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退出IWC並結束南極捕鯨行動 環保團體大勝

japan pulls out of iwc

「把鯨魚的力量帶到你的餐桌上!」在日本高知市的海報推廣鯨魚肉批發商。攝影:Nevin Thompson

2018年12月26日,日本宣布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以下簡稱「IWC」),並將在2019年7月重啟「商業捕鯨」。1982年時,在挪威及日本捕鯨國家的反對之下,IWC實施「暫停商業捕鯨」的限制措施;而本次日本退出IWC,將使其成為少數正式反對該限制措施的國家之一。反捕鯨團體、也是日本捕鯨業的仇敵之一的「海洋守護者協會」(Sea Shepherd)表示,它對最新消息「感到高興」,因為此舉將使IWC通過《南大西洋鯨魚保護區》的提案,此提案基本上將禁止、並結束南半球國際海域的捕鯨活動。

國際捕鯨委員是一個國際性的捕鯨管制機構,其最初目的是要透過規範捕鯨活動來保護鯨魚數量,並在1982年宣佈暫停全球的「商業捕鯨」。這項措施排除了部分特殊情況,包括原住民族及賴捕鯨為生的族群、以及在沿海水域捕捉的較小的物種等的捕鯨活動。此外,為該措施排除的情況尚包括「科學捕鯨」,也就是日本主要在南極洲附近的南大洋所進行的活動。

根據日本最新的研究計畫,該國預計在十二年,在南極海域捕撈4,000隻小鬚鯨,並在2016年的捕鯨季節期間殺死333隻。在2018年,共有122隻小鬚鯨--可能為非法地--被殺。雖然日本境內對鯨魚肉並無實質上的需求,但在日本在2018年12月退出之前,科學捕鯨的目的始終是在展示恢復商業捕鯨的可行性。對此,「海洋守護者協會」這類的國際組織,對於日本在南大洋的研究長期以來皆加以譴責,並表示日本其實是為了要捕獲小鬚鯨

既然日本已經承諾停止他們的科學捕鯨計畫,它將不再受到IWC特殊研究許可的適用,並將該國「商業捕鯨」的範圍限縮至其專屬經濟海域(EEZ)的沿海海域。

「海洋守護者協會」的新聞稿內容提到:

如果日本決定脫離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將有助於IWC通過南大西洋鯨魚保護區提案,並進一步有效地結束南半球的捕鯨行動。日本將和挪威及冰島,成為北太平洋和北大西洋流氓非法捕鯨國。這場在南大洋的「鯨魚戰爭」(原文如此是稱呼的)將很快結束。現在的重點必須放在北半球。

在此同時,澳洲及紐西蘭政府對日本脫離IWC的決定表示反對,對其恢復「商業捕鯨」的行為亦同樣持反對態度。

日本沿海的商業捕鯨將集中在三個種類的鯨魚

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的導火線為2018年9月的佛洛里亞諾波里斯宣言(Florianopolis Declaration),在制定該宣言的會議中,委員會成員投票通過,決定延長暫停捕鯨的措施,同時拒絕日本在遵守「具永續性」的捕捉限制的情況下,在南極捕撈數量(與其它種類的鯨魚相比)相對較多的小鬚鯨的提議。

在9月的IWC會議和上述投票通過之後,日本內閣官房長菅義偉(Suga Yoshihide)發表了相關聲明,表示雖然「科學證據」證明某些鯨魚種類豐富,但IWC的會員國仍聚焦於鯨魚保護,拒絕採取「任何切實步驟」來促進回到「遵照永續性指導方針的捕鯨行動」--這是組織原本的目標。

因此,日本決定在2018年底退出IWC,完全停止其科學捕鯨計畫。在另一方面,日本將捕撈其在專屬經濟海域(EEZ)內的鯨魚,捕撈的領域最遠將伸到日本南端群島的主要島嶼。

日本政府表示,捕撈行動將集中在三個鬚鯨類的鯨魚種類:包括小鬚鯨,塞鯨和布氏鯨。新捕撈行動仍將遵循「符合IWC標準所計算出的捕撈限制,以避免對鯨類造成負面影響。」

此外,較小型的鯨魚種類,包括海豚和圓頭鯨,他們不像鬚鯨這類的大型鯨魚,不受IWC捕撈規定的限制,將在日本專屬經濟海域內繼續被捕撈。

評論員庫塞克(Michael Cucek)指出,由於日本將把捕撈目標轉移至更大型的鯨魚種類,體積較大的鯨魚可望更容易滿足市場需求--日本每年獵殺鯨魚的數量可能會下降。然而,庫塞克也提到,日本現存的沿海漁業一般都沒有達到既定的限額,因此不論是否退出IWC,鯨魚的捕撈數量都將增長(左邊數字是2016年的限額,右邊數字是實際捕獲的鯨魚數量):

3)the coastal whaling catch has been largely aspirational these last few years:
Y2016 Quota Landed
Pseudorca crassidens 20 0
Berardius bairdii 66 61
Globicephala macrorhynchus 72 5

偽虎鯨通常被稱為虎鯨;貝氏喙鯨被稱為瓶鼻鯨;短肢領航鯨通常稱作圓頭鯨。

庫塞克指出,日本政府宣佈日本境內的7個地區將參與新的商業捕鯨計畫。這些城市位於日本太平洋沿岸--從北海道至本州地區。多數地區--像是舉辦具爭議的海豚捕殺的下地町(Taiji),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參與了一些較小規模的捕鯨行動。新計畫中包含的7個地區亦包括了位於本州西南端的下關市(Shimonoseki)。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Abe Shinzo)在國會中聲稱,下關市是日本遠洋捕鯨船隊的總部,在過去也是作為遠征南極洲附近海域進行科學捕鯨的團隊的行動基地。

下關市也是全球唯一的捕鯨船日新丸號(Nisshin Maru)的主要港口。日新丸號已有30多年的歷史,其規格亦不符合最近適用於南極海域的國際環境標準,必須要進行升級。升級船隻所需的高昂費用以及日本捕鯨業在經濟效益上的不可預測性,都可能是日本找藉口退出IWC的原因之一,改採取務實路線,結束昂貴且不斷補貼的南極科學捕鯨行動。

來自環保團體的壓力使日本繼續在南極海域的捕撈行動更貴了

「海洋守護者協會」在日本退出IWC的舉動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長期以來,環保團體一直積極反對日本在南極和日本沿海水域的捕鯨研究活動。該協會的年度活動更激發了鯨魚戰爭這部紀錄片的拍攝。在這部長篇實境節目中,協會的創始人兼執行長保羅.沃森(Paul Watson)因反對捕鯨和環保的行動而成了國際刑事警察組織的「國際通緝犯」。

根據「海洋守護者協會」的說法:

自2017年起,為了防止「海洋守護者協會」干預船隊活動,日本政府開始在保安防護上投入數佰萬美元。這些安全措施包括軍事級實時監控等。

雖然此舉阻止了「海洋守護者協會」在2018年返回南大洋,但它也使日本在維持捕鯨安全方面投入了相當大量的資源。換句話說,防止「海洋守護者協會」介入的代價變得非常昂貴。

雖然「海洋守護者協會」聲稱,在對抗日本在南極捕鯨的行動上取得了勝利,但他們表示仍會持續對抗日本沿海捕鯨者的捕撈行動。

在與全球之聲的電子郵件訪問中,「海洋守護者協會」創始成員保羅.沃森(Paul Watson)承諾會繼續進行他們的任務:

隨著全球的捕鯨者撤離到他們自己的專屬經濟海域,我們不再介入遠洋海域。我們會持續反對沿海的捕鯨活動。我們現在在日本太地町有成員駐守,會繼續敦促各國遵守IWC禁令,並按照各國法律禁止來自日本的鯨魚產品。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