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波士尼亞政府不顧家長請願,將學習障礙兒童拒於教育門外

2018年7月及8月,非政府組織EDUS (意思是:大眾都能接受教育)為認知障礙兒童組織了一個夏季課程。照片由EDUS提供,經授權使用。

經過一整年的「為學習障礙兒童進行請願」,在塞拉耶佛當局拒絕為學習障礙兒童專門小學提供明年度的教育經費以後,一大群波士尼亞的父母再次陷入失望當中。

「何處是我校」活動 (#WhereIsMySchool,波士尼亞語是#GdjeJeMojaSkola) 始於2017年9月,該活動要求波士尼亞當局在現行教育系統中納入一個特殊教育計畫,該計劃係由EDUS所發起--EDUS是一個為特教相關教師提供協助的波士尼亞非營利組織。

隨著該活動越來越受重視,塞拉耶佛行政區議會通過了一項決議,指出波士尼亞教育部有義務提供空間以及人力資源來照護這類兒童。教育部官員也同意要與塞拉耶佛當地學校以及EDUS合作,執行議會的決議。

然而,2018年8月29日,就在波士尼亞暨赫塞哥維那共和國的開學日就要到來的四天前,EDUS提出警告,指出他們的教師尚未獲得波士尼亞教育部所付的薪酬。

隔日,波士尼亞教育部長Elvir Kazazović斷然否認EDUS的說法;但根據波士尼亞事實查證組織Truth-O-Meter,EDUS才是說真話的那方:

今天,Isa Beg Ishaković小學的大門仍舊向參與EDUS課程的兒童保持關閉,因為沒有老師在那裡迎接他們。根據EDUS所提供的資訊,這個狀態將會持續下去。因此,我們認為Kazazović部長的聲明並不真實,他說所有教師的人力資源相關問題都已被解決、所有EDUS課程提供所需要的條件都已備齊。

Truth-O-Meter補充,現在塞拉耶佛行政區有約150名學習障礙兒童失學。

提出請願活動的父母們感到很絕望。家有自閉症兒的家長Aida Hrnjić在影響力廣大的網站Index.ba上頭寫了一封悲傷的公開信

昨天當教育部長在電視上誇耀他對於他的工作有多麼滿意,誇耀說塞拉耶佛行政區的兒童將可以免費滑雪等等時,我一想到這些兒童要如何能夠開心地滑雪時,簡直就要中風了。當然有些孩子可以,但不是我們這些有自閉症等學習障礙的孩子。他們甚至連基本的小學教育都無法有。

大眾呀,想像一下如果你的孩子被強迫坐在一旁乾等著無能政客的善心,孩子們的時間一日比一日緊迫,程度一天比一天倒退,而政客們卻連簡單的協議都無法達到。此處我們討論的議題不是幼稚園或是父母去上班時的臨托服務,此處我們討論的議題是為這個孩子的生活所奮鬥,盡可能教育他們成為一個能自給自足的人,盡可能教導他們思考。教導他們如何學習。

Hrnjić女士請求神經典型兒童的父母也與他們團結在一起,在開學第一天進行霸課。另一名倡議人士Aida Ajanović也在個人臉書頁面上分享了她的看法

我不會要求你一定要參與霸課,因為也許你根本不在乎這樣的請求。就像是當局多年來一直不在乎我孩子的需求一樣。如果你讀到這段話感覺受到冒犯,那麼為何不試著設身處地為我想一想。想像一下我的挫折、還有我孩子的挫折。(我們)總是被列在名單的最後、總是一個「問題」、總是不符合你的計畫還有你對社會與體制的遠見、總是被遺忘。

在9月3日當天,你會送你的孩子去上學,但這些有學習障礙的150名孩子就只能留在家中,再過了一年仍是如此。一旦苦難開始了,受苦就永不止息。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