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突尼西亞:當部落客成為閣員

Slim Amamou是33歲的突尼西亞部落客、程式設計師兼社運份子,在2011年1月18日登上媒體頭條,因為在前獨裁總統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政權垮台後,他獲任命為臨時政府青年暨體育部長。全球之聲此次訪問他,瞭解他對於突尼西亞及阿拉伯世界近日發展的看法。

Slim Amamou照片來自Flickr用戶Jillian C. York,依據創用CC BY-NC-SA 2.0授權使用

你也在關注埃及事態演變,對此有何感想?若比較兩國起義,是否有共通點?

其實這是同一場起義,同一個世界,同一場革命,人們常認為這是傳染效應,但實際上我們早已準備好,人們在網路上早就準備在阿拉伯 世界任何地方掀起革命,我們彼此支持,長久以來都很努力,你也知道網路對這場革命多麼重要,埃及民眾像突尼西亞人一樣積極支持突尼西亞革命,他們發動網站 攻擊、他們為突尼西亞民眾遊行,他們分享資訊,他們提供技術支援…現在突尼西亞人也反過來幫助埃及,這是種新公民,埃及人就是突尼西亞人。

你對於在埃及抗爭的年輕人有何忠告或意見嗎?

沒有 🙂

你覺得突尼西亞與埃及的革命是否正在阿拉伯世界擴散?

的確在擴散,或是更精確地說,已經到了阿拉伯世界各處,我只擔心網路管制問題,我在突尼西亞反抗網路審查,所以知道基礎建設是改變的關鍵,在阿拉伯世界部分地區,網路普及程度或許還不足以蘊積改變力量,或許只是時候未到,或許應該先著重於爭取網路建設與自由。

其他地區的人士若有需求,你是否願意協助與分享經驗?

當然,不過我要先完成國內的工作。(大約六個月後,我們若終於舉行公正選舉,我就能像戈寧(Wael Ghonim)一樣大聲宣告任務完成。)

你當初遭逮捕的主因為何?網路活動以及據稱與「匿名」這個團體的關係,是否讓政府決定逮捕你?

我會遭到逮捕,是因為「匿名」這個團體攻擊政府網站,國安單位認為這是圖謀造反,認為我是「不博士」,他們花了五天才明白,為何 網站攻擊行動會成功,假若這是陰謀,也太過複雜了,人們彼此連結相當鬆散,故稱不上是陰謀,他們偵訊我時,也問我全球之聲是否為陰謀的一部分。 🙂

在阿里執政末期,肯定是因為人民持續抗爭,才迫使政府決定釋放你,在被捕期間,網路上發起一項運動,讓人們持續關心你和其他部落客的情況,你覺得這項網路運動有沒有發揮作用?你在囚禁期間是否知道此事?

我認為網路運動不僅讓我們獲釋,也有助於擊潰阿里,在羈押期間,我對外界情況毫無所知,只在第二天拿到「無疆界記者組織」發出的 新聞稿,偵訊員很意外各界迅速得知我被捕的消息,拿了新聞稿讓我看,質問我該組織是否涉入密謀,但老實說,我仰賴網路社群支持我的作為,我從沒想過會有這 麼多人聲援(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美國國務卿還向突尼西亞政府要求釋放我們)。

有些人覺得網路是個觸媒,其他則覺得網路在這場運動裡的功能相當有限,比如若同樣的事件在八零年代發生,當時還沒有網路,你覺得我們還會見到這麼大規模的示威人潮嗎?

我們不必回溯到八零年代,2008年,突尼西亞也曾發生類似抗議活動,但當時網路社群規模似乎還未達門檻,且當時 Facebook網站封鎖一兩個星期,我不記得兩者是否有關,但那就像是今年革命的練兵期。有些人不知道這場革命是從何處竄出,但阿拉伯世界各地民眾在網 路上早已努力多年,上一場運動是號召民眾為埃及罹難者Khaled Said而遊行,突尼西亞人也有參加;各位一定要記住,埃及人(和世界各地民眾)都參與了突尼西亞革命,他們散播資訊,他們一同攻擊政府網站,他們甚至率 先在埃及為突尼西亞舉辦示威遊行。

所以網路的確非常重要。

也有些人質疑,這些革命是否該冠上Twitter/Facebook的名稱,您對此有何想法,你覺得在延續及散播訊息方面,社會媒體扮演什麼角色?

人們一開始在突尼西亞示威遊行時,一部分原因是不滿媒體不聞不問,覺得受人疏忽,覺得自己的聲音永遠無法傳達出去,當時所有媒體 都受政府掌控,只有我們這些網路使用者能做為媒介,將訊息散播出去,這是社會媒體的重要性,人們在那幾個禮拜瘋狂追蹤與分享資訊,政府審查速度完全跟不 上,他們遭到大量資訊淹沒,每天都有更多人上街遊行。

若沒有資訊系統運作,不可能發動革命,由於舊媒體無法發揮作用,網路社群才填補了缺口。

你決定加入臨時政府,引起眾人議論紛紛,也招致許多批評,有些朋友抨擊你不該加入仍有許多舊勢力存在的政府,例如Yassine Ayari在一段影片中,指稱「你遭到利用來削弱青年運動力量」;其他人則在Twitter網站上表示,「他失去了靈魂」、「為何他接受笑話政府裡的職 位?」。你的朋友Sami Ben Gharbia寫道,「拒絕與殺害民眾的人合作,保持清白,繼續當平民」,你對他人的批判有何回應?

我的答案是:各種不同意見終於能在突尼西亞百花齊放,感覺真好,我們之前齊心反抗政府,終於推翻獨裁體制,接下來呢?選個領導人追隨他嗎?我覺得多元相異觀點才能讓社會更強健。

我總相信一句話:「自己將社會變成你想要的模樣」,我有機會依照自身想法改變政府,自然決定接受,我身為政府官員,樂於接受批評,也願意負責。

有些人主張解散國會和臨時政府總辭,你有什麼感想?

我的答覆是,既然反對者為少數(相對於批評前任政府者),我會專注於擬定方案,若各位希望改變什麼事,應該準備好你想見到的政府提案內容與構想。

你接受法國一家電台訪問時表示,你投身政府是為協助國家重建,這是否代表你以後打算從政?你將來是否可能參選?

絕對不可能,我只是要為新民主奠定基礎,確保一切妥善健全,才不會又重回過去的舊時代,最重要的是確保未來能舉行公平公正的選舉。

你是否能描述目前工作內容?既然擁有網路經驗,政府是否曾希望你貢獻專長?

其實沒有人曾提出這項要求,但我自己很重視網路審查議題,也與負責資訊科技事務的國務卿合作要解決此事,我們同時在更新政府資訊系統,希望在社群網路建立與政府直接溝通的管道,這位國務卿也有Twitter帳號@samizaoui

你在臨時政府階段有何打算,在部長任內是否有任何目標及夢想?

我只有「未來的選舉」這項目標,千萬不能錯過,但我的夢想是政治及司法改革(目前已有獨立委員會在努力),包括讓「獲取知識」權力得到憲法保障(也用憲法禁止言論審查)。

有些人在慎重考慮歸化突尼西亞,你能向總理美言幾句嗎?我發誓會做個好公民。 🙂

你已經是突尼西亞公民了,歡迎你,我會和總理談談,盡力支持你的申請案。 🙂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