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白人救贖者與賴比利亞的學校

2016年9月19日,More Than Me創辦人Katie Meyler攝於賴比瑞亞Wikimedia Commons上。圖片取自More Than Me官方Flickr頁面。

日前,美國調查性媒體計畫 ProPublica公布了一篇名為《未被保護》(Unprotected)的調查文章,內容是講述發生於More Than Me (MTM)組織中所發生的大規模性虐待醜聞;MTM是一個主要以辦學來援助賴比瑞亞蒙羅維亞西點地區處境危急女孩的非政府組織。這次揭露的事件讓許多人質疑這麼粗糙明顯的失職怎麼可能發生,但是由MTM這類NGO所經辦的私立學校在非洲各地一間接一間地冒出頭來,每一次都是由一名懷抱利他主義的理想主義者所發起的。

MTM創辦於2008年,創辦人是美國籍的Katie Meyler以及賴比瑞亞籍的Macintosh Johnson;Meyler對於MTM的使命懷抱著福音派風格的信仰,這幫她從國際援助者、名人以及慈善家手上募得了8百萬美元的善款。自成立開始,MTM的規模不斷擴大,發展成一個辦了19所不同學校收容超過4千名學生的組織。

Meyler和 Johnson兩人實際上缺乏教育或發展工作相關經驗;但是在賴比瑞亞這個有60%學齡兒童失學的國家,Meyler搖身一變為救贖者般的存在,能夠為賴比瑞亞元氣大傷的教育制度補足缺口。

2013年,因為2萬5千名高中考生全在國家會考中失敗,賴比瑞亞總統Ellen Johnson Sirleaf把賴比瑞亞教育制度評價為「一團糟。」賴比瑞亞正從內戰以及伊波拉病毒危機所造成的傷害中恢復,該國政府迫切需要解決辦法,於是轉向尋找國際援助者以及善心人士的支持。

在MTM學院的開學日上,Sirleaf總統曾公開讚美Meyler,表示她最希望在她的國家中,「Katie Meyler的組織能盡可能擴展到更多的社區中。」

在幾乎沒有任何法律限制、要求或阻礙的情況下,Meyler將MTM發展成一個聲名卓絕的組織,在社交媒體上傳播該組織迷人的救贖故事。

沒有後果的譴責

然而,到了2012年底,針對Johnson的性虐待相關流言指控已經開始在MTM社群中流傳了。但當時,Meyler在菁英階層慈善家中地位節節高升,成為一名「慈善明星」,贏得了JPMorgan Chase所頒發的1百萬美元獎金,並因為她在伊波拉危機後續處理上的努力,獲選為《時代雜誌》2014年年度人物。根據ProPublica,早在2011年,Meyler就開始對於Johnson對年輕女孩的癖好有所懷疑,但是這對伴侶之間的關係藕斷絲連,讓她無法採取快速、決斷的行動來應對Johnson的行為。MTM校護Iris Martor解釋,其他懷疑Johnson的人也遲疑地不敢出面舉報,因為他們擔心Meyler會選擇自己的男友而不是學校的女孩們。

ProPublica的調查證實了Johnson性侵並虐待了1/3的女學生,當中有些人只有10歲大。MTM的員工最終在2014年向警方通報了Johnson的罪行;他被監禁並接受後續犯罪調查及聽證會。在Johnson被監禁期間,Meyler持續與他溝通,但並未參加他的聽證會。Johnson在最終判決出來之前就因愛滋病過世。ProPublica證實,遭Johnson性侵的女孩當中有數名有感染了HIV病毒。

一開始,除了聘用Johnson之外,MTM否認該組織有任何做錯的地方。MTM委員會成員聲稱,MTM滿懷對著兒童權益以及兒童保護的承諾,創造了一個「安全的環境」。Meyler則把自己說成是另一個被Johnson所欺騙的受害者,表揚那些通報此事的女孩,聲稱將更努力保護這些女孩。MTM為Johnson的部分受害者提供了獎學金以及住宿,但是其他人則轉學離開,而至少有一人回歸到了流落街頭的艱困生活。

白人救贖者與脆弱的國家

現在,MTM繼續與賴比瑞亞政府合作運營學校。2016年,賴比瑞亞教育部依照賴比瑞亞教育進步計畫(Liberia Education Advancement Program),開啟了賴比瑞亞夥伴學校(Partnership Schools for Liberia)相關合作,將近1百所學校外包給營利及非營利NGO組織,包括了MTM、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ies(目前也因運作不當而被調查中),以及Rising Academies。

賴比瑞亞國內及海外的教師聯盟,此外還有反對非洲學校教育私有化的發展產業專業人士,發聲譴責了這個計畫。然而,儘管該計畫第一年得到的成果有好有壞,賴比瑞亞政府計畫在2019年加倍外包的學校數目,而此舉在非洲大陸是日益風行的趨勢。一項研究預估,到了2011年,在非洲有1/4兒童,也就是6千6百萬個孩子將會在私有化的學校中就讀。

在賴比瑞亞的7個現任夥伴中,有超過半數是由不是非洲裔的白人所創辦的,它們由慈善利他使命感所驅使,但對於當地沒有脈絡性的知識理解。種族、性別以及特權在MTM以及同類組織的形成上扮演重要角色。Meyler身為一名美國白人女性,得到了許多身為賴比瑞亞黑人可能無法得到的許可,前MTM理事會成員Chidegar “Chid” Liberty向ProPublica表示。

「對於正確的政府架構缺席的情況下,事情會有多糟糕,一般大眾根本是無知的。」目前在蒙羅維亞從事兼職工作的Liberty表示,他是一名賴比瑞亞裔的美國人。

Meyler任性的無知與「白人拯救者情結」偕手出現,白人拯救者情結一詞意指感到有必要去救助非白人的白人,這種心態深植於殖民主義以及種族歧視的歷史當中,持續地延伸黑人非洲「不文明」的可恥刻板印象。作家Teju Cole稱之為「白人救世主工業情結」(White Savior Industrial Complex)— 因為很明顯地透過干涉他人的生活是有利可圖的。

在ProPublica的紀錄中,2015年離開MTM理事會的Liberty繼續說到,他認為該組織「在這個針對女孩的巨大結構性犯罪中確實扮演非同小可的角色。」

「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每個參與的人某種程度上都要負一點責任。」Liberty表示,指出Meyler和該組織的白人特權反映在MTM組織調性以及行動的每一面向。

擴大還是縮小規模

賴比瑞亞預計要擴大私立-公立學校夥伴關係的計畫在非洲大陸上是史無前例的。從比爾.蓋茲到馬克.扎克伯格,這群被ProPublica稱之為屬於「環球問題解決者稀有圈子」裡的慈善家在與當地政府合作時都無法避開懷有掠奪性的目的。這個圈子知道投資非洲教育有私利可圖,也知道如何將這種野心權宜在利他主義的偽裝之下。

學校私有化的倡議者則堅持,私立學校的辦學成效就是比那些搖搖欲墜的公立學校要好。但是如同MTM的崩潰所示,他們狂熱地堅持要快速擴大學校私有化的規模,這除了為他們的情感以及財務投資提供快速回報之外,也可能會造成史無前例大規模的違害人權情況。

如果諸如賴比瑞亞等國家無法認知到教育應該是國家應該要保障的普世人權,那麼它們想要改變國家教育體制的努力就只能持續仰賴MTM之類的組織來填補空白。

在2018年10月14日張貼於MTM官網的公開信中,Meyler在組織內部進行ProPublica調查報告裡所稱的指控期間,她將暫時卸下CEO的角色。

無可爭議地,她將己身在發生於MTM學校內部恐怖罪行的相關責任推得一乾二淨。Meyer把這群蒙羅維亞最脆弱的女孩當成她福音教派中「救贖」的幻想,令人恐懼的是,這種幻想已失去控制,對女孩們造成了傷害,語言中全是那種「行善者」推動發展的比喻。

但任何一個在非洲待過的人都認識像Meyler這樣的人,可能還會在己身的任務中認出Meyler一般的理想主義。儘管受到許多批評,但實情就是,在這塊大陸上,1兆7千3百億美元產值的慈善產業相當興盛,提供那些年輕理想主義者擁有自由,能夠實現他們的救世主幻想,卻把當地脆弱社群當成了代價。從Instagram到TED的演講,全球的慈善唱詩班都已然準備好接受下一次的布道。

特權以及缺乏能力兩者有效地混合在一起,通常會造成嚴重的問題。我自己也犯過一些類似的錯,我也認識有朋友、同事以及之前的學生也曾在這些他們缺乏經驗或知識的發展計畫複雜性上栽過根頭。實際的發展需要時間,沒有特效藥存在。

不是每個發展計畫都像MTM的計畫一樣脫序,也不是每個在非洲工作的人都是白人。當然,能力種族、階級以及性別。但是Meyler的故事是一個信號,是喚醒整個組織的急迫鈴聲,當提到發展時,結構、團結、可信度以及正直都要納入考慮—還有讓我們思考,我們是否還要以這種方式繼續進行發展工作。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