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敘利亞藝術家顛覆想像:當領導人成為難民

《排排站》(The Queue),敘利亞畫家阿卜杜拉·奧·歐馬里(Abdalla Al Omari)的作品。照片取自奧‧歐馬里的臉書,經授權同意使用。

隨著難民的版面佔據各大媒體,敘利亞畫家阿卜杜拉·奧·歐馬里(Abdalla Al Omari) 嘗試翻轉政治家的人生腳本,試圖描繪當他們並非如此幸運時的模樣。

上網搜尋 《人類的脆弱》系列作品(The Vulnerability Series)。

2016 年,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獲得庇護奧·歐馬里首此發表此系列作品,並於杜拜再次展出,展期至 2017 年7月6日。

安格拉
油料/丙烯酸/帆布
200 x 150公分
《人類的脆弱》系列
於布魯塞爾@CcStrombeek展出至2017年3月8日

歐馬里說明他的創作動機

Although I knew little about the internal world of those leaders, the countless, intimate hours I spent with them have taught me more than I could imagine. Just as easily as everything worth defending can become defenseless, moments of absolute powerlessness can give you superpowers.

即使我不清楚當權者們的內心世界,但那些與他們相處、無數親密的時刻,教會我的遠比我想像的更多。所有值得被捍衛的事物,都有可能輕易地讓你頓失所依,徬徨無助的時刻,也有可能帶給你巨大的力量。

這個靈感來自於打破這些當權者的權威形象。 在部落格中,他對這位四面楚歌的敘利亞總統憐憫,即便這支軍隊經常遭受違反人權的控訴。

Even I felt sorry for (my version of) Assad. In this universe without gravity, all we can hold on to is our vulnerability. This invisible wind makes our chest heavy, yet, mysteriously propels us back on our feet again. I have convinced myself it is the strongest weapon humankind possesses, way more powerful than the trail of power games, bomb craters and bullet holes in our collective memories. Vulnerability is a gift we should all celebrate.

我對(我的作品版本的)阿薩德深表遺憾。在這個無重力的宇宙裡,我們能緊抓住的只有脆弱。隱形的風讓我們的胸臆沉重,卻像謎一般推動著我們的腳步再次前進。我說服我自己,這是人類擁有的最強悍的武器,這比在我們共同記憶裡存在的權力遊戲、彈坑還有彈孔來的更有力量。脆弱是我們都該歡欣慶祝的禮物。

接受比利時電視節目 De Afspraak 專訪時,歐馬里表示,心中有一股「奇異的同情」蔓延至其他當權者身上:

Everyday I was waking up with them and on my walls.. And there was a moment I had this strange feeling of empathy towards them after seeing them for so long. And this vulnerable state, looking at you, having eye contact with you all the time, telling you that ‘we are vulnerable’, we are weak, even them, I had this feeling of ‘wow, I could even empathize with them’.

每天,我和我的牆壁與「他們」一同醒來,而在凝望他們如此一段時間之後,我總感到一股奇異的同情。在這樣脆弱的狀況下,他們跟你眼神接觸,告訴你:「我們是脆弱的。」我們都是脆弱的,何況是他們,我有一種「哇,我也能同情他們」的感覺。

除了阿薩德,這系列作品同樣描繪了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現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mir Putin)、法國前總統薩科奇(Nicolas Sarkozy)與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伊朗前總統阿赫瑪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up Erdoğan)、英國前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以及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

「這其實是我個人的想法,將他們放在和難民一樣脆弱的處境,因為他們總是看起來如此光鮮亮麗而偉大。」接受 De Afspraak 訪問時候,歐馬里表示。

他廣為流傳的《川普像》靈感源自於巴勒斯坦裔敘利亞難民阿布杜‧哈林姆‧阿塔爾( Abdul Halim Attar )的經歷。

阿塔爾來自敘利亞大馬士革的雅爾矛克難民營(Yarmouk camp),和數以百萬計的敘利亞難民一樣逃亡至黎巴嫩。他在貝魯特街頭抱著女兒賣筆的身影,佔據了許多媒體版面。《川普像》裡頭,小女孩的衣服跟阿塔爾女兒的如出一轍。

阿卜杜拉·奧·歐馬里《人類的脆弱》系列。圖片取自臉書,經授權同意使用。

同樣地,2014 年他也複製了那張惡名昭彰的照片—雅爾矛克難民營裡排隊領食物的身影

雅爾矛克
壓克力顏料/帆布
140 X180公分
2016年
《人類的脆弱》系列

歐馬里的作品在網上得到諸多關注,其中一支 AJ+ 的影片擁有 1,200 萬的瀏覽人次。影片裡,他表示:「各國領導人應該負起部分責任。與敘利亞難民交換身分,或許他們可以體會到脆弱。」

曾經獨立參加美國總統大選的社會主義候選人瑪莉‧斯科利(Mary Scully)建議,可以更進一步地採用虛構的畫法描繪世界領導人們:

There is another preferable way to portray them: in prison uniforms after they've been prosecuted for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還有另外一個更好的表現方法就是:讓他們在以「違反人權」被起訴之後身著囚衣。


校對: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