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部落格革命》:從伊朗至古巴

Antony Loewenstein是位居住在澳洲雪梨的自由作家兼部落客,他最近出版新作《部落格革命》(The Blogging Revolution),書中談到部落格對伊朗、敘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埃及、中國與古巴六國的衝擊。

他表示:

我之所以選擇這六國,因為西方國家常稱他們是美國的「敵人」或「盟友」,但外界鮮少真正看見,這些國家內一般民眾的生活不只有「恐怖主義」而已,我希望對話的對象包括部落客、作家、異議人士、政治人物與平民,聆聽他們的故事,去除「官方說法」。

Antony Loewenstein今年六月也出席全球之聲布達佩斯高峰會,受邀參與座談,他也書中也數度提及全球之聲

以下,作者在YouTube上介紹這部作品:

我也有機會訪問他:

問:你前往伊朗之前,曾提到很懷疑網路本身能否真正對該國帶來革命性改變,何謂革命性改變?你如今看法有何變化?

革命是種流動性的概念,我在旅途中曾遇到幾個人想為國家帶來大改變,我在書中也提到全球多位異議份子與部落客,他們都企圖帶來政治、社會與道德變革,其中包括沙烏地阿拉伯最知名部落客Fouad Al-Farhan,他先前因挑戰國內族長與王室政治而入獄,最近獲釋,因為政府明白若社會為此發動抗爭,只有極少數人會參與。

網路本身不會帶來巨大改變,但讓人民有機會公開發聲或發起運動,過去沒有科技具備這項能力,我並非將網路視為理想,也不認為我造訪的國家應將西式民主做為目標,這些國家人民厭惡他國干預,但樂於與西方人士打開對話管道。

伊朗革命至今已近30年,我所遇到的多數年輕人都已對此精疲力竭,但他們絕不想遭到美國或以色列轟炸。

問:你引述一位在國際通訊社工作的記者發言,認為在伊朗的國際媒體只對核子議題和蓋達組織有興趣,你不覺得其他國家也相同嗎?例如伊朗人對美國選舉的興趣高於醫療問題,你覺得部落格在伊朗報導非熱門議題方面有何功能?

西方媒體現正陷入龐大信心危機,資源逐漸減少、記者人數下滑、地方主義充斥,故很遺憾今日關於伊朗的媒體消息裡,多數只報導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恐怖主義、伊拉克或人權,這些議題當然重要,但已強調過度。

我在作品中所呈現的伊朗面貎,肯定鮮少出現在沉迷於恐怖主義的媒體裡。

居住在澳洲雪梨,我每天都見到媒體對美國選舉的迷戀,好似歐巴馬(Barack Obama)或麥肯(John McCain)的選戰真會影響我們。

在這些所謂的高壓政權下,部落格常觸及西方記者無暇他顧的議題,光是為此理由,我們就該關注並推動部落格發展。

問:伊朗、埃及、敘利亞與沙烏地阿拉伯部落格圈有無相似性?或彼此差異甚鉅?

伊朗與埃及部落格圈規模較大、不斷成長,也影響著政壇發展,政府意識到這項變化,故時常將部落客或社運人士押入大牢,試圖讓他們噤聲,不過部落格與部分政府團結起來形成國際壓力,讓高壓政府更難以運作,人們不會遺忘遭囚禁的部落客。

我對埃及與伊朗部落格的深入與多元印象深刻,我也在書中大篇幅描述,其中包括左派、右派、女性、社運人士與伊斯蘭主義者,其實當地社會參與部落格之深超越許多西方國家。

沙烏地阿拉伯部落格圈發展較不完整,不過仍然相當活躍,當地對所謂「色情網站」審查較少,不過政府也已開始感受到社運人士的力量,女性在當地常受排擠至社會邊緣,若我們希望有所了解,閱讀女性部落客文章便令人感到相當新鮮。

問:你在撰書與研究過程最大挑戰為何?

要真正進入某些國家並不容易,對於Google、雅虎與西方國家企業與中國等地審查制勾結,要進行研究也很困難,保護消息來源同樣很重要,在聯絡部落客前與前往當地時,我都很謹慎。

本書其中一項目標,便是移除西方記者傳統上扮演品質審查的角色,在書寫每個國家時,免不了會出現我的觀點,但我決心調整自己與受訪者的關係,他們的聲音遠比我更重要。

問:在協助人們聽見邊緣聲音方面,你覺得全球之聲能發揮什麼功能?有沒有任何改善全球之聲效能的建議?

全球之聲的優勢在於教育全球讀者,了解因西方媒體短視而忽略的國家、文化、議題與觀點,但語言仍是一大問題,我們應該更努力尋找西方與其他世界的聯繫,因為雙方目前鮮少藉由網路空間互動。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