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Egypt 埃及 來自 一月, 2007

25 一月 2007

阿拉伯:包著穆斯林頭巾的娃娃在突尼西亞引起爭議

這是身著穆斯林婦女頭巾(Hijab)的芺拉(Fulla,取名自地中海沿岸一種茉莉花,是敘利亞「新男孩」玩具設計公司在2003年11月所推出),從墮落西方的芭比娃娃改良而來。 這個芭比身著穆斯林頭巾(Hijab)以及伊斯蘭服飾-有著長袖的長袍。她對許多穆斯林世界的家長而言如同恩賜般,因為他們樂見他們的孩子玩著符合社會傳統和宗教責任的娃娃。但在此時,埃及的部落客Ahmed Shokeir對於突尼西亞當局不樂見此一娃娃,並以一些證據不足的理由將這些娃娃從商店裡沒收,寫下他的厭惡: 芺拉是幾年前由玩具公司從著名的芭比改良而來的阿拉伯娃娃。她合乎常理的看起來就是阿拉伯模樣,或是更明確的說,是海灣阿拉伯模樣,身著海灣阿拉伯世界的人們慣常穿著的服飾(譯註:海灣阿拉伯包括了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巴林,卡逹,阿曼,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見Wiki的介紹)。 娃娃的製造商確保娃娃娃穿著穆斯林婦女的頭巾以及沒有遮住臉部的罩袍。但你不知道,突尼西亞當局以芺拉的穿著有散播教派主義為理由,逕行查禁和沒收娃娃、 以及印有娃娃肖像的其它物品(例如文具或書包)。有一位記者說,他擔心小朋友提著印有芺拉照片的書包將會遭到逮捕或訊問。 (譯註:依照區域的不同,穆斯林女性的服裝也有不同。Hijab是從阿拉伯文而來,意指頭巾,,在西方社會最常見的一種,是包裹住頭和頸部,但不遮掩臉部。保守的如niqab和burqa(中文/英文); 前者屬沙烏地阿拉伯形式,完全遮住臉部和身體,但露出眼睛;後者常見於阿富汗,在眼部則有網狀開孔。在服裝上,al-amira是包括了一件長袍以及符合 頭型包裹至頸部的頭巾;shayla也就是本文中所稱海灣阿拉伯型式,長袍以及一條長方型的頭巾圍住頭部,頭巾的下襬則固定或圍繞在肩部附近; khimar型式的頭巾常見於北非的穆斯林,是包裹住腰部以上,包括頭,手,肩膀,但露出整個臉部;chador是伊朗婦女出外穿著從頭長及腳踝的一種罩袍。而突尼西亞當局則鼓勵婦女依照當地傳統衣著莊重即可不必穿著頭巾。更多關於Hijab的資料以及穆斯林婦女為何要穿著Hijab,可參考WIKI以及BBC的介紹) 在埃及,同時要注意的,部落客Kareem Nabeel Suleiman被指控在網路上書寫褻瀆伊斯蘭和造成教派衝突而逮捕,他在1月25號再度出庭,但法院拒絶他的交保。 22歲的Suleiman由於他在網路上的文章被指控有褻瀆伊斯蘭以和誹謗埃及總統的嫌疑,在11月遭到逮捕。 部落客伙伴Wa7da Masrya在法庭,告訴我們發什了什麼事。Kareem的律師,記者和其它的部落客,Wa7da Masrya則在早上九點來到法院: 她說,今天我們等了很久,在把電視台的採訪拍攝開庭過程的人員趕出法庭後,我們也快要被趕出去了。法庭方面也禁止任何人拍 照。 Dream TV的一位採訪人員出席在庭上,但也被禁止拍攝開庭的過程。Kareem從車庫偷溜進法庭但沒有人看到他。法庭方面甚至禁止我們坐在法庭之內,直到 Kareem的案件宣判。 Wa7da Masrya繼續說, 法庭休息時,我們聚集在一起坐在法院外面等待判決的結果。當時,一些記者找我們談,試圖知道我們是否同意...

6 一月 2007

海珊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廢爭議

人權影片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過去四個月,我們試圖介紹和脈絡化一些我們覺得有必要讓廣泛的閱聽人看見及辯論的影片。今天以特別介紹的是一個全新的人權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萬人一樣,在網路上找到這影片-或是你決定不看。某個人-你的朋友、同事、或親朋好友-也許轉寄這影片給你,或打電話給你提及這影片。你也可 能已在電視新聞看過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樣,你很可能對這影片有意見,因為它使得2007年的一開始就讓人難以忘記。如同政治漫畫家blackandblack’s畫的: 點這裡在新視窗進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還對「看管」(sousveillance)會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麼疑慮,海珊的影片應該能打消所有懷疑。海珊,這位前任伊拉克獨裁者,他被處決的過程被手機全程拍攝,而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過的網路影片之外,特別之處也在於它重新燃起了人權議題上的一個長期的、全球的爭議:死刑。 伊拉克的部落客Raed Jarrar在他的部落格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個人覺得,這是我所看過最使人心神不寧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請注意…. 從伊拉克政府對非官方版影片的憤怒,和許多主要媒體報導中的矛盾反應(詳見阿爾巴尼亞籍英國記者/攝影師Onnik Krikorian的說法)來判斷,他們是唯一對攝影手機能通過安全檢查夾帶進入死刑執行室真正感到驚訝的。如果拍攝影片的人在絞刑執行前交出攝影手機,世人絶對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靜、謹慎剪接、細緻淡出的背後。 真正從海珊的影片所浮現的故事,是政府對海珊死刑執行過程的說法,與實際上更為混亂的事實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這激發了人們-以及許多部落客-去思考我們生長的這個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質和適當性,至於海珊此生的功過,則較少受到討論。 聯合國和非政府組織對海珊死刑處決的批評… 不能忘記的是,國際社群仍舊對死刑持反對意見,聯合國國際人權宣言[各國語言版本的語音檔在此]中將生命權奉為上綱,儘管新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他上任的第一天需要重提此一宣言。的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Louise Arbou直接向伊拉克政府呼籲,延後二位共同被告-海珊同父異母的哥哥以及情報顧問Barzan Ibrahim al-Tikriti,和前革命法庭庭長Awad Ha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