會從尼加拉瓜與哥斯大黎加部落格圈來回顧這次危機的一些片段。

Google的錯誤

網路上數以千計的文章與Twitter訊息都宣稱,尼加拉瓜入侵哥斯大黎加起因於Google地圖的一個「錯誤」。這個消息出現在FayerWayer[西文]和 Time.com等知名部落格和網站上。

尼加拉瓜前指揮官Edén Pastora以此為藉口,辯解他率領尼加拉瓜軍隊入侵哥斯大黎加領土一事,雖然兩國協議的邊界跟「偉大的Google」的地圖並不一致。

Sebastián Cabezas在FayerWayer[西文]中寫道:

Pastora在跟哥斯大黎加報紙La Nacion的訪談中不悅地堅持說:「看看Google的衛星圖片,你可以看到邊界,末端三公里的(聖胡安河的)兩邊都屬於尼加拉瓜。從那裡到El Castillo為止,邊界在(河的)右邊,很清楚。」

Time也報導了關於Google的「錯誤」,且有超過五百則相關的評論。上一次Time.com上有關尼加拉瓜的消息,是以頭條報導他們的「棒球外交」。

尼加拉瓜與哥斯大黎之間的邊界在Google地圖上差了三公里。這使得尼加拉瓜的軍隊指揮官Eden Pastora入侵哥斯大黎加,並命令軍隊在有爭議的土地上取下哥斯大黎加的國旗。

聖湖安河疏浚工程的官方代表Eden Pastora在跟La Nación[西文]的訪談中,第一次提到尼加拉瓜使用Google地圖這件事。其內容如下:

你確定所有的工程都是在尼加拉瓜的領土上執行的嗎?「你可以去看看克里夫蘭報告(Laudo Cleveland)和邊界協議,這是1900年七月二十四日決定的。那些沉積物堆積在尼加拉瓜的領土上,而清理樹木後露出的管線也是在尼加拉瓜的土地上 發現。看看Google的衛星圖片,你可以看到邊界,末端三公里的(聖胡安河的)兩邊都屬於尼加拉瓜。從那裡到El Castillo為止,邊界在(河的)右邊,很清楚。」

一個致力研究Google Earth的部落格(Ogle Earth:Google Earth等網路地圖工具如何影響科學與社會之檢測)重新還原情況,盡其所能地發佈關於這個事件歷史脈絡的最完整圖片收集,包括重讀原本的邊界條約。

該部落格在「關於哥斯大黎加、尼加拉瓜、雙方的共同邊界,以及Google」一文中便如此作結:

從這些資訊中我們可以斷定,目前網路上充斥的故事都是錯誤的:尼加拉瓜並沒有因為Google地圖而誤入哥斯大黎加的領土。對於尼加拉瓜的行動,Ortega(尼加拉瓜總統)用十九世紀的文件來當作辯解理由;Pastora提到Google地圖一事只是一個嘲諷。

文章的評論中持續討論這些地圖,其中提及十九世紀中期的地圖,以及Stephen GeensJCA等網友都發表了關於地圖詮釋的評論,他們也認為尼加拉瓜需要提出證據,證明在當初的協議中,那些管線確實存在等等看法。

Eden Pastora是這次衝突的主角

聖胡安河的疏浚工程已經討論很久了,但直到十一月才正式開始。今年四月,尼加拉瓜的Carlos Lucas在他的部落格中寫道[西文]:

總統直接授權(給Eden Pastora)執行這項工程,像間獨立公司一樣,而沒有從建設部多加研究,沒有用科學技術來檢視對生態系統的影響,也沒有對用水管理的可能影響進行司法 分析,而CARUNA(該公司負責管理所有委內瑞拉的資金)已支出一百二十萬美元。工程實施的日期就快到了,可能在今年第一次降雨之前。工程估計會持續二 到三年,總成本將耗資四百萬美元。

(疏浚任務)指派給這種規模的公司,但卻缺乏技術與資金招標,或許政府想藉此來讓過度活躍的桑地諾司令官、反政府指揮官、中情局的探員和Oliver North的下屬忙碌點。

不論面對尼加拉瓜或哥斯大黎加,Pastora現在已經完全置身其中。Lucas繼續引述Eden Pastora在2001年跟尼加拉瓜報紙El Nuevo Diario訪談中的對話:

「我正在出售幾件有歷史價值的首飾(一支勞力士手錶,兩個款式相似且鑲有七顆寶石的戒指,還有一條金鍊);我也在出售一台配件完 美的Risso影印機,它是台適合放在影印店裡的良好裝備;我還出售七個月大、訓練良好的非洲獅;如果惡魔存在的話,告訴他我也想出售我的靈魂。」

住在聖胡安河另一邊的人們記得Pastora的過去。Lisbeth Quezada Tristan在記者Amelia Rueda的部落格裡發表了一篇文章:

他(Pastora)忘了他的朋友Daniel Ortega,他也忘了解放戰爭期間,數以百計的哥斯大黎加人提供給他的多個藏身之所,只為確保他受傷的部下與尼加拉瓜人的安全。難道他忘了,為了桑地諾革命,我們如何變成了一個拿起武器國家?他是否還記得把他從潘卡轟炸中救出來的墨西哥醫院的那些夥伴們?

今天他(Pastora)跟Ortega同桌吃飯,但我並沒有忘記九零年代在阿蘇理山上的一次聚會中,他當眾說出的那些仇恨與指責的話語--他提到了皮那塔[西文](有關非法佔有公共與私人財產),提到了分裂與歧異,提到了Daniel Ortega、Tomás Borge(桑定民族解放陣線的創建者之一,也是八零年代的指揮官)以及其他人的背叛,也提到了那些一夜致富的人。
如果我沒有記錯,Pastora那時在哥斯大黎加當個漁夫只為討口飯吃。那晚,他引用了一席話來闡述「當人鬢髮逐漸斑白……不會改變也不會背叛理想」。

那些過去,你可能很快就忘記,但我不會。

在論壇上,他們公開稱他為「叛徒」,其中也對Pastora在八零年代被視作反革命份子活動的軍隊入侵有詳細描述:

Cucaracho:Eden Pastora持著雙重國籍身分(他是尼加拉瓜人,但也擁有哥斯大黎加國籍)執行疏浚工程,因為他想要重拾他的夢想,建立北聖胡安自由共和國,以及更 多……尼加拉瓜廣闊、難以治理,而這個笨蛋想要藉由這塊土地的分裂來得到財富,如此一來他就可以成為他個人利益團體的「元首」……(對Eden Pastora傳記[西文]的評論)

兩國對於Pastora的不滿言論逐漸高漲,甚至還進而發展出一個「刺殺Pastora」的遊戲,該遊戲發表在部落格El Infierno en Costa Rica[西文]上,而尼加拉瓜的一個部落格Bacanalnica[西文]中也提到了這個遊戲。

這篇文章還會有第二部分,分析媒體傳達出的民族主義情緒、社會網路的仇外心理以及尼加拉瓜部落客的見解。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