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南韓:口蹄疫爆發,請求不再撲殺牛隻

一個農場男孩在網路上張貼了他和家人如何看著他們所有的牲口被宰殺,這激起更多民眾對南韓政府決策的憤怒。南韓政府為了避免口蹄疫疫情爆發,宰殺豬隻和牛隻作為預防措施。二〇一〇年四月起,南韓經歷了最嚴重的口蹄疫疫情,該疾病對動物具高度傳染性,甚至於會致命。

人類極少受感染,這種病毒在各地區牛隻間散佈的速度會隨著氣溫的下降而加快(病毒在溫暖的天氣中會失去活力)。為減緩疫情,南韓政府決定除了生病的牛隻,也將一併撲殺在疫區內健康的牛。政府至今已經宰殺了超過四十七萬頭牲口。這對畜牧業來說是一場災難,據信至少已有一個絕望的畜牧業者在他的牛隻被撲殺後自殺

Pig culling

撲殺豬隻,照片取自CARE網站,Kyungin Ilbo攝。授權使用。

公眾批評政府未能即時提供足夠口蹄疫疫苗以避免這場因為部分人為造成的災難。

父親擁有一間養牛場的Yoo Dong-il在備受歡迎的公眾論壇Daum's Agora中,以詳細的新聞筆法[韓 文]張貼一篇文章。Yoo一家擁有121隻牲口,全部都是健康的。這些牲口在他與家人面前被宰殺,使得他們十三年的家族企業近乎垮台。Yoo說,政府所提 供的補償根本不夠,無論是實質或是精神上。宰殺當天對這名年輕人來說是無比痛苦的回憶。他的文章得到將近一千則評論,也因此受到一些當地的媒體報導。

12月21日下午三點:從政府檢疫單位來的一男一女到我們農場執行撲殺。我的父母和弟妹抗議,哭著,哀求著表達感受到的不公平。

下午五點:一個坡州市官員來訪。他對我父母下跪並且請求他們對(市政府政策的)預防撲殺措施合作(他道歉著並且(依舊)跪著求我父母。謝謝你和我母親一起哭,親愛的官員)

下午六點:父親、弟妹、還有我用高品質的動物飼料餵了我們從此再也不會見到的牛。女檢疫員拿了針筒替他們注射毒液。她是個約略三十歲的已婚婦女。她整整三夜未眠執行這項工作。她在我面前數針頭的時候吐了出來,跟我說她已經一個星期沒有辦法消化食物了。

下午七點:他們替一百二十一隻牛安樂死,一隻接著一隻,先從一隻公牛開始。殺死大隻的要花兩分鐘,奶牛則要一分鐘。有四隻牛犢三天前才出生。她拿著針筒靠近新生的牛犢說「我選錯了行」,邊啜泣著,她邊注射。再一次,她又吐了。

早上十二點:我看著我們最後一隻小牛死去。

引述自南韓一個動物權利組織,維護地球動物權益協會(Coexistence of Animal Rights on Earth,簡稱CARE),活埋動物被認為是宰殺動物最不人道的方式之一,即使政府並不建議這樣做,但許多地方仍然在執行。CARE在網路上提交了請願書,也在十二月二十八日示威抗議不人道的宰殺方式,敦促政府提供更多疫苗給豬隻。目前僅有少數牛已經施打疫苗。

部落客Siemphre揭示了預防性撲殺是徒勞的,他宣稱過去在二〇〇〇年至二〇〇二年口蹄疫爆發期間,二十一萬屠殺的牲畜中,僅有六十四隻牛隻遭受感染。這位部落客還加註,疫情控制只與政治有關。

在韓國,不只是受感染的牛,疫區方圓五公里內的牛都被宰殺。相較之下,日本只撲殺受感染的牛。歐洲則兩種措施(撲殺和施打疫苗)並行,韓國的政策屬於極 端。[…]事實上,口蹄疫並沒有治癒的方法,只有疫苗。但我們仍然受限。國家一但決定施行疫苗,要經過六個月才能確定疫情為零,這將會影響肉類出口。 而且會因此需要花更多時間和金錢來管理施打了疫苗的牛[…]我完全了解農業部的窘境。如果撲殺在所難免,我希望他們不再用不人道的「活埋」方式,大眾 也就不會再因此提出質疑了。

Pig culling

宰殺豬隻,Kyungin Ilbo為CARE攝,授權使用。

網路帳號:그래도(韓文譯為「但是」)在Siemphre前面提及的文章中發表一則評論,反應了大多數民眾的意見。他說,儘管看著動物被殺死我們很痛苦,但我們是自私的人類,能為了自己的利益施行殘酷的手段。

我們採取了世界上最嚴厲的方法來對抗口蹄疫。若是留下牲口不宰殺(以日本為例),造成的傷害會更龐大[…]當然看著豬或其它牲畜(被殺)很讓人心痛,但還是無法否認人們要吃安全的食物…我不覺得這個措施應該遭受批評。

寒冷的天氣預計將持續到下週,也使南韓的畜牧業者更加寒心。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