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對於在卡達的尼泊爾移工,2022世足賽是一場迎接死亡的比賽

這位尼泊爾移工在卡達世足興建過程中,因「工安意外」而死亡,照片為其兄所攝。照片來源:蓋爾‧奧蘭斯敦(Gail Orenstein)。  版權:狄摩提斯網站(Demotix) 2012年2月20日

這位尼泊爾移工在卡達世足興建過程中,因「工安意外」而死亡,照片為其兄所攝。照片來源:蓋爾‧奧蘭斯敦(Gail Orenstein)。 版權:狄摩提斯網站(Demotix) 2012年2月20日

自從卡達受爭議地拿到2022世足主辦權後,已有上千名印度及尼泊爾移工死於工安意外,去年每兩天就有一位尼泊爾勞工喪命。官方說,三分之一以上的工人是死於心臟疾病,卡達因正在準備世足賽不願透漏太多細節。

三個月前,卡達承諾要調查勞工死亡率不斷攀升的原因,並決議在2015年初立新法保障員工,內容包含改革卡法拉外勞控制系統,卡法拉系統為國營系統,可限制勞工的活動範圍並無限期綁約。

儘管卡達對人民已經承諾,近兩年卻都沒有公開報導或是調查移工死傷的人數,有鑑於此,許多人擔心卡達只是開空頭支票。在2014年12月的第一次的勞工權益報告中,卡達稱,他們已舉辦特別討論會,讓員工和雇主一起討論問題,並且已改善勞工的生活環境,外界抱著高度懷疑的態度檢視此報告。

勞工安全的爭議已經受到國際足球協會的注意,逐漸形成2022年世界盃貪腐的暴風,協會可能會撤銷卡達主辦的資格,選擇其他適合的國家。

警告: 以下嵌入的影片為勞工受虐及被剝削的畫面,包含大體被運回尼泊爾的畫面。

一位英國公會律師,同時也是工黨執行委員,在推特上憤怒地說:

六點鐘的報導指出,在卡達工作的移工生活環境依舊很惡劣,護照被卡法拉系統沒收,真的是無法無天。

駐卡達的最後一位尼泊爾大使,Suryanath Mishra,在杜哈的工作期間被召回,因為她告發說,尼泊爾人的工作環境就像是「公開的監獄」,並重申進行死亡原因調查的重要性。Suryanath Mishra同時也在推動勞工加薪,卡達花超過兩千億的鉅額投入世足賽,卻有很多尼泊爾勞工拿不到薪水,或是一天賺不到一美元

在亞洲內陸偏遠地區的貧窮家庭並不期望能改變現況,這些人們依舊收到遠方像禮物一樣寄來的紅色棺木,裡頭包裹著的是摯愛家人的遺體。

警告: 此連結文章敘述移工家庭的苦境,包含一些令人痛苦的照片。

 

國際足球協會的信譽和責任感逐漸下滑

今年,國際足球協會對於被指控貪污,僅僅釋出一份懸而未決的報告,已經許多人開始懷疑國際足球協會的信譽、懷疑他們是否會重新檢視他們的承諾。

這惡搞版的FIFA選票看起來很嚇人,但卻是不爭的事實。貪腐犧牲了應有的判斷力。

這篇貼文在推特上被分享超過三千次,嘲諷要在冬天舉辦的世足賽,也強烈暗示FIFA的貪腐。

這篇文章很好,總述了FIFA 2022年在卡達的世足賽多麼令人厭惡、貪腐、有病。

民眾們聯合抵制世足賽及國際足球會總負責人賽普‧布拉特Joseph Blatter

紀念T來了…#罷免2022卡達世足&布拉特紀念T現正優惠中!#卡達2022#FIFA

 

尼泊爾政府無能為力

卡達擁有約140萬的移民,其中40萬人來自尼泊爾,位於多哈的尼泊爾大使館在面對這些批評聲浪時,似乎沒有甚麼能力幫助這些尼泊爾人,這間大使館在2000年時成立,且目前沒有任務幕僚長。

1996年至2006年間,為期十年前的Maoist暴動讓尼泊爾面臨難關,尼政府無法為國民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讓民眾擁有一般水平的生活。自1990年起,漸漸有人民因窮困而外移工作,在千禧年之際迅速發展,這樣子的趨勢襲捲整個尼泊爾。2007年時,尼政府試著藉國外工作法令防止人口外流,為確保工人的權益。

尼泊爾政府曾向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提出報告,揭露儘管現今有這麼多機制保護勞工,例如:移工福利基金會(Migrant’s Welfare Fund)補助因工傷亡的勞工家庭、僅使用擁有政府執照的勞工機構、有專屬服務台檢查移民允許證。而國際勞工局(Department of Foreign Employment)的部分則會負責管制徵募單位、調查以及調解員工的抱怨及公司詐欺。但這些勞工的權益依舊非常弱勢。

然而,國際勞工局似乎並沒有對這些移民展現太多同情,更令人震驚的是,當尼泊爾政府提出報告時,國際勞工局手上並沒有握有任何大使館或領事館的資料,除此之外,被授權救出這些流浪勞工的國外員工促進委員會也只在年會中偶爾提到移工問題。

尼泊爾政府有系統地在做的,就是記錄死亡人數、死因、分配補償及遣送回國的資金,而僅僅透過這些方法是無法真正改善勞工們的生活水準,也無法阻止尼泊爾人到波斯灣繼續尋找新工作。

如果尼泊爾人被禁止到國外工作、遠離他們經濟困難的家鄉,亞洲發展銀行的經濟學家說:「尼泊爾會爆炸。

2010年8月31日,一架飛機正從多哈機場飛往尼泊爾的首都-加德滿都,你可稱它為不歸路。照片來源:Flickr user @elmar bajora (CC BY-NC-ND 2.0)

2010年8月31日,一架飛機正從多哈機場飛往尼泊爾的首都-加德滿都,你可稱它為不歸路。照片來源:Flickr user @elmar bajora (CC BY-NC-ND 2.0)

一位深度特別研究在波斯灣以及卡達工作的尼泊爾工人的學者-崔斯坦‧布魯斯雷(Tristan Bruslé)說,卡達政府及相關公司應擔起責任,並確保這些努力讓國家致富的員工得到平等的對待。這位學者也提出,這些尼泊爾移民可能聽不懂英文也不會說英文,他們在卡法拉系統運作下是非常弱勢的一群。

以下的影片,《卡達世足盃》由藍腳娛樂(Bluefoot Entertainment)所拍攝,這個團隊從尼泊爾工人初到卡達時開始攝影,直到他們的棺木被送回尼泊爾。

警告:此影片可能會使人痛苦。

這部影片的評論兩極,從充滿期待到不怎麼期待。

Anshuman Bhattacharya:
面對這樣的狀況,人權組織(Human Rights)在做什麼?那些人權組織的人似乎很關心恐怖份子在監獄裡如何被對待,而像尼泊爾移民這麼大的問題,他們好像在逃避責任。

Udeep Shakya:
為什麼國際足球總會對於這次的事件如此安靜?假使卡法拉系統被終止,布拉特(國際足球總會主席)和卡達認為他們沒辦法照管2022年的世足賽嗎?沒有人驗屍。人權組織應該要更強硬,而卡達應該為工人們安排好的環境。當死亡人數出來時,只會有更大的反彈,而這些反彈即將會為布拉特、卡達,以及足球粉絲帶來災難。

然而,不是每個人都同意應該責備卡達。其中一位民眾,黛安娜‧羅佩茲認為是移民的錯。

這麼糟的生活環境不應責備於卡達,這些營區會如此不衛生的原因是-人們本身使用過後不清理環境,如果這些人不清理,那誰會主動來清?難道卡達應該要雇用更多的員工,來清理這些同事生活的地方嗎?那誰又要來負責打掃清潔工的住宿環境呢?這是一個永無止境的循環,除非他們決定要從自己開始做衛生。

衛報其中一篇文章是關於尼泊爾勞工死亡人數扶搖直上的報導,而在Reddit網站上,其中一位網友的留言獲得最高的點閱率2287次,使用者是一位暱稱「housebuye」的人。

我們需要隊伍拒絕參賽,這是唯一能讓改變現況的方法。

這樣的觀點得到許多人的共鳴,其中包括國外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 Magazine)的資深編輯,丹尼爾‧艾爾特曼,這位資深編輯相信,唯一能夠帶給國際足球總會真正壓力的是球員們,尤其透過他們的代表-國際職業足球員協會

截至目前為止,國際職業足球協會有公開反對卡法拉系統,但沒有提到抵制世足;上個月國際職業足球協會說:「廢除卡法拉系統是有關人權的重要議題,這是影響到所有的勞工,也會影響到那些不斷往返卡達的球員們。」

同時,請願「解放卡達現代奴隸」的簽署即將到達一百萬,目前的數字已經超過八十萬個簽署。

但是,聯合簽署會讓現況有所不同嗎?

有些人爭議,世足賽是卡達計畫更遠大發展的臨門一腳,例如國際公司西門子很快就簽約了。實際上,西門子得到82億元的合約,野心勃勃地要在多哈建蓋新的捷運系統,同時法國以及英國公司也得到建設與諮詢顧問的合約,到處可見龐大的利益存在。

而最後,尼泊爾人民也許會反映出一些事實,上週尼泊爾唯一的國際機場因土耳其航空著陸失敗而暫時關閉,導致成千的機票被取消,也許就此拯救了一些生命。而對於那些決定要再買別張機票到卡達的人,也許我們只能猜測他們何時以及會以甚麼樣的方式再度回到他們的家鄉。

譯者:鄭媞文
校對:Bamboo Hsu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