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東:告別薩拉瑪戈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10年6月29日]

全中東的部落客為了葡萄牙作家喬賽.薩拉馬戈(José Saramago)之死感到哀傷。這位諾貝爾文學獎唯一的葡語系得主,在宗教與政治上都有其極富爭議性的意見。他的死亡在葡語區(Lusosphere)人民與全球都激起回應,阿拉伯也不例外。

Jose Saramago

Yazan Ashqar在部落格貼上薩拉瑪戈的照片,並在下方引了作家最為人知的一段話:我認為我們是盲目的。盲目卻看得見。看得見卻不願看見的盲眼人。 http://dajeej.wordpress.com/2010/06/19/%D8%B3%D8%A7%D8%B1%D8%A7%D9%85%D8%A7%D8%BA%D9%88/

埃及部落客Badawiaa在她的部落格寫到關於薩拉瑪戈告別人生

薩拉瑪戈在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致詞裡談到童年與祖父的死亡:「他走到花園裡頭。那裡有些大樹與灌木,無花果木與橄欖樹。他穿過一棵又一棵的樹,擁抱每棵樹木並說再見。他知道已沒機會再親近這些樹木。如果此情此景沒有在你的靈魂留下一道傷口,那麼你就是個無知無覺的人。」
現在,輪到薩拉瑪戈擁抱他的樹木並親吻告別。

黎巴嫩的部落客Jihad Bazzi好奇身在來世的薩拉瑪戈在做些什麼

這位作家已逝…
如今他在另一個地方出生,疑惑、張望。不管身處天堂還是地獄,他肯定會寫下所見所聞。也許他就在我想像他在的地方。他死後到了最愛的地方,奇妙的不知名之處。

薩拉瑪戈在作家的身份之外也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住在西班牙的敘利亞部落客Yassin El Suwayheh在部落格Spanish waves on Levant hores談到薩拉瑪戈的政治觀點

一個人死了,但起碼他因為主要來自文學與詩歌的讚譽而被記得,諾貝爾文學獎即是其中一項。
但真正值得誇耀的是他挺身對抗不公與暴政時的勇氣,以及他對被這些體系所害的犧牲者所表現的支持。
我們會永遠記得他的論點與立場。為了抗議入侵伊拉克,八十多歲的老人挺身而出並說:「世界上有兩個強權:美國與你」。
那位夢想家已經離我們而去,他曾為了一個更好也更富有正義與理性的世界而抗爭。

一位匿名讀者評論Yassin的文章。這位讀者反對「一個人死了,但起碼他因為主要來自文學與詩歌的讚譽而被記得」這句話,指出人被認同是因為他的所作所為,而不是他得過的獎項。

獎項只佔這位傑出人物人生的一小部份。講的好像這個世界只能透過頒獎來紓緩罪惡感,或讓受獎人自在的做些不得不做的事。這樣講好像偉人就只等著這樣的肯定。

另一方面,Ahmed Shawky憂心薩拉瑪戈的政治立場會讓人忽略他也是個極富創造力的作家。

再見了葡萄牙文學之父。我知道未來幾天人們會繼續討論你令人敬重的政治論點,卻忘了你深富獨創色彩的作品。再見了喬賽.薩拉馬戈。

許多阿拉伯的知識份子知道薩拉瑪戈也讀過他的作品。遺憾的是,更多人得感謝薩拉馬戈的死訊讓他們得以認識他。Ahmed El Mueini在部落格聊到薩拉瑪戈的小說《盲目》(Blindness')放在架上已久,他卻始終沒抽出時間來讀:

1995年薩拉瑪戈在小說《盲目》出版後一舉成名,之後Muhammad Habib翻譯成阿拉伯文並由“Dar El Mada”出版。《耶穌基督的福音》(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esus Christ')也讓他知名度大開,並成為他離開葡萄牙前往加那利群島終老的主因。很遺憾地我還沒讀過薩拉瑪戈的作品,我總是看到在我書架上的《盲目》並 希望很快能有空閱讀。

Omani Wadhha AlBusaidi回應Ahmed El Mueini的文章:

願上帝保佑他的靈魂。 我這才第一次知道他,也證明我對國際文學的無知。

另一位評論者表示即使他不認同薩拉瑪戈的宗教觀點,還是會想念他的文學作品:

我毫無疑問地會想念他的傑出小說和有吸引力的寫作風格。 但我無法要求上帝保佑這位說過上帝與耶穌有性關係的人。

最後,Laila建議Ahmed不要錯過薩拉瑪戈的小說:

Ahmed我建議你不要錯過《盲目》這本小說。這本寫實的作品會讓你體認到雙眼的價值。直到如今我還是深怕自己會突然就看不見。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