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瓜地馬拉:利用檔案追查強迫失蹤案例

照片來自Rudy Girón – Antiguadailyphoto.com
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3.0


在仍處於過渡階段並且飽受戰爭創傷的社會裡,資訊取得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事實上,各式紀錄與官方檔案有助於打擊免責現象、提供證據以起訴罪犯。瓜地馬拉一起重大的強迫失蹤案,全憑檔案與資料庫帶來線索。

二十六歲的工程系學生埃德加・費爾南多・賈西亞(Edgar Fernando García)是勞工運動份子與瓜地馬拉地下勞工黨(PGT)的成員,他在瓜地馬拉市區被警方帶走後就此消失,留下年輕的妻子妮內特(Nineth Montenegro de García)與十八個月大的女兒。這起事件發生在1984年2月18日。

以上是美國國家安全檔案(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的專家凱特・道爾(Kate Doyle),敘述賈西亞失蹤案的開場白。

她在瓜地馬拉刑事法庭發表的證詞參考了美方解密檔案,檔案由國務院與駐瓜地馬拉使館所紀錄,時間與賈西亞的失蹤正好吻合。文件顯示當時瓜地馬拉政府正在計畫,要綁架並殺害與反對黨有關的工會積極份子和學生領袖。

真相得以浮現,不僅有賴資訊自由法案(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確保政府機密文件的公開發佈,也需要檔案分析家費心還原圖像以重建政府的計策。誠如The Witness Blog為此案例所下的標題:〈檔案學家也是課責(accountability)與正義的關鍵人物〉。警方檔案在逮捕犯案者時起了作用,涉案人員被判處四十年有期徒刑。

The Witness Blog 強調將檔案作為人權侵犯證據的案例日漸增多;民眾也意識到政府有絕對的義務保持其開放性與透明度:

凱特在賈西亞一案所做的,清楚地說明檔案學家也能帶來改變。這起案例涉及的嚴重人權侵犯,不只是警方強行綁走賈西亞,也包括漠視他的妻子要求獲知訊息的權利。多年來,她苦苦探求,向太平間、墓園和總統府打聽消息。凱特在陳述中指出「國家最大的犯行之一即是保持緘默。」

資料庫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多虧了Benetech的支持,就像他們在部落格上說的:

Benetech人權計畫使用先進的計算方式與統計分析,為人權侵犯提出客觀證據。我們的嚴謹辯護資料有力地對抗免責現象,並追究肇事者的罪責。丹尼爾・古茲曼(Daniel Guzmán)提交了專業的法律證詞。古茲曼的專家證詞,有助於消弭審案法官對檔案真實性與可靠性的疑慮。他表示這些紀錄無論就結構或整體內容而言,與檔 案庫裡的其他資料都是相互連貫的,而非蓄意挑選的特例。他描述檔案的數據模式,說明警方可能早就知道有六百六十七份檔案涉及賈西亞案例。對擁有這些檔案的使用權的警察,古茲曼統計後的判斷顯示軍警通訊的證據。

費爾南多的家人努力了二十六年,終於得到正義,他們開設網站費爾南多案例,以英文與西班牙文提供審訊的最新消息。在網站上可以讀到亞麗杭德拉・賈西亞(Alejandra Garcia)對於審判終結的看法。以下是摘要:

我不求報復,我的父親也不會,但我要追求真相,我想知道他被抓到哪裡、我想知道他為什麼沒有接受正式審訊、我想知道誰是幕後主使、我想知道他被帶到哪裡被交給誰、我想知道他經歷了哪些事情。在一切水落石出前,我的心緒總是焦慮不寧,不管現實有多殘酷,唯有真相能治癒靈魂

國際人道法保障了失蹤者家屬的知情權,衝突各方有責任尋找失蹤者並協助家屬獲取資訊。新的科技與方法(例如訴諸資訊法)有助於履行上述義務;公開這些故事,則能提醒下一代記取殘暴的歷史。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