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全球:2011和平日的反思

從1982年開始每年的9月21日是國際和平日,世界各地的人們齊聚一堂為世界和平盡一份心力。 各地舉辦了大大小小的活動包括從私人聚會到公開音樂會到線上活動。

其中,太陽花郵報這個新興的項目招集世界各地的年輕女性以性別的角度撰寫地區新聞。他們的部落客選擇了世界和平作為本月的主題.太陽花的總編輯,同時也是全球之聲撰文的Andrea Arzaba 解釋道:

我們的部落客會從地方與性別的角度報導各種有關和平的議題。請把握機會了解這些國家,讓我們創造一個多元文化的討論與理解空間。

為本系列打頭陣的是來自墨西哥的Andrea Arzaba,針對總統去年度的政績演說與他對未來的展望發表意見。她主張,若國家要保障和平的未來,那就必須要專注於當下的行動 :

Calderon(墨西哥總統)專注於毒品戰爭問題和在他任內攀升的局面,以及墨西哥當前面對的經濟危機。他聚焦在不安,在人民今日充滿混沌與悲傷的處境。他著重在”更好的明天”,但…今天呢?

我覺得他忽略了他自身行動在目前不安定的現況中對達成和平的重要性。我相信他的意圖是好的-試圖消滅販毒相關的犯罪,但我們必須關注問題的根源。

孩童教育與社會價值是達成和平的關鍵。當我們有年輕人參與毒品戰爭,這是因為他們沒有受到適當教育,他們也沒有足夠的機會去做其他事用其他方法賺錢。他們活在一個惡性循環中,難以逃脫。

future

相片來自Flickr用戶 jm (CC BY-NC-SA 2.0)

來自中國的Amily Yang指出,傳統中國思想例如道教或佛教禪宗可助人們獲得內心平靜。 相反的,針對最近在中國造成超過35人死亡的高速鐵路車禍,她感慨這些智慧在現在生活步調快速的中國不復存在。她呼籲其他中國人,靜下心尋求內在安寧:

高速鐵路原本應是中國的福音,但官員們卻被命令加快項目的速度,其中一個例子裡,一位司機只接受了十分鐘的駕駛訓練,而正常來說受訓應長達三到四個月。

在中國,一切都很快速。學生趕著找工作被升遷,勞工們趕著製造更多商品,女人們趕著找丈夫結婚,官僚們趕著達成閃亮的生產總值數好升官。因為我們正高速的前進著發展著,我們便以為社會正朝著更美好的未來前進。

是的,發展正是新興經濟體的關鍵字。我們國家今日唯一的焦點。

「中國,請停下你飛奔的腳步,等一等你的人民…」是最近的流行句,廣為傳布。

我們現在是和平的,我們的國家沒有戰爭。

我們現在是和平的,所以我們的國家專注於發展經濟。

但內心的安寧呢? 國家能不能稍微為了人民慢下來,跟上人民的需求,像是家庭觀,食品安全,人民間的信任感,與無貪腐。對人民來說稍事休息尋找平靜還是被允許的嗎? 就個人的層面來說,這也是個好問題。我期許各位慢下來在所有想望中選擇, 找出對你來說什麼才是真正有意義的? 尋找你的內在安寧…

和平從何處起始?Natalia Smicheva總是反覆思索這個永恆的難題。Natalia出身於俄國,一個在2011年世界和平指數中153國中僅排名147位、充斥著暴力與犯罪的國家。她強調,當你越積極,你就越開始了解和平:

和平不在聯合國決議裡,它在我們的家庭中。 和平應來自母親的擁抱,來自丈夫的親吻,來自孩子踏出的第一個步伐。我們應開始重視親朋好友們, 敬重雙親, 和好好撫育我們的孩子。在愛全人類之前,我們首先應在小小的家庭世界中相親相愛。只有當我們能和所有生活中接觸到的人們分享內在平和的時候, 和平才能冒芽。

Islamic Peace

相片來自Flickr 用戶 Trey Ratcliff (CC BY-NC-SA 2.0)

來自土耳其的Neslihan Çiflik思索關於戰爭的終結:

在我有生之年我從未經歷任何的戰爭, 我看待死亡就像在看電視上播放的電影般。我的認知無法接受現實, 我無法體會他們的感受,也無法想像同樣的遭遇有可能降臨在我身上。

即使如此,很不幸的,戰爭不只存在於槍砲之中。

座在家中寫這樣一封探討和平的信令我感到羞愧。

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因為人互相殘殺聽起來比人在某個遙遠的地方被殺死的陳述來的恐怖。 我沒有和死者一起經驗死亡, 相反的我和兇手一起沉淪, 這罪惡深深陷入我的皮膚我的血液中。

我可能在自己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正摧毀誰的家, 奪走他的生命或是笑容,又或許,我同時也在剝奪他孩子的笑容。

我無法相信自己能做或可能會做這樣的惡行。 這讓人羞愧欲死。

這定非我們來到這世上的目的。 我的存在不應帶給他人痛苦。

對我來說,戰爭在這些方面令人不解。 人因疾病或災難死去。 但戰爭並非疾病,並非天災,更非信仰。

那為什麼即便如此慚愧我仍要寫這封信? 因為我們陳舊的世界需要和平。人類,國家,環境,動物,植物,乃至於國家都瀕於疲乏。

最後, 來自拉脫維亞的Anna Zemblicka回憶起一九八九年的八月二十三日,那天兩百萬愛沙尼亞, 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人民一起手牽手環成一個巨大的人環。 這正是震撼全世界的波羅的海之路:

波羅的海之路鼓舞了全蘇聯的民主化運動,並且引來國際社會對波羅的海地區的注目。 在一年半之內,三個波羅的海國家相繼宣布獨立。 1991年九月,世界各國政府紛紛承認三國的獨立。

歷史學家和其他學者們認為波羅的海之路”創造了一個人性以和平的方法戰勝極權的先例,一個已經,也希望會持續鼓舞很多國家的先例”

太陽花郵報這個月將會持續報導更多故事。 請至網站或追蹤推特臉書頁面閱讀來自其他國家的部落客為本系列撰寫的新報導。

World Peace Gong

相片來自Flickr用戶Fabio Gismondi (CC BY-NC-SA 2.0)

和平日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來對個人與全人類的和平進程進行反思,且正如同在國際和平日所制定下的聯合國決議解釋一般,這也是一個”紀念並增強全人類與所有國家和平理想”很好的時點。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