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美墨兩國對跨性別者同樣的無知:墨西哥跨性別者向美國尋求庇護的挑戰

Image courtesy: Familia:TQLM.

圖片來源: Familia:TQLM

芭芭拉雷札馬(Barbara Lopez Lezama),安妮絲蘇卡( Agnes Torres Sulca),希拉芮門蒂歐拉(Hilary Molina Mendiola),薇涵嘉莉優( Virgen Castro Carrillo)和芙南妲瓦勒( Fernanda Valle),這幾位是過去七年在墨西哥被殺害的跨性別婦女。她們的故事出現在2016年5月份由康乃爾大學跨性別法律中心出版的《墨西哥跨性別婦女人權報告》中。這份新的研究報告紀錄了數起違反墨國跨性別婦女人權的事件,導致很多跨性別婦女必須逃往美國尋求庇護。

研究人員發現墨國跨性別婦女面臨多方殘酷暴力對待,包含政府官員如警方和軍方,還有販毒集團的迫害。其他社會性因素,如家庭的拒絕接納和經濟邊緣化,都會導致針對墨西哥跨性別婦女的暴力。

這份報告呈現了跨性別婦女的人權議題在拉丁美洲是如此地「隱形」。僅次於巴西,墨西哥國內基於跨性別恐懼(transphobia,簡稱恐跨症)而犯罪的指數是拉丁美洲第二高。恐跨性別的殺人犯在過去6年來成長了十倍。

這份報告的研究基礎來源是學術和媒體資料搜尋、專家證詞( expert witness testimony)、還有與美墨兩國非營利組織倡議者的電話訪談。這份報告也試著讓美國移民法官( immigration judge)和庇護官( asylum officer,或稱辦理庇護的移民官)多了解跨性別申請者所面臨的問題。

然而,尋求庇護卻是另外一關挑戰

有些墨西哥跨性別婦女會到美國尋求庇護(asylum,基於恐懼國家政府或個別行為人迫害所尋求的合法保護)。

即使美國自身有其悠久而駭人的跨性別恐懼族群歷史紀錄(跨性別人士舉報受到暴力攻擊的比例大量高於非跨性別的女同志或是男同志),由於針對跨性別族群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與污名在墨國越發激烈,導致跨性別婦女仍舊飛逃出墨西哥。

這份報告也強調美國相關移民單位把尋求庇護變得異常困難。移民官員們辦理庇護程序時,不認為這些移民們在其原生社群裡遇到的跨性別恐懼和暴力行為構成尋求庇護的充分理由。

這個狀況,加上移民單位自身的種族歧視和跨性別恐懼,導致許多跨性別婦女尋求庇護的申請被否定、過去所受的暴力對待經驗被塗銷。在2012年,通過庇護申請的墨西哥人比例低於2%。目前並沒有數據紀錄顯示這其中有多少申請者為跨性別者,許多人因恐懼自己的性別認同而遭到迫害也讓情況雪上加霜。

對跨性別者自我性別認同的忽視

根據這份報告,美國移民法官無能分辨「性別」和「性向」認同,經常把跨性別女性和男同志這兩件事情混在一起談。報告中強調這件事的重要性:裁判官(adjudicator)能夠理解囊括在「自我認同」的這個大項目裡,「性向認同」和「性別認同」是兩個各自獨立的子項目。庇護許可的裁決經常將跨性別女性錯指為自認為女性的男同性戀。根據跨性別社會運動者,這是一個對性別認同不精確且不尊重的描述。

而這也產生另一個問題:過分強調墨西哥同志族群[權利]的微幅進步。過往的庇護許可決定是基於同志婚姻的合法化讓跨性別婦女受惠的這個前提。然而,這份報告說明,自從2010年的墨西哥同志婚姻合法化通過後,跨性別婦女不止持續面對普遍性的歧視、仇恨、暴力、警員侮辱、性暴力還有殺害,這些情況甚至越來越糟。

報告的主要研究發現之一,墨西哥LGBT權利的擴展,特別是同志婚姻的通過,導致針對跨性別族群的反作用力。對同志伴侶的合法認可,提升了社會對LGBT族群的關注,也造成了相當程度的反作用力。

在2015年,有一起針對跨性別移民的判決。對阿拉斯加、亞利桑那州聯邦地區法院以及加州中區聯邦地區法院,有上訴管轄權的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Ninth Circuit)承認,在「墨西哥跨性別婦女艾丁‧艾文德諾─耶南德茲案」( the case of a Mexican transgender woman, Erin Avendano-Hernandez) 裡,將「性向認同」和「性別認同」加以混淆,是一項錯誤。

美國移民上訴委員會(The Board of Immigration Appeals,BIA)之前判定墨西哥通過同婚合法,因此不會再造成虐待。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則判定,移民上訴委員會在他們的裁決中並未足夠充分考量跨性別議題。

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同意給予艾丁‧艾文德諾─耶南德茲(Erin Avendano-Hernandez)庇護,且認為由於墨西哥跨性別者對騷擾和壓迫是特別無能為力的,因為他們公開向社會展示他們不服從性別角色,且墨國警方還會特別針對跨性別族群做性方面或是金錢上的勒索。法院也承認,墨西哥未處理的針對跨性別者的暴力犯罪案件就像一種流行病,而跨性別者遭受殺害數量全世界最多就是在墨西哥,且使用女性荷爾蒙、穿著打扮成女性的艾文德諾─耶南德茲,就是會遭受騷擾和侮辱的對象。

這個判決在所謂保護跨性別移民權利上,仍是少數例外,倡議者們持續增加跨性別議題的能見度,特別關注的是美國的移民系統。美國跨性別法律中心(Transgender Law Center)的拘留計畫(Detention Project)主任Flor Bermudez表示:

Too often, transgender women who come to the U.S. desperately seeking safety from persecution instead find more violence and abuse in detention centers—only to ultimately be deported by immigration judges who do not understand the life-threatening dangers they face in Mexico. We need immigration judges to make asylum decisions based on the realities transgender women face in Mexico, and this report can be an important tool to educate them.

這都太常發生了,來美國尋找安全之地的跨性別婦女們在拘留中心反而遇到更多的暴力、侮辱,最終免不了被不理解她們在墨西哥會受到的生命威脅的移民法官遣返。我們需要移民法官能根據跨性別婦女在墨西哥面對的危險來判決是否給予庇護,而這份報告會是教育他們很好用的工具。

拉美裔婦女在跨越邊境時遇到的挑戰

針對跨性別社群的暴力,激起草根組織的強力抵抗且激發推動美墨兩國邊界相關規範的倡議。斑比‧薩爾希多(Bamby Salcedo)是一個全國知名的拉美跨性別倡議者,根據她的網站描述,「她不止替跨性別社群發出聲音、提高能見度,也替她生命中觸及相關的社群和議題,例如移民、人體免疫缺陷病毒(HIV)、青年族群、LGBT、坐牢、Latin@ communities等」。

在2007年,斑比薩爾希多被關在南加州的聖佩卓拘留中心(San Pedro Detention Center),這是一個自從無法符合強制性標準(mandatory standards)後便失去認證的移民中心。作為一個HIV檢測為陽性、性別認同為女性的跨性別者,斑比薩爾希多被強制分配到男性的拘留空間,且拒絕使用抗反轉錄病毒治療(HIV antiretroviral drug treatment,,或譯抗逆轉錄病毒療法)長達兩週。

在以下由Fusion所提供的影片裡,斑比薩爾希多說了一些關於過去在拘留期間所遭受的騷擾和侮辱。根據Fusion所持有的警方和醫療報告,有一個男人在拘留所廁所裡強暴斑比薩爾希多後接著打斷了她的鼻子。

斑比‧薩爾希多在墨西哥瓜達拉哈拉(Guadalajara)長大,她的生活就是在藥物、犯罪、青少年觀護所裡不斷循環。移民到美國後,她面對的是牢獄和不斷的街頭騷擾。最終她同意接受毒癮治療,此後她創建了三個跨性別官計畫和組織,包含Angels of ChangeTransLatin@ Coalition、還有「跨性別的命也是命國家行動日(TransLivesMatter National Day of Action)」

目前,斑比‧薩爾希多持續為跨性別者能見度發聲。在斑比‧薩爾希多的領導之下,主要活動於洛杉磯的TransLatin@ Coalition這個為在美拉美裔跨性別婦女權利倡議的組織,已經出版一些報告,像是「看見跨性別:美國社會中的拉美裔跨性別女性移民(TransVisible: Transgender Latina Immigrants in US Society)。談到跨性別婦女權利時,斑比‧薩爾希多說:

There is still a lot of denial from society about the existence of our community. We need to raise awareness and bring consciousness about…who we are, what are the things that need to be addressed. But we cannot do it alone; we need everyone to be on the same page, politicians, churches, schools, businesses, just our society as a whole needs to learn and understand that we are here to stay.

社會上還是有很多人否定跨性別者存在的這個事實。我們需要去提升關注和意識,讓他們知道我們是誰以及有什麼事情是需要被注重的。但我們不能只靠自己;我們需要所有人站在一起,政治家、教會、學校、商業人士,就是我們整個社會都需要去學習和了解我們就是在這裡存在著。


校對: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