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波士尼亞人為麵包、社會正義與言論自由抗爭

當波士尼亞第二大城圖茲拉(Tuzla)的公民在2014年2月4日走上街頭抗爭時,沒有人會預料到一週後在國際媒體的眾目睽睽之下,將發生一場席捲全國的暴動。不論近日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Bosnia-Herzegovina)的暴動情形,是否能與媒體所稱的「波士尼亞之春」相稱,都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暴動背後更深刻的原因,以及接下來該何去何從,才是當地大多數的居民希望國際大眾與媒體關心的事情。

波士尼亞「憤怒的葡萄」

抗議者起草了一份對政府的要求,內容主要包含追求社會正義、停止政府的腐敗行徑與言論的自由。抗議的群眾特別強調,他們並不是為了追求認同或製造種族之間的緊張而抗爭。

如同來自義大利的史帝法諾‧法特(Stefano Fait)所說的:

倫敦大學學院的教授艾瑞克‧高帝(Eric Gordy)也在部落格寫了有關巴爾幹政治與學術情形的文章,文中描述他拜訪波士尼亞時所觀察到的氛圍,提出為什麼反政府聲浪高漲的洞見:

第一段是與塞拉耶佛(Sarajevo)旅館侍者的對話。[…] 同事與我在旅館碰巧聽見他們的對話,說已經數個月未曾領過薪水,我們向他確認此事。這是真的,他告訴我們:大部分的雇員經歷了數次飯店破產,老闆不斷換人,他們的薪水不是跳票就是被腰斬,運氣好才能拿到薪水的替代品。如果是這樣,他們為了什麼而要辛苦工作?他們不斷盼望旅館營運的情況能盡快好轉,也希望老闆能付得出醫療保險與退休的基金。 […]

第二段則是與一群圖茲拉(Tuzla)的研究生的對話。大多數人都想找一份教師的工作,但卻都只找到短期的工作。為什麼學校內會沒有永久的教職缺?因為當地政黨都派發自己的黨員一年份的工作,佔據了工作機會。結果就是年輕人想找到一份工作,除了加入政黨外別無他法。如果想保住這一年份的工作機會,必須不斷向黨表達忠誠。歸功於黨偉大的「貢獻」,獨立與批判性思考的教學,根本不可能存在於這樣的環境中。

政府說無法解決人民基本需求的問題都是因為經費拮据。波士尼亞人則用以下這些評論或圖片,幽默地回應政府可笑的藉口:

The note reads: "Donations for the government”, using the word ‘sergija’ which is a term for donations made to religious institutions and charities. Image widely circulated on Twitter.

上面寫著:「捐款救政府。」
這張照片在推特上廣為流傳,「sergija」意謂著捐款幫助宗教或慈善機構。

媒體報導

地區及全國性的媒體,總是把抗議者描述成一群流氓。最常見的例子,就是操控媒體汙衊抗議者持有武器。常被認為是塞爾維亞政府喉舌的小報「信使報(Kurir)」,指控這是一場發生在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跨種族的暴力陰謀。這篇文章以充滿情緒性的言詞與暴力的圖像,指控抗議者囤了一堆武器意圖不軌,並聲稱這是除了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聯邦(the Federation of Bosnia-Herzegovina)兩大政黨之一的塞族共和國(Republic of Srpska)的暴力陰謀

信使報總是「不吝於」引用一位自稱是圖茲拉的政治分析家艾密里奇‧哈密地(Mehmedalija Nuhić)。大眾十分好奇他究竟是誰,不少人採信他的片面之詞。Klix.ba的總編輯塔尼亞‧索奇立克(Tanja Sekulić)在推特上寫到:

史上最蠢的一刻:分析家艾密里奇‧哈密地宣稱抗議者會用武器攻擊波士尼亞塞族共和國的人民(註:塞族共和國為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中,最多塞爾維亞人的政治實體。) #抗議

— 塔尼亞‧索奇立克 (@Tanja_Sekulic) 2014年2月11日

巴尼亞盧卡(Banja Luka)康克特廣播(Kontakt Radio)發表了一份關於艾密里奇‧哈密地(Mehmedalija Nuhić)這位「政治分析家」的調查性研究。「每一位圖茲拉的記者都在好奇誰是這位分析家」,康克特廣播團隊(Kontakt Radio)寫道。康克特廣播的研究,指出哈密地是一位盧科瓦茨市(Lukovac)的檢察官員。「我真的不蓋你」,報紙作者輕率地引用哈密地的資料,並完全相信他是一位「中立的政治分析家」。

來自圖茲拉的人慣於接受媒體操作,上文只是數不盡的例子之一。在報紙專欄中,鮑林奈‧詹努士(Paulina Janusz)指出波士尼亞節目中政黨與媒體的裙帶關係。媒體總是「不遺餘力且迅速」地「報導」關於抗議者劣行的「謠言」,幸好抗議者都能及時對這些謠言提出聲明反駁。曾出席2月7號塞拉耶佛抗議行動的活躍份子埃米爾‧哈利克(Emir Hodžić),在Slobadna Evropa(意指自由歐洲電台)上分享他的現場經歷,並強調抗議者既不是野蠻人也不是流氓

許多人也紛紛在部落格上表示感同身受。以下是一部淚流滿面並懇求警方加入抗議群眾的年輕女性的影片,卻遭到社群媒體不斷譏諷:「看吶!這一群來自波士尼亞的惡棍。」

達里奧‧布蘭丁(Dario Brentin)在他的臉書中彙集了抗議以來的相關文章。這些文章大多被翻譯成英文,並加入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的抗議檔案之中,這些彙集的文章也可以在抗議之聲平台(CrowdVoice.org platform)上找到。

接下來該怎麼辦?

許多政客跟媒體人士已經開始大肆批鬥抗議人士。曾在2002年5月至2006年1月間擔任歐洲特別大使與最高代表的潘迪‧艾希頓爵士(Lord Paddy Ashdown),強烈呼籲歐盟盡快讓波士尼亞的國家運作步入正軌。在CNN記者克里斯汀‧阿曼普(Christiane Amanpour)採訪時,艾希頓爵士警告:

當波士尼亞的公民不斷抱怨貧困的生活、國家運作失序與政客的腐敗時,事態可能會急轉直下。其他國家必須立刻要有一些作為,否則當選舉接近時,這個國家將四分五裂,一切也都將不可挽救。

危言聳聽隨處可見。身為奧地利公民與波士尼亞代表的瓦倫汀‧英斯克(Valentin Inzko), Balkanist.net這個網站宣稱

如果事態變得更加嚴重,我們可能要動員歐盟軍隊。不過還不是現在就是了。

不管是誰應該站出來為這個國家負責,有一個問題始終存在:為什麼這麼多東歐跟巴爾幹的國家突然之間都站出來抗議?在塞拉耶佛與圖茲拉的抗議不久之後,保加利亞(Bulgarian)的獨立調查部落格巴尼塔(Banita)發表了一篇發人深省的文章,稱為「從烏克蘭到巴爾幹的民主浪潮」:

為什麼現在發生抗議?為什麼不是六個月前?或是一年以前?這些問題指向保加利亞的今年夏天史上最多人的抗議。情況再也清楚不過了,人們對生活是如此絕望,任何風吹草動都會點燃眾怒。

當然濫用暴力不可能是解決問題之道,但是絕望迫使人們不得不起身抗議。對抗議的群眾來說,命令他們要有耐心是不可能,但可以理解他們的處境。當然人民對國家仍有一定的容忍度,就像20世紀過去一般。但今年巴爾幹人民被那群人-隨便你想要怎麼稱呼-黑手黨、前共產黨、資本菁英們的驕傲所激怒,再也忍無可忍。他們那群人對財富的炫耀是一回事,但獲得法律與政治的豁免權顯然太過份了。這些國家的民主早就已經名存實亡了。

達柯‧波坎(Darko Brkan)為巴爾幹主義者提出四點建議:

1) 宣佈這是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公民的勝利
2) 終結所有對參與抗爭的公民的警事調查
3) 在行政區建立臨時政府Establish Provisional Governments in the Cantons
4) 對於貪腐的政黨進行內部調查

可能造成局勢改變的原因是來自塞拉耶佛行政區法庭的一項決議命令暫時扣押媒體用以紀錄塞拉耶佛的抗議行動的工具。也有一些支持政府的行動被目擊,如2月10日的影片所示。

譯者:Jim Xu

校對:Josephine Liu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