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摩洛哥:一名抗議者的故事

自2011年2月20日起,摩洛哥活躍份子便發起活動要求民主的改革。網路上出現了「二二零」運動,立刻成為動員的力量。在全國各地,運動的委員會(或協調者)聆聽人民的心聲,並將他們的不滿轉化成正式的訴求與口號,在每週日的抗議遊行裡呼喊出來。

摩洛哥政府試圖消除異議,而策劃了憲法改革,表面上會削弱君主專制政體的權力。這項改革在七月一日的公民投票中獲得壓倒性的通過。活躍份子正在反對這項提案,他們也譴責這場投票活動,稱之為不公正的公民投票。

鎮壓民主派?

Casablanca protest, May 15, 2011. Image by Flickr user Magharebia (CC BY 2.0).

卡薩布蘭卡的抗議活動,2011年5月15日。照片來自Flickr使用者Magharebia,依據創用CC BY 2.0授權使用。

除了備受爭議的憲法草案,觀察者認為政府正試圖消除民主派活動,不讓他們使用公共媒體,並且誹謗他們。

這個活動主要使用網路解釋他們的立場與觀點,常用宣傳影片、新聞稿與記者招待會與民眾聯繫,也讓2月20號的運動能持續下去,讓聲音能被聽見。不過有時,激進份子的個人敘述對民眾的影響更明顯。

一位年輕的社會學家,也是活動支持者的Younes Loukili的個人記述,是一個很好的例子。Younes寫了一封感人的信並放在網路上分享,其中他解釋了他的背景,以及他如何從原本懷疑此運動變成堅 定的支持者。這份文件在摩洛哥的部落格圈中像野火般傳開,也立即從許多平臺中得到回應,包括激進團體部落格Mamfakinch!

以下是Younes所寫:

五個月前,我並不支持220運動,雖然我那天出現在卡薩布蘭卡的中央廣場,但僅僅是個關心國家議題與轉變的觀眾,也是因為對事件和人的科學觀察感興趣。

當時,我被兩個人指責。第一,是我的太太,我常跟她討論這個議題。我堅決認為摩洛哥是一個例外,因為國家實施的改革會扼殺任何仿效埃及或突尼西亞的嘗試。 我太太反對,她認為在權力圈裡,暴政與貪污會持續存在,事實上情況比以往更糟。她堅持要去參加220運動,但因為她身體不好所以我拒絕。第二個反對我的看 法的人是我朋友Nawaf Qudaymi,他是個沙烏地阿拉伯記者,我們約好要一起去參加拉巴特的遊行,但我因睡過頭而沒去。Nawaf打電話跟我抱怨:「你怎麼可以在這樣的日子 睡過頭呢?」
[…]
無論如何,我堅定的守住我的立場,自那次後再也沒參加任何抗議活動。

但是一場意料之外的事件卻徹底改變了Younes的看法,他寫道:

3月11號禮拜五,大約是晚上十點,高血壓使我懷孕七個月的太太情況不太好,我帶她去卡薩布蘭卡的Averroes公立醫院。約 凌晨一點時,她為了救寶寶而接受了剖腹產手術。醫院要求我們將新生兒送到其他醫院的保溫箱,因為他們的空位都已經滿了。另一個選擇是去私人診所,但我得知 那邊的價錢是一個晚上2500迪拉姆(250美金)。他們說如果負擔不起,就只能和太太一起等下一個嬰兒出生。那時我明白了,有門路和賄賂就可以替我們找 到一個空位。幸好我們用合理的價錢將寶寶送到一個屬於慈善機構的診所。我太太在星期六與星期日的情況危急,每當我詢問醫生或實習生她的狀況時,他們只叫我 祈禱!

3月14日,禮拜一早上,醫生打電話來催促我去醫院,因為需要做CT檢查。醫生沒有忘了告訴我,檢查的費用是3000迪拉姆(300美金)!我照著所要求 的做了,之後我得知我的妻子腦出血,需要手術。我一直等到晚上十點,但手術並未進行。幾天後我獲悉,妻子在48小時內沒接受到檢查,超過72小時沒有任何 事發生。我心裡有好多疑問想獲得解答。然後我明白了,醫院的病房在週六與週日是不開放的,而醫生在週末是不看病的。我發現我太太是一名醫療疏失的受害者, 我得到的結論是,一般的市民沒有資格在禮拜六和禮拜日生病。

Younes繼續寫道:

我永遠不會忘記…患者的遺憾,躺在地板上哭喊著自己的疼痛,卻不能進入醫院的病房。
我永遠不會忘記…醫院走廊中充滿的惡臭。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公立醫院的藥物上花了超過20000迪拉姆(2000美金)。
我永遠不會忘記…護士的傲慢無禮。
我永遠不會忘記…醫生的高傲態度,以及他們與病人之間的溝通貧乏。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樣的混亂。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20天之後,我的太太去世了。願上帝保佑她的靈魂。

Younes下結論道:

我太太用她的生命為代價,使我相信她的觀點:賄賂依然存在,而我們為它的存在付出代價,分期付款,用我們的健康、工作、住屋與教育…

經過了這些,我明白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只是這國家每天都在發生的眾多例子中的一個。 我明白我沉默是在等輪到自己的時候。 我明白個人的要求應該變成社會的然後轉成政治訴求。 我明白220運動是唯一能夠改變摩洛哥現狀的。 我明白220運動在其他人坐著時站起來。 我明白220運動的勇氣應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我明白我會一直是220運動的一員。

願上帝保佑你的靈魂,Fatima。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