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澳大利亞人想問:我們的反毒戰爭輸了嗎?

Nimbin H.E.M.P. Embassy

寧賓大麻大使館(Nimbin H.E.M.P. Embassy)。圖片來源:Nimal Skandhakumar (CC BY-NC-ND 2.0)。

綠黨黨魁理查‧迪納塔萊(Richard Di Natale)呼籲結束反毒戰爭時,很多澳大利亞人表示同意。綠黨是個支持保育、如氣候變遷行動等負責任的環境管理及社會正義的少數政黨。 該黨亦主張澳大利亞應採取更獨立的外交政策。

澳大利亞的政治人物、決策者及專業衛生人員多年來都在爭論面對消遣性毒品(recreational drug,或譯娛樂性毒品)的策略─「堅決說不」(Just say no)或「降低傷害」(harm minimisation)─即常見的嚴格執法與除罪化兩大路線的爭執。

當然,由於綠黨提出的新「綠色政策」(Green policy)呼籲毒品除罪化,並支持在音樂節提供藥物檢測試劑包(drug testing kits),民眾對於該議題展現極大的興趣。這些試劑包,讓參加音樂節的遊客可以檢測他們所購買的物品是否含有毒品物質。今年夏天,一項由推廣合法藥物檢測試劑包的#JustOneLife倡議活動所舉辦的私人檢測,引起極大的爭議

許多來自健康團體的人們在推特上表達了他們的想法,而其他人則以諸如泰國最近將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簡稱meth,或譯甲基安非他命)定為無罪的提案,證明除罪化是一項日益增長的國際趨勢:

泰國勇敢地對於這一「反文化」的「反毒戰」措施進行測試,值得被讚揚…

澳大利亞醫學會(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簡稱AMA)主席麥克‧甘農(Michael Gannon)博士表示,該學會拒絕將包括大麻在內之非法藥物合法化的看法,但也期望有更多其他的做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AMA歡迎任何針對分流(diversion,即處方藥物流入非處方對象的情形)、康復(rehabilitation)及治療(treatment)等措施的改進意見。任何有關使用大麻法規的鬆綁都需要基於正確及資源充足的教育。

該傾向於以除罪化、監管與教育為基礎之將傷害減到最小的策略。」它補充說:「我們繼續如此主張,並認為浪費在這種被誤導的、不可抗拒的『戰爭』上的資源,應該從刑事司法系統移轉到衛生系統,那裡需要更多的治療設施和支持,來幫助那些藥物用者恢復並保持良好健康。」

許多推特推文內容和該報社論相互連結。推特用戶與藥物法規改革醫師Alex Wodak便表示他對於在這件事上的政治不作為深感無力:

越來越多的媒體社論和專欄(OpEds,Opposite Editorials的縮寫)呼籲迫切的藥物法律改革,但許多領導人仍然拒絕接受。

澳大利亞減少毒品傷害協會(Harm Reduction Australia)公佈了一份關於所謂「毒品癔症」(hysteria,或譯歇斯底里症)的線上聲明

There has been an ill-informed, and at times bizarre, response to the Greens’
announcement that their blanket opposition to legalising any drugs will be replaced with a more evidence-informed and regulatory approach to drugs.

…The lifelong consequences of arresting, charging and in some cases imprisoning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every year are costly, counterproductive and harmful.

We are also experiencing a level of drug related overdose deaths that is once again escalating at alarming rates.

對於綠黨所謂「對任何毒品合法化的全面反制,將會被一個更依循證據和法制化的毒品管制措施所取代」的表示,各界的反應顯現出大眾對此議題所知甚少,甚至出現奇怪的回應。

…每年逮捕、控告和在某些情況下監禁數萬人,但結果卻是昂貴、適得其反和有害的。

我們也發現了一定數量用藥過量致死的案例,再次以驚人的速度成長。

網路上對於綠黨的批評甚少,這也許可以用「沉默多數」的現象來解釋。網友Shooglebunny對衛報(Guardian)的評論意見可能可以完好地代表這些沉默多數的意見:

Yes its always time for a ‘grown up conversation’ that of course must conclude that legalisation of drugs will be the best thing since sliced bread.

Its essential that the middle classes can access weed and the lighter drugs easily, with no possibility of being criminalised and that some sort of quality control is imposed.

That way they can puff, snort and swallow to their hearts content. Never mind any negative social consequences for other less privileged people; they don't count anyway.

是的,[這世界]總有時間來進行一場「大人的談話」,最後也必然會得出「毒品合法化根本是自切片麵包出現以後,所發生的最好的事情」這樣的結論。

重要的是,中產階級必須輕易地取得大麻和輕毒品,而不被定為犯罪,同時強加某種控管。

如此一來,他們便可以隨其所欲的呼、吸、吞下他們的藥物。不要擔心這會對沒那些特權的人們造成任何負面影響;反正他們不重要。

目前所做的一切可能都是徒勞的,因為主要政黨對綠黨的政策毫無興趣。聯邦衛生部長蘇珊萊伊(Sussan Ley)迅速拒絕了綠黨「變革要求」。反對黨工黨不贊成除罪化,反而爭論更多的治療方案和加強減少傷害計畫策略。

綠黨有九名參議員和一名聯邦議會眾議院成員。由於政府在參議院中沒有佔多數的政黨,該黨應該能夠將問題保留在國家議程上。


譯者:William Yen、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