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墨西哥:邊境女性謀殺懸案處處

美國與墨西哥邊界地區的暴力情況令人觸目驚心,光是2009年一月至二月,華雷斯城[中文](Ciudad Juárez)等邊境城市死亡人數就累積至400人,除了毒品貿易份子成為綁架與謀殺的受害者,年輕女性亦常在這波危機中罹難。

據「國際特赦組織」指出,華雷斯與奇瓦瓦(Chihuahua)等地已逾370名女性喪生,「但政府卻未採取適當行動調查並處理這項問題」,由於「性別屠殺」現象嚴重,許多組織與部落格都透過網路,讓外界更加瞭解受害者及其家屬蒙受的苦難。

許多組織要求中央及地方政府主持公道與積極行動,「願女兒返家」[西班牙文]這個組織設於華雷斯城,是由Lilia Alejandra Garcia Andrade的母親和老師共同創立,這位女孩於2001年遭綁架撕票,該組織在部落格描述許多家庭的生活背景

在華雷斯城,女性會突然失蹤,從此音訊全無,直到歹徒決定讓她們的遺體曝光,遺體上總證明死者生前遭到凌虐、輪暴,或是死後遭肢解或焚屍,這對社會是極大的痛苦,難道這還不足以促進執政者採取行動嗎?

許多家庭惶惶度日,心中滿是絕望和恐懼,每當見到女兒離家,都不確定能否再見到她們,但這種處境仍不夠讓政府出面終結這項問題。

至今歹徒仍未受懲罰,政府亦未協尋失蹤女性,…謀殺案與綁架案繼續發生,沒有人為此負責。

「反對墨西哥性別屠殺」部落格指出,該組織因致力於終止死亡事件再發生,還遭到恐嚇[西文]。

墨裔美籍導演兼影音部落客Zumla Aguiar特別關心這項問題,與該組織密切合作,拍攝《華雷斯城母親對抗性別屠殺》記錄片,依據創用CC授權開放使用,影片簡述寫道[英文]:

這段影片無意將更多資訊填入各位腦袋中,只是讓母親們表達對每個案件最終結果的看法,受訪的母親來自社會各階層,但傷痛都同樣沉重,「願女兒返家」組織的Marisela Ortiz指出,因為「女性很貧窮」,所以人們對這些謀殺案不為所動。

另一個組織「反脫罪十年團結網絡」[西文]透過部落格,與讀者分享他們為防堵侵害人權者脫罪所做的努力,包括在華雷斯城、奇瓦瓦及墨西哥各地的年輕女性謀殺案件。

國際組織「目擊」[英文]運用社會媒體提升民眾意識,也募集連署書上呈墨西哥總統卡德隆(Felipe Calderón),該組織於2003年與「墨西哥人權捍衛暨推廣協會」[西文]合作,製作名為《雙重不正義》[英文]的影片,主題為2003年5月有位女孩Neyra Cervantes在奇瓦瓦失蹤,她的親戚David Meza遭到刑求後承認殺害這名女孩。

雖然後來找到女孩遺體,David Mesa也歷經冤獄後獲釋,但兇手仍逍遙法外,「目擊」組織發動連署要求繼續調查,連署名冊也將由該組織創辦人Peter Gabriel、墨西哥多位名人與受害女孩的母親一同交給總統,有些墨西哥部落客也提到連署活動,例如Resiste Chihuahua[西文]部落格。

由於邊境城鎮處境很相當悲慘,許多案件成懸案,「願女兒返家」組織女性成員寫下自己的痛苦與希望[西文]:

參與活動的家庭幫助我們將痛苦轉化為力量,我們歷經衝突,女兒遭殘忍謀害,政府無能、固執、粉飾太平、貪腐與漠不關心。

知道我們的女兒在那種情況下死去,很難將心碎之痛化為字句,這種強烈的痛楚沒有止盡,每當想起她們、瀏覽她們的部落格、翻看她們的照片,我們都止不住淚水,每當想像女兒在臨死前受虐的處境,我們的苦痛和難過只會增加,我們活著,但已沒有生命…

我們仍懷抱希望,期待有天司法能為這些失蹤或未成年死亡的女孩伸張正義,這是我們重拾生命的唯一方式,我們很團結,雖然彼此沒有血緣關係,但都同樣承受失去生命一部分的傷痛。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