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哈薩克:語言本土化的爭議

2011 年八月初,哈薩克文化部草擬了一項法案,修正國內的語言政策。觀察家很快將此歸類為試圖進一步減少俄語使用率的舉動。根據哈薩克憲法,俄語和哈薩克語擁有同樣地位。

這項法案規定,所有國民和政府機關之間的交流,以及國家機構內部文件均使用哈薩克語。所有視覺和商業相關資訊(廣告、標誌、價目表、表格等等)也將只提供哈薩克語版本。這些改變原本要從 2013 年開始。

哈薩克過去幾年文件已漸漸採用本土語言,但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只是用哈薩克語(有時很糟糕的)譯文滿足正式文件要求,但實際處理事務仍然使用俄語。Arkhard 寫道

我想像了一下國民絞盡腦汁把申請表翻譯成哈薩克語,然後政府官員傷透腦筋要把它們翻譯回俄文的情景。結果就是原始意義難以分辨,而且處理起來更花時間。

Alpamis_batyr 不同意

你總該體認到你住在哈薩克,這名字來自組成國家的民族,也就是哈薩克族。你表現出對這個國家的語言、文化和歷史缺乏尊重。不要這麼懶惰,喚醒學習哈薩克之道的渴望吧。

俄國人 Russky 對這則新聞留下以下意見:

各位 —— 沒有一個人例外 —— 都該學哈薩克語,但是這不該導致衝突,一方大喊「你別無選擇一定要學」,一方大吼「才不要」(他們雖然這麼說,其實也知道最好還是要會哈薩克語)。[……]早晚所有國民都會了解,但必須要有大家經濟上都能負擔的語言課程。

Jelsomino 同意在要求大家使用一種語言之前,應該先提供學習的機會:

我是說俄語的哈薩克人,上的是俄語高中(蘇聯時期根本沒有其他選擇,當時只在哈薩克最大的城市,舊首都阿拉木圖有兩所哈薩克學 校)…… 走到哪裡都是俄語 —— 街上、電視上,時時如此。學校的哈薩克語教學很糟糕,因為城市裡沒什麼人真正在用。現在時代變了,鄉下人口進入都市,許多說俄語的人離開了這個國家。所以 蘇聯世代該怎麼辦?是,我們該去學哈薩克語。但是怎麼學?語言課多半很昂貴,課本水準低劣,多媒體光碟剛開始出現,但一樣很昂貴…… 我可以說簡單的日常哈薩克語,但如果政府官員要求我用哈薩克語跟他們溝通,我會覺得被政府拋棄了。

Basilio 建議要考慮其他後果:

這樣的激烈行動會導致再一次的人才流失,有專業能力但不會說哈薩克語的專家們將離開這個國家。記得九零年代,將近五分之一非哈薩克家庭(德國、烏克蘭、俄國)移民回到他們歷史上的「祖國」。

Megakhuimyak 提供另一種觀點 ——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提議:

我不討論這項法案和憲法的衝突(誰在乎 —— 我們的國會可是惡名昭彰的能在半小時內修改憲法)。更有意思的問題是為什麼要這麼做。當總統辦公室發現(文化部管理的)哈薩克語報紙刊登了反對總統的訴 求,文化部管理媒體的權利被剝奪並轉交給通訊部。當西哈薩克的激進份子暴動時,看來文化部這方面也失敗了,於是宗教委員會被從文化部中分離出來…… 文化部發現他們失去了實際的政治籌碼 —— 媒體和宗教。現在他們只有文化、非政府組織和語言。他們不痛快了 —— 於是文化部決定找個新任務,以國家語言問題為代價。

這些紛爭沒有被忽視。文化部很快撤回了備受爭議的法案 —— 官員們沒有太堅持這份草案,但是指出他們不喜歡輿論討論的走向。激情褪去,但是問題仍然存在。

縮圖是哈薩克國旗,來自Flickr用戶sly06,依據創用CC BY 2.0授權使用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