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敘利亞媒體運動者:「這真是既可怕又駭人,阿勒坡已經變成恐怖之城了」

Gnaid, center, with his newborn daughter . Used with permission.

Gnaid(中)與他剛出生的女兒及家人們合照。經同意後使用。

「阿勒坡還活著,而且不會毀滅!」

這是影像媒體記者Gnaid在2016年11月24日-也就是他女兒出生那天,在宣佈這第二個孩子的誕生時,於臉書(facebook)上所寫下的訊息。

Gnaid服務於一個提供每日新聞的媒體運動組織-「今日阿勒坡」(Aleppo Today),並與東阿勒坡的「阿勒坡媒體中心」(Aleppo Media Center)合作。透過衛星,他在阿勒坡能夠使用斷斷續續的網路,而這也是他和全球之聲唯一的聯繫方式。他與妻子、年幼的兒子、新生的女兒以及另外兩位家人同住。

他的兩個小孩都在阿勒坡遭到圍困的期間出生與成長。上週稍早,Gnaid在一連串的通訊中告訴全球之聲,敘利亞政府軍的勢力距離他的居住地僅有數公里之遙,而這讓仍留在東阿勒坡的當地民眾及媒體人士都陷入了恐慌

據報,在寫這則文章的同時,親政府的勢力已掌控了東阿勒坡大多數的區域範圍,並在俄羅斯空襲及伊朗自衛軍的掩護下,於短短數日內大規模進攻。自2012年起,阿勒坡即被一分為二,東阿勒坡由反抗軍所控制、西阿勒坡則由敘利亞當局所掌控。2013年12月,敘利亞政權丟出了這起對立中的第一批炸彈,自此以後,在化學武器與集束炸彈(註)等各色武器的夾攻之下,東阿勒坡只剩斷坦殘壁。2016年7月,政府實施了殘暴的圍城計劃,並宣佈將在數月內奪回東阿勒坡。

註:集束炸彈是將小型炸彈集合成一般空用炸彈的型態,利用數量的特性增加涵蓋面積和殺傷範圍,每個小型炸彈又稱為子炸彈,破壞威力較低,許多設計是以軟性目標,如人體、沒有裝甲的車輛或器材為主要目標。(資料來源:維基百科,CC BY-SA 3.0)

Gnaid和家人曾評估離開東阿勒坡的可能性,但他們發現諸多困難點-逃到鄰國土耳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由政府控制的敘利亞其它區域,對於(進入政府掌控區後)可能面臨逮捕、折磨甚至是死亡的媒體運動人士而言則太危險。Gnaid表示,如果他想活下來,可能唯有全面投降並高舉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肖像畫才有一線生機;他告訴全球之聲,但他的自尊不允許他這麼做,這太羞辱自己了。因此,Gnaid和家人們決定留在東阿勒坡。

12月7日星期三,Gnaid說道:「今晚的炸彈攻勢十分猛烈,這真是既可怕又駭人,阿勒坡已經變成恐怖之城了。」同時,他指控國際社會「毫無人性」:

我和我的妻子都沒有護照,我們無法離開敘利亞,但我們可以試著讓自己在阿勒坡活下來-即使是在圍城期間。這必須要有個解決方案,就像世界上的每一個人一樣,我們擁有享有自由及尊嚴地活著的權利。然而,我們的聲音卻沒有穿過這些炮彈聲傳達出去!為數驚人的平民們失去了他們的家園,並遭到暴力及炸藥奪去生命。也許我們的村落將會回歸政府當局手中,但我們仍會在我們的土地上堅持著!聯合國及所有的國際組織真令人感到不恥,你們原可以拯救傷患,但卻不願意這麼做!

Gnaid接著傳了另一則訊息:

情況真的非常不好。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正注視著人群,我不想要離開,我不想要離開阿勒坡。我很累、甚至完全筋疲力盡,但除了留在這裡我什麼都不能做,我的家在這裡。除了阿勒坡我哪裡都不要,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只能聽天由命。

12月8日星期四,Gnaid發出了他認為可能會是最後一則的訊息:

攻勢已在半個鐘頭前到達這裡了,人們正遭受巨大恐慌的折磨,尤其是孩童們。情況真的非常、非常糟糕,隨處是政府軍發動的火箭攻擊。雙方很快就會在這裡開戰。

幸好,12月13日星期二的早晨,他仍向全球之聲發送了一則語音留言:

謝天謝地,我們還好。我們還在等待,觀望著究竟什麼樣的命運會降臨在我們身上。

在此同時,他在阿勒坡媒體中心的同事上傳了一部360度全景影片,畫面中可以看見位於阿勒坡東部的Al Shaer村落已滿目瘡痍。

對Gnaid及他的家人們而言,國際社會就是眼睜睜地看著阿勒坡遭到血洗;而Gnaid表示,他們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和家人們可以安全地到達由反抗軍所佔領的其它區域、並希望戰機不會跟著人們到那裡。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