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在推特上講述黑人歷史的巴西作家

圖為研究者暨作家Ale Santos。照片由Paulinho提供,經授權使用。

在非洲、中東及澳洲有一種被稱為baobab(猢猻木)的樹木。有些非洲人曾相信,如果你繞著猢猻木行走,你會忘記生命中的某些事情。在強迫被捕捉來的人們上船之前,奴隸主會強迫他們繞著這種遺忘之樹行走,這樣他們就能拋下原本的文化生活下去。

巴西作家Ale Santos在他的著作《抵抗之徑》(葡語為Rastros da Resistência )的前言中提到了這個故事。這本書中收錄了20名真實非裔英雄的故事,於2019年10月於巴西出版。

儘管歐洲人企圖想要抹去這群被奴役者的身份認同及根基,Santos在這本書中表示,一種口述傳統一直保存著非洲歷史以及其流散;猢猻樹這類的故事現在對於重新想像這個曾被視為已流失的文化領域來說至關重要。他寫道:

Na África Ocidental, haviam os griots (ou djéli, na ortografia francesa), guardiões das tradições orais. Eles tinham uma posição de destaque e por vezes também excerciam outras funções, como as de mensageiros, arautos, conselheiros de guerra, artífices. Mas, mais importante, eram registros vivos dos principais acontecimentos de seu povo.

在西非地區,存在著史官歌者(法語稱之為djéli),他們是口傳文化的保衛者。他們在社群當中的地位顯赫,有時也進行著信使、傳令官、戰爭協調者以及藝術家等工作。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們是他們所在群體主要事件的活紀錄。

這本書是歷時一年半研究的成果,從Santos的推特帳號@savagefiction中而生;他在推特上的非洲以及其離散歷史評論在巴西很出名。

Santos一開始是在WhatsApp上跟一小群朋友講述那些歷史事件。2018年6月,他決定要轉用推特來講故事。Santos第一則爆紅的推文講的是比利時的李奧波德二世在19世紀晚期到20世紀早期之間於今日剛果民主共和國所在地所犯下的種族滅絕,有8百到1千萬人因此而死亡:

認為猶太人大屠殺這起人性所犯下最大的罪行是個錯誤,這對於非洲人民來說是多大的歷史不正義呀。李奧波德二世是個更嗜血的怪物。這個一則悲傷的評論,但對於那些對於剛果大屠殺一無所知的人來說是必要的。

後來,Santos理解到故事是強大的知識武器。在李奧波德二世國王的推文之後,他寫了人類動物園的故事,講述歐洲殖民地區原住民被當成動物展示的故事:

歐洲人應該要對缺乏被殖民國家歷史記憶一事更積極一些。當沒有人在談論之時,很容易就忘記殘忍具毀滅性的過去。這則推特貼文是為那些不知道世界各地曾存在著不人道、種族歧視動物園的人而寫的。

Santos主要著重於少為人知的巴西歷史人物,像是Dragão do Mar(「海中之龍」,)他是一名終止東北部塞阿拉州Ceará奴隸販賣的木筏工人領袖;逃脫黑奴營地圭羅布(quilombo)女王 Tereza de Benguela,所謂圭羅布是殖民時期逃脫黑奴的營地);有一次,他寫了20世紀早期巴西的人口白化政策相關政治議題,或是諸如1992年聖保羅監獄111名囚犯遭屠殺等事件。

許多人不知道,但巴西也有廢奴者的故事,能讓任何一個黑人顫抖並為我們的戰鬥點燃一股因先人而感到驕傲的火燄。我會在這篇推文上講述其中一則故事,這是有關一名被稱為神秘野獸Dragão do Mar海中之龍的無懼戰士。

2003年,一條法律讓非裔巴西人的歷史文化成為巴西國家課綱的必修科目。16年過去了,這項法律還沒有在所有學校實施,通常僅能仰賴孤立的個人倡議活動。

1888年,巴西成為西半球最後一個廢奴的國家,同時也是接受最多非洲奴隸的地方;資料庫 Slave Voyages表示,從1500年代直到1875年,有5,099,816人做為奴隸被運到巴西。

如同Santos透過WhatsApp對全球之聲所說,此前存在著一個由殖民者觀點來重述歷史的不幸傳統。他說,歐洲中心主義在每個經歷過殖民、多樣性以及文化被偷走的國家留下深刻傷痕。

Contar as narrativas que vivem à margem da historiografia é dar uma nova dignidade para esses povos, recolocar eles dentro da importância, em um movimento democrático, um ambiente onde todos se sintam valorizados.

Realmente, isso impacta no indivíduo. Vai impactar como a sociedade enxerga esse indivíduo, isento de estereótipos, reconhecendo a sua ancestralidade, reconhecendo seu valor cultural dentro da sociedade, de qualquer democracia.

要講述存在於歷史傳記邊緣的故事是要給予那些人一個新的尊嚴,在一種民主運動、一個每個人都覺得被珍視的環境中重新建立他們的重要性。

真的,這會對個人造成影響。這會影響社會看待那個個人的看法,擺脫刻板印象,承認他們的血統,他們在社會中、任何一種民主中的文化價值。

Santos也得到了巴西饒舌歌手Emicida的稱讚。這名饒舌歌手在這本書的護封上將奴隸系統對於黑人認同及傳統的抹煞比較成行走時只看得見自己的陰影,卻看不到任何鏡子上的倒影。

O racismo estrutural mira corpos não brancos, o cultural tem como alvo nosso imaginário. É ali onde ele tenta te derrubar antes que você suba no ringue. Num esforço conjunto, ambos tentam fazer com que a frase de René Descartes – “Penso, logo existo” – não faça sentido algum para você. Os seres humanos inventaram quem eles são graças à habilidade de moldar o imaginário de nossos iguais através de histórias.

結構性的種族歧視瞄準了非白人群體,這個文化以我們的幻想為目標。它在那兒,試圖要在你能企圖踏上拳擊台之前就將你擊倒。在團體合作下,它們試著要確保笛卡兒所說的「我思,故我在」對你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基於透過故事形塑我們對等存在的能力,人類發明了他們自己是誰。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