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黎巴嫩的虛擬博物館贏得審查之戰

The Virtual Museum of Censorship in Lebanon website intro - Print Screen

黎巴嫩審查虛擬博物館官網的螢幕截圖。

黎巴嫩審查制度虛擬博物館推出兩年後,目前仍在替阻礙言論表達自由的情形提供記錄。這座虛擬博物館不只記錄審查制度,同時也支持遭到審查的藝術家、提升大眾對黎巴嫩審查運作的意識、倡議修法並要求政府當局負起責任。

從博物館計畫推出之初便密切關注的全球之聲,訪問了博物館幕後組織March Lebanon的藝術家。訪談目的在於說明博物館目前的狀況,以及這個大家認為中東最自由,但其實仍深受宗教與政治煩惱所苦的國家的審查情形。

「黎巴嫩的審查做法與法律十分過時,官僚作風繁雜,」這座線上「博物館」的運動人士,在與全球之聲Thalia Rahme的訪問中如此解釋。

全球之聲(GV):作品遭審查的消息來源為何? 

審查制度虛擬博物館(VMC):我們檢查各種消息來源,確認是否某個作品的確遭到審查。通常我們會透過供應者來查實:像是書店、電影院、音樂行。通過他們,我們確認某個作品是否可取得或已部分受到審查,我們也會查新聞檔案。我們有取得像是Al Naharl'OrientAssafir等報社的授權,可以搜尋他們(從第一期到現在)的資料庫,查找審查相關新聞。此外,我們也透過情報機關資訊安全部門,以及其他黎巴嫩的審查實體來核實這些遭審查的作品。

GV: 你們有遭到威脅、警告,或承受壓力嗎?如果有,你們又是如何處理的呢?

VMC: 我們過去對抗審查時有受到壓力。我們決定不退縮,所以我們反擊而且贏了。至於博物館,許多人都試圖要詆毀我們。與資安部門關係密切的報紙及部落格指控我們親以色列、宣傳以色列利益,甚至說我們幕後有商人別有用心地在操控。很明顯,這些指控都很荒謬,完全沒有立論基礎,我們絲毫不受影響。 

GV: 網站是設在黎巴嫩嗎?可以從黎巴嫩連上網站嗎?

VMC: 可以,我們的網站架在黎巴嫩,國內民眾也可以連上網站。 

GV: 你們有聽過國外的類似計畫嗎?特別是土耳其有個稱作「思想犯罪博物館」的計畫。

VMC: 我們還沒聽過其它的計畫,不過我們也正打算替本地區的其它國家設置審查制度博物館。埃及與伊朗有人向我們表達興趣,我們正在討論發展成夥伴關係,讓計畫成形。理想上,我們會讓這地區的每個國家都有一個博物館。我們支持所有提倡以盡可能多的資訊,記錄審查言論自由案件的組織。不讓審查制度成為常態是很重要的。不對審查習以為常也十分重要。我們博物館的目標在於成為黎巴嫩人的資源,讓他們知道我們有多大程度正在被阻止看見、聽到或是說什麼。我們鼓勵世界上所有類似的倡議組織來做同樣的事!

GV: 如果大眾從國外取得這些遭禁的書籍、電影與文章,我們會置自己於危險之中嗎? 

VMC: 這要看你的「危險」是什麼意思。如果你是從法律觀點來看的話,根據黎巴嫩的現行法,那麼沒錯──攜帶被禁的作品進入黎巴嫩,得冒著承受法律後果的風險。但必須釐清的是,這絕非意指這些法律有受到尊重。如果你個人在國外買了件東西,裝在行李箱裡帶回國,資安部門通常會假裝沒看到。 

A print screen from March Lebanon homepage. The Arabic reads as follows:  Don't fear freedom, fear for it

March Lebanon首頁的螢幕截圖。阿拉伯文寫著:別害怕自由,要為它擔憂。

GV: 為什麼有時候有個作品會被禁一段時間?(舉例來說,Ahmed Moor寫的《錫安主義之後(After Zionism: One state for Israel and One state for Palestine)》就在黎巴嫩禁了大約十個月之後解禁了) 

VMC: 這個狀況歸因於黎巴嫩審查運作上的不一致。法律十分過時,官僚作風繁雜。書籍與其它作品常常在出版之後審查好幾年。這絕對不是個有效率的過程。 

GV: 最近有被禁的作品解禁嗎?像是安妮‧法蘭克?電影《茉莉人生(Persepolis)》?

VMC: 有的,常常……一本書、DVD、音樂CD或是其它的藝術形式都可能在某時點被禁,後來又解禁。很重要的一點是,不同形式的言論或藝術會遭受不同的審查模式。舉例來說,重要的書籍、電影與CD,每一次過海關都會受到審查,而且沒有明確的審查標準。

GV: 在你們的表單上,有時候審查實體這一欄是空白的。為什麼? 

VMC: 原因出在黎巴嫩古早且複雜的審查運作,有時候要確定到底是哪個審查機關做了審查十分困難。在我們的網站,我們的目標是盡可能的明確,但必須記得的是,這裡的審查程序並不透明。 

GV: 這個計畫透過群眾外包的方式取得資訊。你們會查核由大眾提交的案件嗎? 

VMC: 我們會。我們向供應者(書店、電影院、音樂行等等)查實,確認是否該作品部分或全部被禁。我們持續更新網站,提供盡可能明確且精準的資訊。 

GV: 你們如何宣傳這個計畫?推出兩年了,計畫目前的狀況如何?有計劃要把這些記錄成果帶到下一個層次嗎?像是倡議或是遊說? 

VMC: 我們的網站已經成為大家想了解黎巴嫩審查制度的主要資訊來源,其中包含藝術家、作家、記者、人權NGO、國際大使,當然還有黎巴嫩人本身。在過去兩年裡,我們的計畫成長迅速,對於我們已完成的事,我們感到很驕傲。不過,博物館只是MARCH的一部分而已。我們持續對抗審查制度,透過像是支持成為審查對象的藝術家、在大學校園裡舉辦活動、與其他NGO合作推動修法,以及提升媒體對於黎巴嫩審查現狀的意識。

GV: 可能會有人認為,某些在黎巴嫩實際未受審查的文本會遭到審查。我曾讀過一本談Marilyn Manson的書,裡頭說他要重新論述聖經。您認為他們要如何在審查機關的眼皮子底下做到?

VMC: 這又跟黎巴嫩審查運作不一致有關。審查機關常常只是瀏覽一下封面,決定是否要禁書。審查過程可以非常恣意──某本書因為含有特定標題而被禁,有相同標題的另一本書卻沒有。

 GV: 您完全反對審查制度嗎?如果是煽動仇恨或殺戮的作品呢? 

VMC: 仇恨言論藉由故意傷害他人的方式,阻礙他人自由,所以我們不認為這種言論屬於言論表達自由。舉例來說,歐洲便是如此適用。法律得處罰仇恨言論,我們也同意這樣做。不過我們這裡的審查程序並非用來保護我們遠離仇恨言論。這裡的審查都跟禁忌(宗教、政治、性等等)有關,為了建立一個思想開放且寬容的社會,這些不該放在審查第一位。我們唯一推廣的審查制度是關於兒童閱聽的訊息內容,

GV: 敘利亞發生的事件有影響到審查的狀況嗎? 

VMC: 審查活動的確有隨著政治問題增加而減少。希望審查機關瞭解有更多重要的議題值得關注。 

A print screen of the VMC homepage

VMC首頁的螢幕截圖

GV: 從推出到現在,計畫有怎樣的改變?方向上有改變嗎?是否有達成計畫目標?大眾如何反應?是否有很多人與你們接觸?比預期多還是少?從開始從事這計畫以來,您學到了哪些事情? 

VMC: 由於審查制度在黎巴嫩是持續變動且發展中的議題,所以MARCH的計畫也一直在發展。審查制度博物館的任務沒有變,但我們也持續想出一些有創意的方式,來獲得黎巴嫩遭審查作品的最精確資訊。由於缺乏透明程序與適當資源,或是因為作品是否受審查瞬息萬變,收集這些資訊變得困難。我們確實認為我們有達成目標,不過要再次強調的是,隨著黎巴嫩審查制度的狀態,這些目標一直在發展中。我們很高興看到民眾現在會對當局究責,我們認為這迫使政府在進行審查時會三思而行。我們贏了審查戰役,但言論表達自由之戰是長期抗戰。這一路上我們學到很多,也對來年的任務感到十分興奮!

本文經全球著名音樂家捍衛者Freemuse以及全球之聲委託,替Artsfreedom.org撰稿而成。本文同意非商業用途轉發,應標示作者Thalia Rahme、Freemuse與Global Voices以及原始出處連結。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