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尼加拉瓜:童工問題 進退維谷

終結尼加拉瓜的童工問題,絕對是份苦差事。儘管尼加拉瓜政府立定了新法,仍無法遏止眾多孩子淪為童工的命運,箇中原因為何,下列影片將帶你一窺究竟。少數家庭意識到讓孩子受教的益處,並響應童工關懷活動,但對其他家庭來說,童工卻是能讓全家免於挨餓受凍的途徑。即使新法明文規定,禁止政府、雇主、企業主與家長讓孩子從事有害其身心的工作,且不得剝奪孩子學習、成長的時/空間,然而在尼加拉瓜困頓的經濟條件下,許多家庭仍不得不送孩子出外工作,或者命他們留在家中幫忙家事。

Children in Ometepe, Some rights reserved by Zach Klein

尼加拉瓜歐美特貝島的小小水果販子,創用 CC 授權 Zach Klein

Journeyman Pictures 在 Hard Labour (苦工) 一片中探討此議題,片中披露許多孩童從事危險工作,但有關當局仍否認聘僱童工,或宣稱鑑於童工家庭對這筆收入的迫切需求,因此無法不讓這些孩子工作掙錢:

一群孩子冒著瞎眼的危險,忙著將石塊敲碎,而他們的眼睛隨時可能被碎石砸中。採石場工頭知道童工違反尼加拉瓜政府法規,因此急忙澄清,表示他們並未僱用這些孩子來工作,「請童工來當碎石工是違法的,工作內容太危險了,孩子就是要去上學,不是來工作。」但這與十歲童工 Anibal 的說法卻有相當出入,他告訴我們,他在採石場工作受的傷,讓他在這一年間經常上醫院求診,「一堆石塊從高處砸到我身上,我的腿就受傷了。」即使桑地諾政府 對童工反對再三,身為拉丁美洲赤貧國家的一員,尼加拉瓜的人民沒有太多選擇。救助兒童會 (Save the Children) 的當地代表 Diana Espinoza 坦承,其實局勢真的很艱困,「整個勞動市場充斥著童工,或多或少而已。」

不過,在如此艱困的局勢中仍可窺得些許改善契機,尤以咖啡市場為例。農夫若希望加入公平貿易的行列,便得保證不會讓孩子到農場採收咖啡豆,而是到學校上課。採收咖啡豆的工作普遍都交予童工,農夫很清楚若讓孩子繼續學業,而非幫忙賺錢會是相當艱鉅的挑戰,但即便如此,一名農婦仍表示,這是必要的犧牲,唯有如此才能成功養育孩子長大。然而,讓童工重返學校上課並非易事,以 Fabiola 及其兒子 Jose 的經驗為例,雖然他想讓兒子註冊上學,而不是在街頭掙錢,他們卻碰到各種阻礙,即便成功讓 Jose 註冊上學,兒子仍要背負童工的污名。

在下列影片中,可看到孩子紛紛表達他們對尼加拉瓜童工議題的看法。這些孩子來自尼加拉瓜希諾特加地區,在接受 Xchange Perspectives 的訓練後,參與童工問題的影片報導

Abre Tus Ojos Nicaragua (西文) 的影片中,則由青少年報導尼加拉瓜北部馬塔加爾帕地區的童工問題。在採訪過童工,以及努力改善童工問題的相關當局後,他們發現其實這些孩子自幼工作的原因大多雷同,例如單親家庭需要額外收入才能維持生計,或者家長生病,童工將是唯一的收入來源,少了這份收入便無法維持全家溫飽,碰到這些情形,孩子便必須學習承擔大人的責任。久而久之,父母便慣於讓孩子從小工作,藉以學習辛勤工作,而非終日游手好閒。儘管這些孩童、青少年鎮日工作,回家後疲憊不堪,但為家庭付出卻也讓他們感到自豪,並非僅將此視為「工作」,或認為這是剝奪他們享受某些權利的元兇。政府目前採取的改善措施是讓孩童、青少年上午上學,接下來的時間便可幫忙家計,同時也教導孩子,讓他們瞭解自身所擁有的權利。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