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批評新加坡警察一文遭Facebook移除──所謂何事?

Teo Soh Lung and Roy Ngerng, another activist who has been investigated for political activities. Photos from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and The Heart Truths (Roy's blog).

張素蘭(Teo Soh Lung)(左)和另一名因參與政治活動而被調查的積極人士鄞義林(Roy Ngerng)。照片來自人權國際服務中心及鄞義林的英文部落格The Heart Truths。

當新加坡警方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搜索政治活動人士及維權律師張素蘭的公寓與電子設備時,她對此事件進行公開批評。她於Facebook 發表文章描述有關2016年5月的事件,而她的律師亦把警方搜查公寓的影片上載到YouTube。貼文和影片在網絡上廣泛流傳,轟動一時。

但是張素蘭在Facebook上最新發表的貼文卻面臨另一命運:審查。張素蘭指她譴責新加坡警方濫用權力的貼文(見下文)遭Facebook以「違反社群守則」為由而移除。

Teo Soh Lung received a notification that her post criticizing the Singapore police was removed on Facebook for violating community standards. Photo from the Facebook page of writer Kirsten Han

張素蘭收到通知,指她在Facebook發表批評新加坡警方一文因違反社群守則而被移除。照片來自新加坡部落客韓俐穎 (Kirsten Han) 的Facebook專頁。

張素蘭及其社會運動同伴鄞玉林在選舉前一天因「發表數篇網路文章及貼文,而該舉動相當於為選舉進行宣傳,在選民前往投票所前為選舉中衍生的各種議題帶來影響」而遭到警方調查。選舉當天的競選宣傳活動也是被禁止的,但這些限制主要適用於網上新聞站臺,而非個人。張素蘭及鄞玉林懷疑因他們曾積極參與政治活動而被有關當局盯上。

張素蘭在一個社會政治網站Function 8的Facebook專頁發表了一篇貼文,描述她在五月底跟警方接觸的經歷。她貼文的後半部如下所示(部分貼文已如上圖所截錄):

警方強行奪去我的財產,對我造成極度不便。他們挖掘我的資料數據;他們讀了我所有的私人文件,也知道誰是我的朋友;他們侵犯我的隱私,他們犯了罪。我很生氣,但我可以向誰求助呢?我們沒有國家人權機構,但馬來西亞、印尼、泰國與緬甸等我們認為較落後的鄰國都有這樣的機構。

這就是我的新加坡,也就是你們的新加坡,我們是一個警察國家。新加坡人會因為雞毛蒜皮的瑣事感到憤怒,繼而向警方控訴。但當警察犯錯時,我們該向誰控訴呢?

根據Function 8指,該貼文神秘地從Facebook上遭到移除:

張素蘭最新的貼文被facebook自動刪除了!! 也從曾經分享過這篇貼文的用戶的塗鴉牆上被自動刪除了。

張素蘭亦在Facebook上被禁止發布貼文一天。其後,她再次登入Facebook,證實她的貼文已被封鎖:

我加入盧洪佩(Andrew Loh)的行列了。我發表在F8 Facebook專頁的最新貼文及我在此分享的貼文都被Facebook移除了。那篇貼文名為「警察恐怖」。

其實,這並非第一次有批評新加坡政府的貼文遭Facebook審查。張素蘭舉了部落客盧洪佩一例,指他曾發表批評新加坡政府政策的貼文也被Facebook移除,並被禁止登入Facebook三天。隨後,Facebook為其「意外地」移除該貼文及封鎖盧洪佩三天而道歉。

張素蘭並沒有收到任何進一步資料解釋貼文被移除的原因。Facebook的自動信息指該貼文違反了Facebook的「社群守則」,但並無明確指出是違反了哪一條守則。

張素蘭再次在她的個人專頁發布了一條信息:

我正在測試Facebook是否有電腦故障,我不知道我可以在哪裡投訴有關我前一篇貼文被移除的情況。

新加坡部落客及全球之聲作者韓俐穎懷疑其他用戶有可能透過Facebook檢舉濫用行為的機制,針對該貼文提出投訴或檢舉。她擔心指這可能會在新加坡成為一種「消除批評的新策略」。

Facebook會以違反社群守則為由,移除一篇有關新加坡警方的權力及正當程序的貼文,這是十分罕見的──該貼文到底違反了哪一條守則呢?然而,這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很多年前我的一篇貼文也曾被移除,最近盧洪佩也有同樣的經歷。

貼文之所以被移除,有可能是因為被很多人檢舉…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種手法會成為滅聲的新策略,實在令人憂慮。

Facebook的政策文件明白表示該公司不會根據檢舉次數而決定是否移除貼文,並聲稱所有被檢舉濫用的貼文會交給審查人員去決定內容是否違反社群守則。張素蘭的貼文也有可能因違反Facebook的「攻擊公眾人物的內容」守則而遭移除。Facebook的條文如下:

 

對於出現在新聞上或擁有廣大支持群眾的人士,我們允許用戶針對這些人的職業或從事的活動進行批判性的公開討論。至於針對公眾人物的具體威脅以及直指他們的仇恨言論,我們都會加以移除。這與我們保護一般個人用戶的作法並無二致。

究竟Facebook是否把張素蘭的貼文看作是「具體威脅」呢?她文中提到她朋友誓將「放狗攻擊警方」,這可能成為此舉的正當理由。另一個不同的說法是,鑑於Facebook對平台上的恐怖活動採取高度戒備,張素蘭使用「恐怖」(Terror) 這個字眼有可能觸發了Facebook的反應。無論是哪個原因,張素蘭希望她未來在有關問題上的發言仍能在網上流傳,以便大家瀏覽閱讀。


 

譯者:So Wan Ting
校對: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