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在法阿拉伯人: 摩洛哥籍婦女堅持佩帶頭巾,申請法國國籍被拒

上周,法國政府拒絕了一名在法國居住的外籍人士加入法國國籍的申請,理由是「不夠融入法國社會」。據媒體稱,這位被拒絕的婦女名叫「Faiza. M」,摩洛哥人,但她自2000年起就和法國籍丈夫在法國居住,並且其三個子女都出生在法國。雖然大多數相關媒體報導都稱Faiza女士被拒是由於她堅持佩帶burqa面紗(其實根據她來自摩洛哥判斷,她佩帶的更有可能是另一種叫niqaab的面紗),環球郵報(PostGlobal)的Thomas Kleine-Brockhoff指出其他因素可能也對政府決定有所影響,如Faiza稱投票權只屬於男性,她甚至拒絕在女性行政人員面前揭開面紗。

不管怎樣,這樣的事件首次出現,在世界各國部落客中激起了很大的反響。部落客「憤怒的阿拉伯人」(The Angry Arab)簡短的評論了該事件,他寫道:

民政部門說Faiza佩帶頭巾,並且在生活中‘完全服從男性親屬’。但是Faiza說她自己從來沒有質疑過法國的核心價值觀。

這篇文章引起了不少評論,其中一條十分特別:

在面紗的問題上我很疑惑,為什麼一個願意在一隻大口袋裏度過餘生的女人想要在西方國家生活呢?為什麼?我反對讓婦女佩帶任何一種面紗上街。這是對人權的侵犯。人類需要陽光和空氣。我在敘利亞的沙灘上曾經看到這樣的情景:在炎熱的夏日裏,一個父親和他的兒子們在燦爛的陽光下快樂的戲水,而他的妻子和女兒們卻只能裹著嚴嚴實實的頭巾坐在沙灘上!一個有良知的人,更別說一個有良知的父親,怎麼能只讓一部分家庭成員享受漂亮的沙灘和清涼的海水呢?一想到那些可憐的女孩們,一想到對她們來說作為女性意味著什麼,我就感覺十分難受。為什麼父親和兒子就可以穿著短褲游泳?我不想聽到有誰說這是「文化問題」或者那些女性自願選擇了那樣生活。如果她這樣選擇,那她一定是被洗了腦。這種做法侵犯人權而且另人厭惡。如果把囚犯吊起來是虐待的話,那麼不由分說把一個人塞進袋子裏,讓她無法感受陽光,同樣也是一種虐待。

網上一組有土耳其和希臘成員,名為Internation Musing的部落客群也對此事發表意見

兩個孩子有法國國籍,而他們的母親卻沒有。更妙的是,她甚至不能上訴!她就像一顆定時炸彈,這才是最讓人害怕的。

名為Nuseiba的部落客卻有截然不同的觀點

以上的評論觀點狹隘,在這一點上我會在另外的帖子裏詳細闡述。現在我想討論的是一個女性是否有權利表達自己的文化和宗教信仰。我個人並不支持佩帶頭巾,因為伊斯蘭教教義並沒有對頭巾做出規定,女性完全沒有必要佩帶它。但是,我支持女性有權利戴頭巾,無論她是出與文化還是宗教原因。

這位作者總結道:

我之前就說過,這項規定所依據的政教分離原則其實並不是對所有法國人都公平的。有很多信仰伊斯蘭教的人要身著各種服飾來表達他們的文化,這就使宗教不可能像法國人所理解的那樣僅限於個人隱私的範圍。 因此,這實際上是價值觀念的碰撞:法國將她所理解的平等和公正強加於人,對於後者來說,這不是平等,而只是政府不公正的強制行為。

為Sabria Jawhar撰文,一位名為Arabisto的作者,也反對這項規定:

法國政府代表Emmanuelle Prada-Bordenave是這樣描述Faiza女士的:「據Faiza自己所稱, 她過著幾乎與法國社會隔絕的生活。她不理解政教分離也不懂得全民投票權。 她完全服從自己的男性親屬。她好象認為這樣很正常。」

正常?一個法國政府官員有什麼資格定義什麼是正常?難道只有西方的標準才是正常?難道Faiza女士只有一字不差的遵守法國的文化價值才能成為法國公民嗎?她能夠講法語,這就表示她已經融入法國社會了。 她甚至還有一個男性婦產科醫生,這對很多穆斯林女性是難以想像的,這是她已經相當融入法國社會的證明。

我不知道Faiza女士是否「服從」她的男性親屬。可能在她自己看來她有一個美滿的婚姻。說實話,我認為這是她個人的事。

照片由janjochemo拍攝,依CC創用授權使用。

譯者:castor

校對:abstract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