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土耳其女權發聲:我自身 我主宰

有強暴和搶劫前科的Fatih Nerede於土耳其東南部的城市Diyarbakir,當著三歲孩童面前,強暴孩童母親後,於兩個禮拜前被法庭釋放了。其原因為法醫學會向法庭表示:「事發後未滿18個月,很難判定這起強暴案的受害者心理是否因此受到傷害。」這樣的事件或許令人錯愕;然而不幸的是,這並不是唯一的一件。

2012年5月,在土耳其東部Bitlis城的一個名為N.Y.的年輕女子也發生類似意外,患有輕度智能障礙的她遭一名名為S.I.的男子強暴,且因此懷孕。根據N.Y.供述,她已遭到S.I.好幾次的強暴,懷孕後瞞著家人,於懷胎六個月後進行流產手術,然後埋葬死胎。她提到由於害怕受到S.I.威脅,她不敢告訴任何人,N.Y.的母親察覺她的行為詭異,探究之下,才發現N.Y.遇害的事實。法醫按DNA檢驗結果,99.9%確定S.I.就是死胎的爸爸。Bitlis精神醫院也證實N.Y.確實因為被強暴,心理受到傷害。然而即使有醫院及法醫學會的報告,以及N.Y.的證詞,法院仍以證據不足為,由將S.I.無罪釋放。

然而,比起其他回教國家的女性,土耳其女性算是幸運的了。根據一份2009年進行的研究,只有40%的已婚女性是自由戀愛、自由結婚;50%的已婚女性是由配婚方式找到另一半。此研究也顯示,35%的已婚女性一生至少有一次家暴經驗;而在東土耳其,此指數更是上升至40%。

土耳其女性另一個困擾是無法在經濟上獲得獨立;根據土耳其官方統計資料顯示,女性勞工只佔全土耳其27%。而且,土耳其議院缺乏強而有力的女性代表,548個議院議員中只有79個是女性議員;其中,來自執政黨的有46位,來自在野黨的只有33位,只佔全議院議員的6%。

土耳其執政黨,正義發展黨,同時向女性發言人、女政治家及擁護女權的女性施壓。2008年,土耳其總理Recep Tayyip Erdogan在世界婦女節呼籲女性至少生三胎,以增加幼年人口數。

2011年, Dilsat Aktas爬上裝甲警車來表示反抗,最後被警方痛扁且骨盆骨折,對於此事件,Erdogan總理痛批Dilsat Aktas攻擊警方的行為。不到一年,另外一位懷孕的抗議女性,也遭警方毆打,雖然她哀求警方不要攻擊她的肚子,卻還是不慎流產。

 

2012年年末,另一則攸關女性的議題上了頭條。Erdogan總理表示,每起墮胎都是一起Uludere事件。Uludere事件起因於34名庫爾德平民因進行走私經過土耳其國界,土耳其空軍卻將其當作恐怖分子誤殺。然而,總理對於墮胎的發言不是唯一使土耳其女性驚訝的事情;衛生局長也對墮胎事件發表意見:「女性遭強暴而懷孕該怎麼處置?如果發生這樣的事,她們應該把小孩生下來,如果有需要,政府可以幫忙扶養。」

部落客Blogger Jenny White 發表:

這些言論背後的理由才是最令人煩憂的。那些提及土耳其生育率關係著土耳其生存的話題,根本是侵略分子假藉生育率合理化傳統種族主義者對土耳其人的見解而發出的言論,在這種充斥種族歧視主意的國家裡,就算文化被同化了,移民、遷徙者和弱勢民族還是沒有立足之地可言。不信的話,去問問在德國的第四代土耳其人。

土耳其裔的作家兼專欄作家Andrew Finkel 寫道:

土耳其議院已考慮重新列出允許墮胎的理由,使婦女可以進行墮胎。土耳其於1983年使墮胎合法化,主要是考量婦女因生產死亡的高死亡率。如果更多的婦女在墮胎不被允許的情況下,求助非法墮胎而因此死亡的話,那麼Erdogan總理把墮胎一事比喻成發生在Uludere的大屠殺,不是再貼切不過了嗎?

其中一則回覆Andrew Finkel's 的話: 

@AJBaker:人們經常認為他們可以以獨裁的方式插手女人的生育實在太奇怪了。希特勒和史達林都反對墮胎,並認為女人就像母雞。

推特用戶AncienRose分享一則關於一位女性於土耳其還未合法化墮胎時去墮胎的故事。故事中述說非法墮胎是多麼困難和痛苦,以及在墮胎被禁止的情況下,總理的話是多麼的真。

在需要非法墮胎時,非法墮胎即有如Uludere。http://www.agos.com.tr/makale/her-kurtaj-bir-uluderedir-yasakli-gunlerden-bir-kurtaj-hikyesi-205 … by @AGOSgazetesi

因為抗議,墮胎才得以合法。因此,抗議者想出一個標語:「我自身,我主宰」。此外,還有一個反對禁止墮胎的臉書社群,集合全球的反對此禁止的圖片:

044.jpg.scaled.1000

圖中文字顯示,「我自身,我主宰」http://www.benimkararim.org/

以下是一段在Youtube上由用戶 incisozluk上傳的影片:

 

土耳其女性抗議著,維護她們的權利,大聲說出:「我自身,我主宰」 然而,得到身體的全部主宰權前,她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譯者:Jhih-shih Lin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