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安詳且堅定」傳奇阿富汗教育家的遺志將世世代代燃燒

圖為Mohamamd Sharif Fayez博士。照片經阿富汗美國大學授權使用。

幾週前,在喀布爾一個嚴寒日子裡,一群大學新鮮人在阿富汗頂尖私立大學阿富汗美國大學( American University of Afghanistan,AUAF)的大禮堂中等待進行校園導覽。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讓我們歡迎,」司儀清了清喉嚨,大聲說道,「阿富汗美國大學創辦人Mohammad Sharif Fayez博士!」

在Fayez博士不顧虛弱身體,慢步走向舞台之時,他得到了年輕聽眾們的全然注意力。

當他發言時,在他的聲音中充滿節制及溫柔。

「在我開始演講之前,我想要先問你們一個問題。何謂學術自由?」

在這個以多種傳統手工藝牆飾裝飾的大禮堂中,突然陷入一片寂靜。聲音中充滿不確定性的耳語四起,讓他的停頓顯得更意味深長。

「學術自由,」Fayez博士繼續說道,「是能夠在學術環境中探索的自由;你們學生應該擁有不怕成為壓迫目標而去溝通想法或是事的自由。你們可以自由表達你們的意見,不用恐懼公共機關的審查或是規範。當你們意見相左時,你們可以自由質疑你們的教授。」

Mohammad Sharif Fayez博士這名孜孜不倦的教育家、學術人物以及詩人曾經擔任過阿富汗高等教育部部長,同時是AUAF的創辦人。他在2019年2月8日過世,享年73歲,留下他的妻子和兩名子女。

Fayez博士過世的消息一出,各界紛紛表達對這位從2001年起一直奉獻於阿富汗教育、為阿國教育貢獻卓絕的政治人物的哀悼之意。

動盪及勝利的故事

Fayez博士出生於1946年,來自西部省份赫拉特省(Heart)的Seyoshan村。在從喀布爾的Avicenna高中畢業之後,Fayez博士在北科羅拉多大學(Northern Colorado University)得到英語文學碩士學位,並於1978年在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取得美國文學與比較文學博士。

他備受讚揚的博士論文正好是他一生努力搭建東方及西方學習文化之間橋樑的縮影。在他的論文中,他展現了13世紀波斯詩人魯米(Rumi)對於19世紀美國作家華特.惠特曼之間的影響。

在他2014年出版的96頁回憶錄《不良元素:一個阿富汗人的回憶錄》(An Undesirable Element: An Afghan Memoir)當中,Fayez博士寫到了他在海外完成學業歸國之後,在阿富汗所遇到的種種動盪。他在喀布爾大學教書不到一年之後,蘇聯就入侵阿富汗。他被迫離開,成為當時數以千計逃亡伊朗的難民之一。

他逃到伊朗時正值何梅尼(Grand Ayatollah Rohullah Khomeini)所領導的伊斯蘭革命(Islamic Revolution)開始。一開始他只能打零工度日,5年之後,他相當感激地接下了他亞歷桑那州母校的訪問學者邀請。

在那些最艱困的時代中,也就是1980年代晚期的阿蘇戰爭,1990年代早期的阿富汗內戰以及1990年間的塔利班政府,Fayez博士成長成一名阿富汗移民間最具聲望的抵抗聲音。他寫了數以百計的文章,堅持不懈地倡議他故土的人權議題。

當塔利班在2001年被美國領導的軍事行動推翻之後,Fayez博士成為新政府首位高等教育部長。

在保守派的謾罵以及進步派的鼓舞聲之下,他快速地著手進行改造阿富汗因為多年戰爭以及塔利班極端保守主義而成空殼的教育體制。

他的改革為阿富汗恢復了男女合校(co-education),並建立了6所新大學,當中包括旗艦的阿富汗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of Afghanistan,AUAF)。在那個時代,很少有政治人物完成了這麼多的成就。

鼓舞後人的遺志

在Fayez博士過世的噩耗傳出之後,政治人物、學者、行動人士、作家以及學生紛紛表達對於Fayez博士以及他那傑出傳承的尊崇。

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甘尼(Ashraf Ghani)表示,Fayez博士是一名「傑出的教授,他在啟發社會以及鼓勵年輕世代的科學家以及知識份子上扮演了重要角色。」

阿富汗美國大學校長Kenneth Holland博士為這位「我們大學最好的朋友之一」過世表示了哀悼,他表示Fayez博士的洞察力將會「存留在阿富汗美國大學當中,這是他最珍貴的孩子之一。」

Fayez博士好友,同時是前國家安全顧問的斯潘塔(Rangin Dadfar Spanta)在一份聲明中寫道,這個學者的「文字力量強大,而他對於波斯語的熱愛明顯可見。他是我們國家最傑出的加米(Jami)研究者之一。這對阿富汗這個風雲人物屈指可數的國家來說是一大損失。」

斯潘塔是Fayez博士積極遊說回國幫助他改革高等教育的阿富汗旅外人士之一。

「他把我帶回阿富汗,在喀布爾大學教書…我留下來了,他卻離開了我們所有人。我感到非常悲傷。」斯潘塔博士在他的聲明中表示。

儘管Fayez博士在AUAF大學的學生年紀很輕,他們當中有許多人已在阿富汗政府單位以及公民團體中擔任要職,成為博士進步遠見的加強者。

在AUAF上過Fayez博士英國文學課的Sayed Madadi現在是喀布爾阿富汗民政局的局長。

Madadi在臉書上留言:「Sharif Fayez是這個國家最好的人之一—一個安詳、深沉又堅定的人,默默地努力工作。他思考得多,說得好。他喜愛並珍視質疑。」

而我個人與Fayez博士在校園的相遇雖短暫但令人無法忘懷。有一次他在趕著參加會議的路上,在他辦公室外頭與我偶遇。

「你未來想要做什麼呢?」他在這次短暫的談話中問我。

我告訴他我對於政治科學很感興趣,想要繼續學習。

「很好,那麼你就應該繼續學習。我看好你會完成偉大的事,不要只滿足於小事。」他溫暖地回答了我,然後繼續去趕路去參加他的會議了。

他說的話很溫暖,他可能也跟其他許多人說過,但是這些話語中充滿了鼓勵,足以讓人一代接著一代努力下去。

編輯註:本文作者Maisam Iltaf是全球之聲的固定供稿者,他就讀於阿富汗美國大學,並在該校工作。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