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在馬其頓共和國 傳統料理「甜椒醬」一直是個發燒話題

Une casserole d'ajvar, photo : Radosnica,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一大鍋甜椒醬。圖片來源:Radosnica,經Wikimedia Commons授權取得轉載許可(CC BY-SA 3.0)。

製作甜椒醬(ajvar;塞爾維亞語:ajвар;保加利亞語:aйвар;馬其頓語:aјвар)─這個在巴爾幹半島最神聖傳統料理之一,以紅甜椒為基底的調味料─近幾年來在其發源地馬其頓共和國面臨了意想不到的障礙。

這個冬季食物的烹調準備是馬其頓的秋季特色之一,而其所代表的意義遠超過僅僅是一道料理:它所擁有的是文化上的,一種近乎宗教儀式般的價值。「甜椒醬」通常是一件讓親朋好友或街坊鄰居團聚在一起的事務。

而居住在馬其頓的外國人當然也不會忽略這項特色,現任駐馬其頓的荷蘭大使最近就發送了這樣一則推文:

Préparation longue, mais résultat excellent. Ajvar et lutenica.

甜椒醬和蔬菜辣醬[fr](lutenica;塞爾維亞語:љутеница;保加利亞語:лютеница;馬其頓語:лутеница)都需要費時料理,但成品令人驚艷。

對於如此重要的一道傳統料理,不禁讓人對馬其頓政府多年來採許限制製作甜椒醬的措施感到訝異。從2006年至2017年統治馬其頓的民粹政府,在2008年時採取了盡失人心的手段:表決通過禁止在公共場所烹煮甜椒醬。

Pour la légalisation

支持合法化

Griller les piments, première étape de la préparation de l'ajvar

烤紅甜椒是甜椒醬料理的第一步驟。

如果是地主就可以在自家的院子裡烹煮甜椒醬(就像美國人在庭院烤肉一樣),但住在公寓的居民們被禁止在草坪、車庫前或其它公共區域做他們過去30、40或50年來一直在做的事情。

根據馬其頓自由新聞網(Libertas.mk)的報導,「公共清潔法」規定,任何人在公共區域使用金屬爐具,將遭求處50歐元(約新台幣1,780元)的罰款。此報導寫道:「然而,當地一些民眾表示罰款必要的」。

在2016年,像這樣悲喜交加的事件層出不窮,其中大多是老人或窮人,因為在戶外烹煮甜椒醬而遭到逮捕或開罰。許多觀察家都將警察的干涉行動視為政府將想要把人民對國家的恐懼注入民間的一項騷擾案例。

在2017年5月底新上任的馬其頓政府,對於烹煮甜椒醬採取了更寬容的態度。到目前為止尚未有任何警方行動的相關報導,但許多馬其頓居民對於上一季發生的事件仍然記憶猶新。

Tweet : Il y a longtemps de cela, en 2016, tout allait bien dans le pays, sauf la préparation de l'ajvar dans les espaces publics.

Titre du lien : “Une dizaine de personnes reçoivent une contravention pour avoir fait de l'ajvar”

一則推文:很久以前,在西元2016年,我們的國家萬事皆可行,唯獨不能在公共場所烹煮#甜椒醬

連結標題:「十幾位民眾因烹煮甜椒醬而收到罰單」。

因為烹煮甜椒醬或其它各式各樣的冬季食物(如:醃漬品;即「zimnica」)在2016年以前從未遭到警方干涉,民眾在吃驚之餘也被警察當成現行犯逮捕。違法的事件總是被拿來幽默一番,但還是有些人會挑釁一下:

Image du haut, montrant des membres du précédent gouvernement, accusés de corruption : “Ce sont des innocents”

Image du bas, montrant des gens préparant l'ajvar : “Ce sont des criminels”

上圖:被指控貪污的前政府官員─「他們是無辜的」。

下圖:正在準備甜椒醬的民眾─「他們都是罪犯」。

在準備這個國內備受喜愛的冬季食材可能會觸法的情況下,馬其頓的社群媒體用戶因此持續地提醒去年發生的事件。

臉書和推特上的一些反響在發文的一年後仍然重新出現在馬其頓人民的動態時報上,並持續地被轉發和獲得按讚數:

Pardonnez-moi mon Père parce que j'ai grillé. #аjvar

爸爸請原諒我,因為我煮了#甜椒醬

Il n'y a pas de fumée sans ajvar.
– Ministère de l'Intérieur

有煙的地方就有甜椒醬。
─內政部長

有些網路用戶,例如Sonja Zafirovska,則加入了Facebook的論戰

2035 година
Бабо, зошто лежеше во затвор?
– Синко ме фатија на лице место како правам Ајвар и слушам Српска музика.

En 2035 :
Grand-mère, pourquoi tu as fait de la prison ?
– Fiston, j'ai été prise sur le fait à préparer de l'ajvar en écoutant de la musique serbe.

在2035年:
奶奶,妳以前為什麼會被抓去關?
─乖孫,因為我被抓到邊聽塞爾維亞音樂邊煮甜椒醬啊。

Boban Bobby Dimovski如是問

А дали ако моите купиле пиперки за ајвар и ме тераат да им помагам се рачуна као семејно насилство???

Et si mes parents ont acheté des poivrons rouges pour préparer l'ajvar et qu'ils veulent que je les aide, ça sera considéré comme de la violence domestique ???

所以如果我爸媽買了紅甜椒要煮甜椒醬,然後他們要我一起幫忙,這樣會被當成是家暴嗎?

Aleksandra Milenkovic Vasilevski分享了一則標題為《為了摧毀一個危險的地下甜椒醬烹製組織,三人被嚴重燒傷造成五度灼傷》的嘲諷文章連結,接著評論

„Можеби киднаперите на деца, педофилите, силувачите, дилерите на дрога и оружје, функционерите кои украдоа милиони се на слобода, но конечно се чувствувам слободен и безбеден, можам мирно излезам пред зграда без да бидам нападнат од мирисот на ајвар“ ….ееее тоа ти е МК

“Peut-être que les kidnappeurs d'enfant, pédophiles, violeurs, trafiquants de drogues et d'armes, fonctionnaires ayant volé des millions sont en liberté, mais évidemment je me sens libre et en sécurité, je peux tranquillement sortir sans me faire agresser par l'odeur de l'ajvar” ….. aaaah c'est ça la Macédoine.

「也許兒童綁匪、戀童癖犯、強姦犯、毒販與軍火販和偷竊金額達上百萬的官員都逍遙法外,但我還是覺得好安全、好自由,因為我可以安心地出門而不被甜椒醬的味道侵襲⋯⋯」啊~這就是馬其頓共和國啊。

儘管警方的壓力大幅緩解,街道上也重新瀰漫著甜椒燒烤的味道,但事實上,年輕一輩的人已經很少會費時料理甜椒醬了。

繁忙的現代生活已經不時興手持木勺跨蹲在大火爐旁度過週末了。由於罐頭工業的進步,許多大企業已經開始生產品質能媲美「外婆的味道」的甜椒醬,對於一個能經得起改朝換代的傳統料理而言,這會是一個更強大的威脅。


譯註:

本文所稱的「馬其頓民粹政府」,是指2006年至2016年間由中間偏右的馬其頓國家統一民主黨(VMRO-DPMNE)領導的政府。而本文所稱的「公共清潔法」,指的是2008年8月12日在馬其頓國會通過的《Law on Public cleanliness》。

2006年,VMRO-DPMNE在國會120席中取得45席,並邀請取得11席的阿爾巴尼亞民主黨(Partia Demokratike Shqiptare,簡稱PDSH)和其他取得個位數席次的小黨組成聯合政府,此舉激怒了該國最大的阿爾巴尼亞裔政黨民主整合聯盟(Democratic Union for Integration,簡稱DUI,或譯民主結合聯盟,當年取得16席),更積極鼓吹阿爾巴尼亞裔社群的反政府行動。

在2008年的大選中,VMRO-DPMNE取得過半的63席,並改與拿下18席的DUI共組聯合政府。然而,聯合政府對於2010年示威行動進行鎮壓,引發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簡稱SDSM)等個在野政黨強烈不滿,在各黨抗議及歐盟及美國對暴力事件的關注等壓力下,2011年國會提早改選,但VMRO-DPMNE仍以56席維持最大黨地位,並仍和取得15席的DUI組閣,此時國會只剩五個政黨取得席次,小黨近乎消失。2014年,兩黨又因總統候選人推派問題意見不合提早改選國會,VMRO-DPMNE最終以61席維持最大黨地位,並且仍和取得19席的DUI組閣。

2016年12月,馬其頓完成議會大選,經歷了一連串的動盪,終於在2017年5月的最後一週,由SDSM領袖佐蘭·札耶夫(Zoran Zaev)擔任總理組成新政府,終結了VMRO-DPMNE這10年來、和DUI這8年來的執政。

2017年4月28日,一群示威者衝進國會,打傷當時還是在野聯盟領袖、也是選後國會多數領導者「總理侍位者」的札耶夫,抗議在野聯盟以「不符議事程序」的方式選出阿爾巴尼亞裔的國會議長。

理論上,在國會取得51席的原執政黨VMRO-DPMNE,隨著取得49席的SDSM和其他阿爾巴尼亞裔各黨組成聯盟後,在國會已經不具優勢,總統格奧爾基·伊凡諾夫(Gjorge Ivanov;馬其頓總統為民選的虛位元首,任期五年,伊凡諾夫的任期在2009年開始)應該任命札耶夫為總理;然而,對阿爾巴尼亞裔毫不偏好的伊凡諾夫卻不顧歐盟、北約的警告,強力反對札耶夫與阿爾巴尼亞裔的聯合,直到4月份的這場攻擊,才讓新政府順利組閣。

新政府的重要任務,除了要調解選舉期間被激起的民族衝突,還有與歐洲進一步整合的問題。馬其頓的入歐談判,因國內改革進度緩慢,以及馬其頓與希臘之間的國名紛爭(希臘一直認為馬其頓使用這個名稱根本是「文化竊賊」),陷入長期停滯。這十多年來至今,政府一直相信繼續穩定國家的唯一方法,是讓國家成為歐盟及北約的一部份。因此,甫上任的外交部長尼可拉·狄米崔(Nicolas Dimitrov)在6月2日首次電視訪問中談到,會恢復與希臘關於國名的談判,並強化民主,致力於成為一個「歐洲國家」。至於國名要不要改?該怎麼改?這些問題都可能在未來以公投方式解決。

事實上,這正是為何馬其頓先前的政府加強取締在自家庭院烹煮甜椒醬行為的原因之一。根據Macedonian Information Agency一篇文章指出,《Law on Public cleanliness》的公布,是為了配合歐盟的環境保護法規而做的國內法修訂,限制民眾在公共場所烹飪,避免釋放煙霧汙染環境。但這樣的法規確實可能造成馬其頓飲食文化傳統的絕跡,因此目前的政府已經鬆綁了部分規定。

2016年12月馬其頓國會選舉的相關新聞,可參閱全球之聲《馬其頓的阿爾巴尼亞人跨越族群界線,投票反抗執政黨》。


校對: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