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獨立參選人們忙著尋求支持

江西省三位地方級人大代表獨立參選人遭阻撓參選的事件之後,來自中國其他地區的參選人還未進入競選階段就已面對不少切身問題。

這股參選人浪潮雖仍屬小眾,但卻是網路上的熱門討論話題。

在這場運動中較顯眼的參選人諸如媒體工作者李承鵬與「五嶽散人」姚博最近幾週都較少針對他們的個人參選發言(姚近來悄悄宣布他從中國日報辭職,表面上是為了他的競選工作)。另一位較受注目的候選人,徐彥,是杭州地區八0後的廣告公司員工及地方知名房地產評論家。徐被關注的焦點很大部份來自他公民教育式的競選籌備工作。

7月初,徐開始每個禮拜在網路上張貼影片,在影片中他詳細討論當選後打算重視的議題,並就諸如當前系統內的分工與區域級人大代表的特殊責任等主題進行講授。一如中國境內多數獨立參選人,徐忙著使用微博、組織志工、拜會選民與回答問題。

近日徐在微博上的一次筆戰顯示他最迫切的挑戰之一將是克服外界對他的懷疑:

//@everyoneisfree1:如果徐彥真的得到了浙江省人大的支持,我建議大家人肉一下徐彥和政府部門的關係,99.99%的可能性是裏面有貓膩。 徐:哈哈,我跟政府當然有關係1、政府應是民眾選舉;2、財政是納稅人提供。另,人大不是政府,參選也不用得到人大的支持,是要得到選民支持。 //@everyoneisfree1:回復@人代參選人徐彥: 全國的獨立候選人都遭到了打擊,唯獨你得到了人大的支持,這一點,你不要說什麼官話套話,瞎子都能看見 徐:回復@everyoneisfree1:我是有後臺,如果我做得好,選民就是我的後臺。另外,選舉不是看人大機構支持,而是選民支持。當然,歡迎你的質疑,也歡迎你調查。

接著在7月14號,徐在微博上調整他面對面問候地方選民的計畫:

【調整第一階段選民集中拜訪的安排】原計劃7月16日起開始進行的選民集中拜訪安排,調整為電話、郵件、微博私信等方式約定拜訪時間、拜訪方式後進行“一對一”拜訪。詳見下圖,

廈門地區的獨立參選人姚錦程也打算開始拜會地方選民並表示將以挨家挨戶的方式競選。今天,他在一家咖啡店外結合了Q&A與他在微博上發起的一場顯然漫無目的的募捐[zh],蒐集地方居民舊二手衣。姚為他無指定用途的募捐收集到相當數量的捐獻衣物,而且活動進行的還算順利。

在上海,生意人夏商就沒那麼幸運了。夏在微博上寫到他於7月12日遭到中國國家安全部拜訪,並宣稱接下來幾天他被通知其所營運的兩間公司,一間提供室內設計服務而另一間銷售普洱茶,被隨機抽檢要進行稅務審計。夏說上個月他的公司才毫無疑問地通過中國的年度稅務稽查。

同樣屬於阻撓參選的新聞,上文所述的李承鵬,他自家的網路服務從7月3號開始就被切斷了,並且他持續在微博上抱怨每天打給網路服務供應端的無數通電話一點效果都沒有。據報導,一位網民在印製與販售帶有獨立參選人非正式標語「一人一票、改變中國」的T恤之後,其在淘寶網的商店被關閉並遭警方調查:

江蘇省, 八0後獨立參選人何鵬也遭到警方訊問—不是因為他的參選,他說,而是因他部落格上有關地方政治的貼文。某些人認為,他在諸多獨立參選的立法者當中的娛樂性 高於嚴肅性。他較活躍於微博上,推銷自己並與追蹤者交換俏皮話,而非為其競選提出一個願景。但他同時也是少數已經製作廣告的宣布參選者之一。當他遭受質疑 時,他會搬出自己對當前政治系統與廣義民主的強烈觀點。最近一次意見交換觸及到許多人共有的恐懼—並非當前政權崩潰,而是一個可以追塑至文革的恐懼—任何對當前系統的改變伴隨著極端主義者再度掌握國家權力的可能性:

田哞的微博 “體制、民主”是人民的政權,是人民的。誰要來反?堅決人肉他!(7月12日 17:28) 棍客 回復@田哞的微博:那倒不必。告誡我的人也許是出於好意。可他們也許忽略了“憲政民主”正是解決一切民生問題的根本。或者只將參選一事單純理解為草根進入 體制而可為平民發出呼聲。實際上參選的最大意義在於告知大家,我們可以通過珍惜自己手中的一票,來逐步達成某種權利上的平衡。西瓜與芝麻的道理。(7月 12日 21:41)

然而,他似乎不介意改變政治系統的想法。在另一次意見交換當中:

作為一個基層人代參選人談“體制、民主”是對本身定位不清,你應該做的是調研並解決選區民眾關心的問題。 ——在我看來這完全是捨本逐末。當下中國沒有什麼比“體制、民主”問題更嚴重的傷害我選區人民的利益。另任何人也都有資格和必要談論“體制、民主”問題,無論他是否參選人代。

在對何鵬競選廣告(見左圖)的評論方面,一位讀者不斷指出人民的文明程度還不足以處理諸如自由、人權或民主等事務,而不危及國家存亡。他回應到:

回復@清風入簾:有時候,亂也未必是一件壞事。如臺灣的亂,為了選票或觀點政客打架公民看戲、即使總統貪腐也得關進監獄等,大約在很多大陸人眼裏已經“亂”得不成“體統”了,但其公民社會保障體系是大陸任何城市都無法相比的。 可大多數人並不會有這樣的見識。所以就需要不停的重複常識,告訴那些笑話臺灣議會打架的人:打架是傷害不到普通公民的,相反可能為他們帶來好處,因為打架者只有更多考慮公民權益才被認可。而舉手和睡覺卻絕達不到這樣的效果。政客的面子跟我們無關,政客的政績我們卻得驗收。

往南來到廣東省,宣布參選的包括高中、大學學生與律師,深圳律師李志勇(見左圖)的競選途徑結合了拉票與他的律師工作。上個週末,在一場戶外法律咨詢服務上,李在使用該場地討論他的政見之後發現自己陷入麻煩

在為社區居民提供法律諮詢的時候,宣傳了選舉法律知識,告知居民我準備參選區人大代表。社區工作站領導說不可以告訴居民自己參選的事。不再為我服務居民提供方便。OK.以專業服務居民,還是我的宗旨。我將繼續通過各種方式為居民提供公益法律服務。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