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伊拉克的部落格狀態

伊拉克部落客對主流媒體來說有點麻煩。這些部落格文章的品質很高,有時部落客甚至能提供比記者更好的新聞,然而該怎麼利用呢?有些媒體用對了,忠實的將部落客們正在談論的事務報導出來。例如這篇廣泛被閱讀的美聯社報導。有些媒體就真的搞不清楚狀況,只會用部落格的形式來製造自家的新聞。親愛的媒體公司啊,看起來像個部落格並不會讓你的新聞變得比較好。伊拉克的新任總理上任了,部落客也紛紛表達他們這位新總理的第一印象。這篇報告包括了伊拉克媒體的現狀、傳承自上一代的箴言、部落客如何融入英國社會…還有很多很多!
如果你這禮拜只看一個部落格,就讀這個

閱讀這篇文章你將會感受到她的悲傷。Neurotic Wife用故事交代了她自己與她生命中的伊拉克。她某天傍晚走路回家,看見一個女孩獨自坐在人行道上。他的名字叫做Wa'ad。她問Wa'ad她的家人去哪了:他們拋棄了我…我們曾經是個大家庭…有很多小孩玩在一起、笑在一起…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曾經有鄰居…很多很多…他們常常來拜訪我家,在美麗的庭園中一起喝下午茶…但是他們也拋棄我了…我為甚麼這麼問我不知道。她邊說邊掉淚,眼淚流下她的臉頰…我不知道為甚麼…自從我的家人離開我之後,我去我鄰居家門口敲門…但他們一看到我…就把門狠狠關上…我不知道為甚麼…但是我保證…我保證我會回來…


但這個故事其實是個隱喻,Neurotic Wife做出了承諾:

我保證我會一直待在這裡…我會一直等待,等著他們…因為我就是Wa'ad…我是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Wa'ad永遠不會放棄…伊拉克的Wa'ad被我的家人拋棄…被我愛的家人…伊拉克的Wa'ad被她的兄弟姊妹拋棄…他們是我關心的兄弟姊妹…我的鄰居曾經傷害過我,不是一次,也不是兩次,而是百萬次…但我保證…我保證我會回來…因為我就是Wa'ad…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承諾…


解開死結
伊拉克有了新總理,而在他被選出前,Neurotic Wife就開始對這整個過程感到噁心

「我無法理解,為甚麼這些被稱為政治人物的傢伙不能好好坐下來做出決定…他們到底關不關心他們的人民???他們在乎嗎???又要爭奪大位了…Al Jaafari下台了,但你認為有哪個被提名者比他好到哪裡去嗎???….

我對此感到萬般噁心與厭煩…就如同我字面的意思…我問我自己這些事情可能好轉嗎…伊拉克何時才能恢復正常???希望存在嗎…你能告訴我哪裡可以找到希望嗎,因為我已經忘記了..」


然而她住在美軍嚴格管制的Green Zone,你可以想像一下住在「Red Zone」會是甚麼景況。
Chikitita告訴我們他參與的所有伊拉克選舉概況。從海珊1995年舉辦的公投開始:「我當時還只是個小孩,當我看到我兄弟姊妹怕得半死去投下贊成票時,我笑得亂七八糟」。接著是第一次選舉:「我選了前伊拉克王朝的後代,不是因為他是個精明的政治人物,我只是覺得這傢伙看起來長得不錯,乾乾淨淨的,起碼他在阿拉伯聯盟高峰會時不會讓我們覺得難堪」;最後是最近這次選舉:「我不想選。『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我這麼和我媽說…這一次我選了那些承諾釋放所有被羈押的無辜民眾的政治人物,因為我哥也是被羈押的其中一人。結果和我預料的一樣,承諾落空。」她做出結論:

這真的讓人氣到翻掉,伊拉克人冒著生命危險弄髒了三次手指,但生活卻一丁點都沒有改變。另一方面,政客卻越來越肥、越來越有錢,這都多虧了窮人弄髒的手指,這些人又掉入了更急迫的貧窮與屠殺威脅中。

我們知道現任的總理Jaafari將要下台,被Jawad Al-Maliki所取代,Iraq The Model的Omar問道:「Jawad甚麼?」可是他對這個新人沒什麼好印象,因為他認為在他的領導下「伊拉克未來四年將會持續向下沉淪,就如同去年的臨時政府一樣」幾位左翼右翼的部落客都同意這個觀點。即使是被認為應該很期待這次選舉的Hammorabi也不怎麼高興:「任何延遲都會給這段接棒時期帶來更多的攻擊。Maliki 的第一個錯誤就是說他需要三十天來重組政府。他應該…在一天之內就提出內閣人選,或是一個禮拜之內。」我所能找到對Maliki最正面的評論來自於住在紐西蘭的Zan Iraqi blogger。她含混地表示:「和幾個伊拉克友人討論過Maliki的提案之後,我相信這本質上是好事,但真正運作起來會是壞事。」Truth About Iraqi提到民兵的問題:

Maliki在他的第一次記者會中說民兵將會加入內閣…他也讚美什葉派的戰士…因為他們與海珊政權作戰。許多戰士如今都是民兵的重要角色,像是Badr Brigades等人。因此,這種說法無法降低遜尼派議員的憂慮,因為他們指控內閣支持甚至促進死亡小隊不受拘束。讓這些民兵加入內閣只會讓他們對伊拉克人民犯下的罪行變得合法化,確保他們不會被起訴。

Salam Adil(也就是作者本人)指出,在Maliki的聲明(排除內閣選舉中的教派意識)與執政黨的聲明之間有另外一個事實伊拉克媒體的現況Mahmood's Den的Mahmood寫了一篇很精彩的摘要,來自於他在杜拜參加的第四屆阿拉伯媒體論壇其中的「伊拉克的媒體現況」單元。他告訴我們「一個讓人驚訝的事實,那就是伊拉克境內有非常多的媒體:根據論壇報告,伊拉克有26家衛星電視台,40個無線電視台,以及超過一百家報紙和幾家小報!」但他也說:

但談到自由,儘管大家都同意現在媒體絕對比以前自由了,但是如果記者依舊害怕生命被威脅,沒有安全的工作環境,那我們也很難感受到自由。Adnan Hussain念給我們聽他常常收到的死亡恐嚇信就證實了這一點,那封信是伊拉克一個對於Hussain批評Jaafari感到很不爽的人寄的。


在別的世界
Riverbend在家裏接受了皇室榮耀,或者該說這是當他家族中最年長的成員來他家居住的時候,他所感受到的。Bibi傳授了一些智慧箴言:

「歷史不斷重複…政客是投機份子…但是他們不讓我憂心–他們很壞,但是伊拉克人好多了。」他繼續闡述,他說打從上世紀以來,透過所有劇變的結合,形成了當今的伊拉克政治景象,有如色彩繽紛的馬賽克,然而有件東西沒有改變–那就是伊拉克人的忠誠與對他人的關心…最無法原諒的罪惡就是向外國的佔領者表達忠誠。「今日,能確保自己生存的就是那些向佔領者投誠的傢伙–而儘管如此,他們也未必安全。」她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乾瘦的手摸著念珠。「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懼怕死亡…所有人都會死,而我已經比大部份伊拉克人都來的長壽了–今天,孩子和年輕人一個個死去。我懼怕死亡,只因為我出生在外國政府的佔領下,卻沒想到死的時候還是如此。」

Baghdad Treasure發佈了一則伊拉克人常常告訴彼此的新聞,這是悲痛與慘案交織成的心碎故事。他解釋:「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聽到這類意外。我們看到的每個人都會和我們提起壞消息,只因為根本沒有好消息。」「有人被殺了,另一個人被綁架了,X被搶了,Y的頭被砍下來了,路旁的炸彈發出巨響,汽車炸彈爆炸了…blablabla….」伊拉克人對所有事情都有格言可以形容,Chikitita告訴了我們一個新的:「如果這世界沒有好人,世界就會反轉」…她接著描述她的一位鄰居,正可作為這句格言的表徵,並說道:「絕對有好人,我想我們還找的不夠努力!」Shaggy有天早上去買藥。他「上街發現將近半數的商店都是藥局…當時差不多是早上九點,每一間都關門。行動電話商店與雜貨店是開的,但神不讓藥劑師起床開店。就像是星期五,這兒的藥局星期五也關門,這是甚麼道理?伊拉克人最好不要星期五生病。」Hala談到他融入英國社會的冒險

頭幾年我像瘋了一樣拼命購物、拼命玩樂,後來我變得比較有判斷力,開始喜歡上在鄉間漫步,並且培養了看劇場的興趣,我甚至試著去搞懂板球要怎麼玩!…


而他抓到了都市英國人的精髓,也唯有伊拉克人能做到:

最大的障礙依舊是「飲酒文化」。我不反對喝酒,但當喝酒成了主要的目的、理由、與唯一的樂趣時,我和其他人就難以理解了。去郊遊最後是喝酒;陽光普照也代表要喝酒,看場足球賽,出去哪裡玩也都一樣,喝到不支!

問題是喝酒對人的影響,不只是使得每一次對話到最後都變成廢話連篇;人們也開始變得比較豪放,有時候還會說出侵犯到你或是徹底改變你對他這個人認知的話語。


最後
Fayrouz解釋是甚麼讓伊拉克部落客顯得與眾不同

開始寫部落格三年以後,他們大部分都變得比較快樂。但是,當伊拉克開始改變時,他們的意見也隨之改變。就算是最樂觀的伊拉克部落客最近也變了。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伊拉克的日常體驗。我們作為伊拉克的部落客,明白我們在心境上與意見上的改變。不幸的是,我們的國際領袖似乎不了解這簡單的事實。他們依舊期待我們像三年前那樣寫作。以下適用於左翼、右翼、與中間的讀者…如果我們開始寫部落格時說XYZ是人性中最偉大/差勁 的東西,那麼我們就不能再改變我們的心意。當我們改變心意時,我們就會被特定讀者視為看過最糟糕的部落客。簡單來說,我們和西方人不一樣。我們賞識彼此並且了解我們之間的差異。我們不是沒主見的傢伙。


差異萬歲!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好久沒翻那麼長的了….累….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