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不丹:香格里拉或種族清洗?

幾年前,不丹第四代國王自願卸任,轉型實施民主,當時引發媒體一陣關於不丹的熱潮,除了少數例外,幾乎所有文章均可歸為兩類,其一將不丹描述為最後的香格里拉,另一則指控不丹正進行種族清洗

《國家地理頻道》播出名為一部記錄片,將不丹這個佛教小國描述為世界最後的香格里拉,讚揚該國的山脈、冰河壁、高山、霧林,並認為「不丹是現代伊甸園,其中各種化身都尊重生命,就像土地一樣源遠流長」。

Landscape of Bhutan. Image by Flickr user Jmhullot,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不丹地貌,照片來自Flickr用戶Jmhullot,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Swaminathan S. Anklesaria AiyarReal clear World網站中表示:

不丹有許多成就,才能獲得香格里拉的美名,全國植被覆蓋面積高達72%,也承諾這個比例永遠不低於60%。

Nanda Gautam則在Ex Ponto反問

人權侵害的新趨勢正在生成!不丹強調發展「國民幸福總值」,讓許多國家的代表團訪問後都感覺「獲益良多」;相較於此,不丹也實施種族清洗這種暴力行為,讓世界強國不知該如何是好,Tel Nath Rizal所受的苦難反映出國家如何危害整個少數族群的權利,少數族群人口現已急速下滑。

這些作者多數並非不丹人,但對於這個面積與瑞士相等的60萬人小國,為何他們卻有如此極端的看法?

讚揚不丹的人士多數來自西方世界,資本主義讓他們的物質生活富庶,但精神層面卻很貧乏,這些人向外尋找本國內欠缺的事物,通常他們因此來到類似不丹的國度,對他們而言既神秘、和平,又富有異國風情,故這些人只看得到心中期盼的景象,而忽略其他面貌。

這種現象在痛恨不丹者身上亦然,他們對不丹的地緣政治狀態幾乎一無所知,亦不明白難民問題的歷史與複雜淵源,更不在乎少數族群的目標,他們只是需要一個目標。

在不丹的支持者心中,尋覓香格里拉的精神並非一夜即成,而是源於James Hilton於1933年的小說《失落的地平線》中,便依據Joseph Rock記錄自己旅行至西藏邊界時的內容,描繪出一幅香格里拉的景象;正因為這本小說,讓這些民眾拒絕相信不丹與一般國家無異,都有一般人類所在的問題。

雖然不丹長期平靜安穩,可是這個國家絕非烏托邦,不丹國內相當貧困,也有各種社會疑難雜症存在,其中最大污點即為如何處理難民。

八零年代的全國人口普查資料顯示,數千名非法移民生活在不丹南部邊境,多數是來自尼泊爾及印度的尼泊爾裔人民,他們來到不丹尋找經濟機會,也運用邊界管理不嚴而開墾大批農地,免費醫療與教育資料亦是一大誘因;就在同一時期,有些尼泊爾裔不丹人先前獲政府補助,前往哈佛及劍橋等海外大學深造,也陸續返回不丹並踏入政壇。

Bhutanese refugees in Nepal. Image by Sudeshna Sarkar, ISN Security Watch

尼泊爾的不丹難民,照片來自Sudeshna Sakar、ISN Security Watch

因為不丹政府要求所有非法開墾者離開國內,讓難民問題浮上檯面,尼泊爾裔領袖強烈反對這項決定,他們很同情這些墾民,故動員反抗不丹政府,主張採行民主制度並推翻王室,這種局勢對他們的政治企圖相當有利,他們以暴力抗爭刺激南部民眾的不滿情緒,將兩名不丹人斬首後,把屍體放在政府機關裡;這種狀況在不丹前所未見,政府於是下令鎮壓,並逮捕許多抗爭領袖,部分人士則逃往尼泊爾。

雙方事後交相指責彼此,尼泊爾裔領袖宣稱,國內所有會說尼泊爾語的民眾都被迫得離境,「澳洲南部不丹人族群」部落格指出:

自1988年起,國內人權情況不斷惡化,不丹政府持續採行歧視政策,企圖迫使南部尼泊爾裔民眾離開,這些人民多數為印度教徒。

政府將尼泊爾裔民眾視為次等公民,他們受到迫害、歧視,亦無法獲得教育及醫等多數基本權利,文化權利亦遭到剝奪,被迫接納執政菁英的文化傳統、衣著及語 言。政府於八零年代末期實施溯及既往的公民資格法案,開始掠奪南部尼泊爾裔民眾的權利及生存空間,數萬人遭強迫離開,最後淪落至聯合國在尼泊爾成立的難民 營。[…]

眼見不可能回國,大批不丹難民接受澳洲、加拿大、丹麥、荷蘭、紐西蘭、挪威與美國的提議,前往這些國家定居。

不丹政府宣稱雖然有些人被迫離開,許多人則是在領袖威脅下自願離去,不丹首任民選總理廷力(Jigme Y. Thinley)在Bhutannica網站寫道

南部情況並沒那麼簡單,原因與背景很複雜與困難,造成我們眼前所上演的誇張景象,究竟誰是加害人、誰是被害人,也沒有這麼容易理解,必須更深入瞭解其中因素才能回答。[…]

對南部民眾而言,每天都是場惡夢,但媒體聽不見他們的聲音,他們的人權也未獲重視,可是外界卻將政府說明內容形容為政治宣傳與謊言,就連事實也當做是編造的故事。

不丹民眾覺得自己受到背叛,不丹社會原本歡迎、信任與接納這些人,這種對南部同胞的態度絲毫不帶任何仇恨。

異議人士與尼泊爾支持者很容易以人權訴諸國際社會,但他們實則企圖藉由國際社會同情奪取政治權力。

難民前往尼泊爾之後,情況益形複雜,聯合國難民署為不丹難民設立營區,提供免費糧食及津貼,結果幾年內,難民人數便從1991年的五千人增至十萬人,這些福利吸引許多非不丹人前來,因為尼泊爾當地民眾半數每日花費低於一美元。

種族清洗是種非常嚴重的控訴,人們若對不丹有此看法,應該親自前來不丹,就能瞭解尚有無數尼泊爾裔人口在此生活及居住,也能瞭解早在難民危機爆發之前,第四任國王便提供現金補助,鼓勵族群通婚與融合,許多尼泊爾裔官員甚至在政府高層任職。

故不丹究竟是香格里拉或是個實施種族清洗的國家?其實兩者皆非,若外界不再將伊甸園形象或錯誤政治想像加諸於這個小國,或許一切會變得更好。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