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報導 關於 Kuwait 科威特

2 一月 2008

科威特:旅行紀事

科威特部落客持續在國內外記錄活動。 Forzaq8前往科威特書展後的心得是: 我去了書展,買了幾本書,也照了相片。:) 現在沒有太多英文書,大多是阿拉伯文書籍。 科威特主義的Q則提到科威特的新報紙: 市場上出現好幾份新報紙,一位朋友前幾天才批評,這些報紙製作上都缺乏創意,全都互相模仿。 也有些人前往鄰國巴林觀賞海灣賽車賽,帶回來相關照片和報導。 The Stallion's Stable of Thoughts and Experiences記錄他前往巴林的經過: 各位多半已知道,第三屆海灣盃賽車於十一月下旬舉行,我哥和我開著車,後頭還有一部拖車,滿載300公升的汽油、八個輪胎、煞車來令片、工具與用品,直接開車前往巴林! zdistrict的Marzouq則提及將車輛運至比賽場地的事。 我對他們籌備比賽的表現印象深刻,往返都有許多準備工作得完成,尤其要跨越沙烏地阿拉伯國界,難度簡直像從地獄走了一圈,不過主辦單位仍然妥善處理此事。 Kuwait Advertiser則介紹當地的古董店。 一位科威特朋友邀請我,前往他朋友所開設的古董店,他手中共同四間店,我和妻子都很興奮,我們兩人都很喜好古董,家裡也有好些收藏。 我們也跟著Hellraiser一同騎著摩托車旅行,他將經歷記錄於部落格科威特至貝魯特,他目前尚在黎巴嫩,不過計劃很快就要上路。 小時候,我們每年都會去Sannine度五個週末,但上回去那裡的時候,已是1974年黎巴嫩開戰前的事了。 本文最後,Bo9agr要告訴我們他在當地超市裡找到的怪東西: 原文作者:Abdullatif AlOmar 校對:nairobi

12 十二月 2007

何來符合伊斯蘭教義的豬肉?

伊斯蘭教和猶太教一樣,都禁止信徒食用豬肉,但當傳言指出,市面上出現了符合伊斯蘭教的豬肉產品時,到底是怎麼回事?以下是人們在巴林一個網路論壇上對此事的看法。 圖片提供:SubZero Blue 居住於科威特的黎巴嫩部落客Mark對此事只有一句評論: 是嗎?我可不相信。 他的評論引來20篇回應,Mark所經營的這個網路論壇還有其他回應,其中一位讀者表示: 還真是矛盾呀。 從Mark的部落格上得知此事後,突尼西亞部落客SubZero Blue不禁想知道,還有什麼符合伊斯蘭教義的食品: 真是特別,澳洲人居然能製造出符合伊斯蘭教義的豬肉,豬肉本應是全世界最不可能符合伊斯蘭教義的食品,這還真是神奇,讓人忍不住想知道還有什麼符合伊斯蘭教義的特殊食品。 巴林另一個阿拉伯文的網路論壇Bahrain Online中,也提及此事: 上圖的圖說寫著:這是市面上出現符合伊斯蘭教義宰殺與處理的豬肉。 有些人相信真的有這種產品,不過也有些人很快提出另一種「合理」解釋。 部落客Free Writer便屬於後者,他認為: 照片中「符合伊斯蘭教義」字樣顯然是張貼紙,一定是有人刻意拿了貼在豬肉上照相,或可能是偽造,因為這張貼紙貼在其他英文標示上,總之公布這張照片的人一定是太閒沒事做。 Araby也認為: 我相信那只是一張人們亂貼的貼紙,不必太在意這件事,任何伊斯蘭委員會都不可能許可豬肉符合教義,因為食用豬肉是不可接受的重罪。 不過也有另一名讀者感嘆: 這種產品出口至巴林等部分波斯灣國家,政府未盡監督之責,酒類和和禁售肉品都公開在巴林販售。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對:nairobi

24 九月 2007

科威特:恐同者的言論

科威特部落客Frankom寫下[Ar]一篇極具措辭強烈的文章,內容表明他對國內同性戀者的態度,以及他覺得該如何處置同志。 他指出: 在我開始今天要談的事情之前,…我會向各位證明,我就是個種族主義者,沒錯,就是個極端的種族主義者,我不是要談黑人或白 人,也不是要聊印度人或是埃及村民,這都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歧視,我要談的這群人現在已集結成社團,還獲得大國支持,他們真的有權力與義務!他們竟都跟我 們一樣有權生活在這世界上!但他們並非奇怪的物種,因為人類只有兩種,沒有第三種,我不想破壞國家與鄰國或友國的關係,也不想談有些國家態度從反對轉為支 持,所以今天我只明確討論在科威特發生的情況。 我們昨天去餐廳吃晚飯,在那個小餐廳接待我們的,是個來自東亞國家的服務生,這個同性戀和我們平常在其他餐廳或購物中心看到的東亞人士不同,他對我 們毫不禮貌!東亞人現在似乎正入侵科威特,許多大公司也依賴他們做行銷和業務工作,是因為他們薪資低嗎?但我們必須重新思考,因為他們人數愈來愈多,似乎 無論在餐廳、咖啡館、休閒中心、購物商場、超市裡,甚至是家庭幫傭,都會看見來自東亞國家的人。 無論在Hawalli或Salemiya地區,在家中或妓院裡私釀酒品的人數愈來愈多!也有愈來愈多人向科威特年輕人販賣毒品!幫派份子也與日 俱增,…因為國內同性戀增加,許多年輕人都找他們解決性需求,因為他們要價比較低,情況愈來愈危險,因為其中有些人是愛滋病帶原者,而且許多人都待在科威 特,因為我國並未要求篩檢。我當然不只針對那些同志愛滋病患,還有其他同性戀來自於科威特、阿拉伯國家或不知名的國家,他們企圖瓦解我國社會,該如何解決 這一切? Frankom提出的「解決之道」,包括將國內同性戀趕至其他容許同志的國家、把同性戀送進警察學校或軍隊或其他,各位也可以看看他這篇文章的回應區,就知道他的第三項解決之道為何。署名「我不是同性戀」的回應則對Frankom言論不滿: 你聽來非常無知,我不是同性戀,但你竟把同性戀當成疾病對待,人們並非計畫成為同志,他們經歷各種遭遇後才變成同志,我的老天! 至於你提到菲律賓人的部分,如果我們把他們都趕走,誰要來做這些工作?科威特人嗎?我很懷疑,人們充滿仇恨與無知,願他們獲得指引並痊癒。 另一位部落客Judy Abbott則表示: 我的天啊,你們真是怪物…有些人就是荷爾蒙出了問題,情感上也有問題,…有些人努力希望別成為同性戀,但結果孤立無援。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對:FoolFitz

22 八月 2007

南亞:在中東為奴

在沙烏地阿拉伯與波斯灣地區發展中,來自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尼泊爾等國的南亞移工貢獻良多,但虐待及剝削這些勞工仍是項嚴重且可怕的問題,移工是經濟推手,但卻遭到剝削、虐待及歧視,也鮮少獲得政府保護。 有關人權侵害的案件為數眾多,以下為幾個案例: 數千名勞工變賣家產,只為前往波灣國家尋求夢想中的工作,Drishtipat提及他們遭虐待的情況,最終心碎返國。 數百名尼泊爾勞工在卡達要求雇主給付合理薪資,卻遭到遣送出境,United We Blog張貼一名尼泊爾學生自美國返鄉的第一手經歷,令人震驚,他表示因為在巴林國際機場抗議海灣航空人員虐待遭遣返民眾,結果受到不人道對待。 科威特人口300萬,其中六成為移工,Expositions of Arabia與一名在科威特的印度勞工對話,該名勞工認為雇主故意壓低薪資。 《國際前鋒論壇報》 報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85%的人口為外來勞工,他們每日在攝氏43度高溫下工作,每週工作六天,時薪只有一美元,合約猶如奴隸賣身契,對比富人入住旅館 房間一晚要價1000美元,移工每日太陽升起前便開始工作,工作地點監控嚴格如軍營,每個月單在一家醫院便有數千起勞工中暑病例,政府在壓力之下,不得不 改善工作情況,並查緝不按規定給薪的雇主。 「人權觀察」組織亦有關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勞工受虐的報告:《打造高樓,欺騙勞工》。 沙烏地阿拉伯的勞工之中,35%來自外國,來自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及孟加拉的總人數估計約200萬,「人權觀察」組織發表一份長達135頁的報告名為《惡夢:沙烏地阿拉伯移工遭虐與剝削報告》,其中記錄無數移工遭虐待,生活如奴。 報告中部分令人震驚的記錄如下: 無論在工作場所或監獄,女性移工常遭男性雇主或獄卒性騷擾或強暴。 孟加拉、印度與菲律賓移工被迫每日工作10至18小時,有時徹夜工作卻無加班費。 薪資待遇極差,如每日工時16小時,月薪133美元。 吉達(Jeddah)地區有數百名亞洲女性擔任醫院清潔工,薪資極低,每日工作12小時,沒有伙食或休息時間,下班後必須待在上鎖的宿舍內。 移工在司法體系中蒙受極不公平待遇。 Abdol Moghset Bani Kamal在Countercurrents網站裡指出,移工是21世紀的奴隸,特別點出巴基斯坦勞工在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的悲慘境遇。...

13 五月 2007

科威特:當觀光景點只剩購物中心

校對:Justin 科威特部落客感到相當憤怒,因為每當外國代表團來訪,本地人員總是帶他們去購物中心參觀,難道這是科威特唯一能展現、能誇耀之處嗎? kuwaitism的Q很不滿,官員總是帶著外國訪客去購物中心: 看到這種新聞,各位會跟我一樣難過嗎?現在我們只有「大道購物中心」能展現給外賓看嗎?購物中心很好、很新,…但那只是個很多星巴克咖啡與服飾店的購物中心而已,為何我國總理與官員會帶著巴林總理與官員,藉由興建另一棟購物中心以顯示我國的偉大? Qias則提出另一個可造訪之處: 我們總是抱怨科威特很空洞,沒有好地方可去,不如去Tarik Rajab 博物館吧,展示品融合伊斯蘭藝術與生活,我一去再去也不覺得無聊。 Forzaq8則是逐漸對當地報紙失去信心: 這或許只是件小事,但假若報紙都不查證自己的報導內容,還有誰會做? k thekuwaiti則遺憾科威特的Virgin商店結束營業: 內政部最終還是決定對付科威特Virgin背後的老闆,強制關閉商家的部分理由包括:經銷與出版非法產品,租賃店址未獲執照等。 Athbee在部落格無心分享他在科威特的一個老故事: 有天我和一位朋友經過一間購物中心,我很意外他竟然笑容滿面,因為我知道他平常並不太笑,但自從踏進購物中心後,他卻好像微笑成癮一樣。 我更意外的是,後來他居然開始向咖啡館的人們與路人打招呼,好像他要競選公職一樣!我事後得知,他經常來到這間購物中心,所以跟這裡的人很熟,他們習慣相同,都會戴著手機藍芽和頭巾或牛仔褲,有時還會帶著葵花籽分送給其他人。 The Stallion則領著我們到另一間購物中心,參加科威特船艇展: 昨天我開車前往Al-Kout購物中心,參加2007科威特國際船艇展,我在下午四點半抵達,現場人員卻告訴我,開幕時間從三點半延到六點半!其實我很高興聽到這件事,我才能悠閒地逛完展示攤位,不必和大批民眾擠! HILALIYA的Amer提到其他壞消息: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網路整備指數」,科威特跌了八個名次,從46名滑至54名。 Jibla的Ateej Al Souf則提供一段影片,內容為過去「科威特電視」樂團在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的演唱會: 「科威特電視」樂團在紐約聯合國日慶祝活動上,展現全國音樂發展的卓越成就。...

1 二月 2007

阿拉伯:來自杜拜和科威特的購物中心觀察

原文:Arabisc: Action from Dubai and Kuwait's Shopping Malls作者:Amira Al Hussaini譯者:abstract校對:豬小草 這整個世界是一個舞台,而位於海灣地區最大型的購物中心-杜拜的City Centre,更是舞台中的舞台。 巴林的部落客Mohammed Al Mubarak最近去了一趟這購物中心,真的一點也不誇張,他看到世界從他身邊經過;他總結地說: 很多人來回穿梭...有個人也有家庭;有阿拉伯人,印度人,西方人和來自其它國家的人;有美女,大肚腩的男人,小孩,衣著簡潔俐落的人和其它不同穿著的人;一個人走過剛好攝影機在拍攝中;人們提著大包小包的購物袋;年輕人跑過去,其中有些人穿著相當怪異;女人和女孩穿著有點緊身的衣服;也有女人和女孩身著伊斯蘭的罩袍從頭到腳包裹住...這確實是杜拜City Centre購物中心的一天 同時,科威特的部落客Bo Sale7給了我們一個關於那些經常出入科威特購物中心的女孩兒們的未公開預演片段,這些女孩兒…..以為自己是時裝秀舞台上的模特兒!這裡是他所寫,而Al Mubarak卻並未想告訴我們的一些細節: 每次去購物中心,特別是海洋購物中心(Marine Mall),我覺得我的眼睛有點不對勁,想要對那些女孩和她們的時尚有所反應。她們所謂的時尚,讓她們看起來像是一種不知名物種的生物。時尚之於那些女孩的關係,就像是病毒之於發燒。他們之間的關係是突然爆發的,沒有任何研究或計劃,直到發狂或致死。很多女孩看起來就像廉價博物館裡的蠟像,臉是隨便畫的,有些是藍色有些是綠色,髮色和髮型都差不多,連衣服也都一樣。她們好像不知道女人與生俱來是有不同身材、體型、髮色、膚色與臉部特徵。很多女孩和女人對一些穿著打扮都出自名家設計的黎巴嫩女孩感到反感。但他們似乎沒看到這些正在科威特上演的悲劇。這些人說科威特女性是海灣地區最優雅的,因為他們被看見在歐洲或黎巴嫩購買她們的所需物品。我個人卻看不出那些衣著不對、化妝不合的女孩有什麼優雅。不是所有流行的物品都適合我們,也不是所有的彩妝品都可以讓我們看起來更美。女性對自我以及外觀的重視是為人所樂見的,但她們應該使用能使她們看起來更好的產品,而不是讓她們看起來像怪獸或是不知名物種的生物。 海灣國家包括了巴林、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安曼以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4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亞運、民主與模特兒

原文: Arabisc: Asian Games, Democracy and Models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譯者: Leonard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裡為何沒有未將阿拉伯遺產放入表演內容?民主與模特兒之間關係是什麼?埃及部落客又為何要求讀者看奧斯卡得獎電影《晚安,祝你好運》? 以下是北非與中東部落格本週所提出的部分疑問。 巴林的部落客Haitham Sabbah似乎對亞運開幕式不甚滿意,他質疑為何卡達政府未將任何阿拉伯代表置入演出中: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的演出非常美麗,但阿拉伯人在哪裡?我們在表演中見到大船與海洋,我相信無論在每一個波斯灣國家的體育競賽 開幕式中,這兩項都是必要的元素,我們也看到壯麗的民俗傳說表演,但卻只呈現了東南亞文明而已,卡達似乎將阿拉伯從地圖上的亞洲裡抹去,我想問的是:阿拉 伯人在這些表演裡的位置在哪裡?阿拉伯文明、遺緒、藝術在哪裡?約旦、敘利亞、巴勒斯坦、黎巴嫩等國的文明在哪裡?為何主辦單位忽視阿拉伯人與文明?還是 亞洲只限於東亞國度?就算遺忘阿拉伯,那麼波斯呢?為什麼連波斯都被遺忘?」 埃及的3rby則寫到民主對人民社經水準與外貌的衝擊: 「我讀到父親在Al Quds Al...

14 七月 2006

阿拉伯: 燃燒的中東

翻譯:Ahom Kuo 校對:Portnoy (GVO的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中東永無止境衝突再次上演的第三天,以色列黎巴嫩衝突,阿拉伯博客圈有話要說。激戰雙方在憤怒,慶祝,譴責和支持之間擺盪,可以看出博客們的觀點與他們從何處而來有相當大的關係。有些人很極端, 而有些則客觀和理性,但大家都希望這次能以長久的和平和找到解決問題的最終方法而結束,越快越好。 來自巴林的Ali讚揚真主黨是「最值得榮耀的阿拉伯人」,還指責遜尼派參與對真主黨的陰謀,他說道: 真主黨人在第三次行動中成功的抓住了佔領者錫安(猶太)士兵。像一個魔幻般的呼吸和狂風暴雨一樣,這條新聞迅速傳遍了整個世界,到處是歡呼聲和慶祝,但阿拉伯政府保持沉默。強權國家,聯合國,國家和國際組織都要麼支持、要麼譴責了,但阿拉伯政府呢?半天以後,我們被告知阿盟已經準備好了阿拉伯各國外長關於此事件的會談,很好,然後黎巴嫩情報處長官出來說:;我們不支持,我們也不知道,我們還不負責?!?!巴林政府,出來譴責印度的「恐怖爆炸」,但對真主黨的行動也保持沉默。關於真主黨的陰謀論突然跑了出來,將真主黨邊緣化與打壓。開始時有人說這次行動是為了毀掉「黎巴嫩夏日」(一個讓黎巴嫩聚類大量金錢的計劃),然後他們又說這只是一齣戲,還有很多毫無頭緒的故事。不知為什麼,我總有種感覺整個事件是因為真主黨是什葉派的,別無其他。我不知道為什麼遜尼派跳出來反對什葉派的任何主張建議。問題是這個叫「真主黨」的什葉派正在讓他們感到尷尬,這不僅是遜尼派政治上的失敗,更是遜尼派的失敗。假裝不知道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和其他那些遜尼派政黨所作所為。 約旦的Rami給我們提了幾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有人認為猶太人只是在保護他們的私產嗎?換句話說,他們只是在為生存而戰鬥嗎?「上帝的國度」(猶太國)難道困惑了,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找不回威望了嗎?然後對幾乎手無寸鐵的哈馬斯和真主當游擊隊使用了「過度的武力」?或者,我們該把這個看作是和平的希望? 科威特的Moodless把這次事件看作是「愚蠢政策」… 以綁架兩個士兵來換取自己人的交易,然後發現自己已經在與一個強大到能摧毀任何東西的國家作戰了,以平民的生命做賭注;40個小孩、青年人、長者已經被害…這除了叫「愚蠢」還能叫什麼? 來自黎巴嫩的Eve在最新的一篇帖子中為我們展現了一副殘暴、毀壞、門口台階上、橋上、樓房裡、機場及任何成為以色列空襲目標的地方傷亡的人們的景象。第二部分則向我們展現了她聯合抵抗以色列侵略的希望。 第二部分是有關於勇敢的騎士騎上他的白馬,穿越艱險,拯救那些處在人間暗道的受害者們,不惜一切代價,再說一遍,不惜一切代價。 在這一部分,我們要謹慎選擇我們的冠軍英雄,要選出好的那個。而那些讓我們陷入今天僵局的英雄們….(對了,那些還想利用黎巴嫩土地來達成個人目的的人,請好心地在等候名單上留下你的名號,等待輪到你的時候。)我們當然沒有被告知,我們算什麼,有什麼能耐擋在這些冠軍英雄之前? 這就是官方版的情節了。但是,對我來說,整個過程沒有英雄。整個事件充滿了人員傷亡…一大批的人員傷亡…和一批罪人. 毫無疑問, 真主黨是罪人。但真主黨的政策仍然具有代表性(雖然不代表全體黎巴嫩人)。我放上官方版是為了說明現在不是把衝突上升為國家間戰爭的時候,不是討論該指責誰的時候,而且這個時候不該指責任何人。現在該做的是盡快制止以色列對黎巴嫩的侵略行動,並且儘量減少人員傷亡。然後,我們就可以談了,要心平氣和的談。基於此,站在黎巴嫩的一邊,發出一個聲音,這才是官方該做的。 這些場景仍然出現在電視上,我關了聲音,靜靜的看著夜色中的貝魯特,沒有聲音,沒有眼淚,仍然那麼美麗,不問塵世 來自埃及的Jar el-Kamar從另一個角度談了真主黨的行動並試著解釋誰真正從此次事件中受益… 我始終無法理解為什麼真主黨的行動要與我們的巴勒斯坦同胞聯繫在一起。我個人認為巴勒斯坦的困難處境在這次行動中被用來爭取同情和認同。現在,真主黨已經取得了更多的支持和更多抵抗的理由。也許Nasrallah天真的認為當以色列忙於在加沙的戰爭的時候是不會有時間來進攻黎巴嫩的,而且就算來了,也不過是跟以往一樣,兩邊發發導彈而已。 最後一種浪漫的結局是Nasrallah想利用巴勒斯坦當前的局勢來發起全面的綜合的伊斯蘭戰爭。這種可能性是被美國採納的,而美國認為敘利亞和伊朗得為此負責。 最後,來自巴勒斯坦的Osama在博客上發了些以色列斷壁殘垣的照片,是被真主黨炸燬的,一些以色列人躲在庇護所裡,Osama取了個標題:他們受到的苦的和你一樣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