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瓜地馬拉:內戰受害者照片不得展出?

nmm.jpg

照片來自Surizar,據創用CC授權使用

利用照片記錄集體記憶,這是讓人不忘國家史的一種方式,當歷史包括可怕事件,強烈影像不僅讓人憶起過往,也可能令人不快,瓜地馬拉有群攝影師致力於記錄與再現國內長達36年的武裝衝突

共筆部落格Dorsumi的Aly提及有位法國攝影師出版一書,名為《遭埋藏的真相-瓜地馬拉靜默大屠殺》[西班牙文]:

1990年,具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背景的法國攝影師Miquel Dewever Plana在墨西哥境內,遇見幾位瓜地馬拉的馬雅難民,之後他決定積極投入人權議題,兩年之內,他記錄四處挖掘大屠難受害者遺體的過程,向世人呈現這段並不廣為人知的違反人性罪行。瓜國政府在八零年代屠殺諸多原住民,藉由提供受難者資訊與全名,還給他們應有的尊嚴。他後來將記錄出版成書,並舉辦同名展覽,陸續在法國巴黎、西班牙巴塞隆納、西班牙Palafrugell等地展出。

另一位攝影師Daniel Hernández Salazar也很努力拯救受害者的記憶,他最近受邀前往瑞士日內瓦萬國宮展覽,部分照片以裸體男子代表戰火下的受難者,之後聯合國組織人員撤下這些照片,表示照片內容可能冒犯某些團體,但如León Aguilera Radford在Klavaza部落格所言,有些人覺得這只是思想審查

瓜地馬拉攝影師Daniel Hernández-Salazar獲邀在瑞士的聯合國單位萬國宮展出作品,其中以藝術及隱喻手法呈現瓜國三十多手內戰遺留下的恐懼,他的其中一項目的是保存戰爭脆弱記憶,避免相同事件再度發生,我感覺瓜地馬拉國內許多人民很樂意遺忘一切,但歷史本該讓人記住,就像作家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作品《博聞強記的富內斯》(Funes el Memorioso)裡的角色。

在前來聯合國組織的全球各種代表、官員、外交使節、訪客之間,要找到共識標準想必非常困難,但這是藝術,還是種西方藝術,就和久遠時代以降的美學標準相同,因此我無法理解聯合國組織的審查行為,就算官員決定留下空的展覽欄位,顯示這些照片已經取下,並建議遊客前往這個網站,以虛擬方式展示這些相片,我仍無法理解聯合國組織為何撤下照片,我建議各位看看這個網站,一定會喜歡。

這些影像能幫助保存歷史受害者的記憶,許多攝影師都希望透過作品,讓他人能瞭解歷史、建構未來,讓「別再發生」一詞不只是口號,更是對未來的承諾。

縮圖來自James Rodríguez,經許可後使用

附註:要欣賞Daniel Hernández在日內瓦遭禁的照片,請到這個網站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