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墨西哥:如圖所示,這個文化相當的….暴力?

編輯手記:我們最近呼招各方網友為文加入墨西哥網誌季:公民、暴力與網誌 [西文],而本篇章旨在概括目前已加入的文章所舉出的一些主題,希望可以激發一些還正在尋找題目的墨西哥網友一同加入。還有許許多多層面都有待探討喔!(J.A.)

現在全球許多地區都有暴力上漲的趨勢,在其中,墨西哥之所以會特別引人注目,是因為官方和底下的機關似乎毫無能力面對這一波暴力浪潮。那麼,改善、解決目前的暴力問題,到底是誰的責任?在這場努力當中,大大小小的媒體能夠扮演甚麼角色?

Pancho Villa
Pancho Villa, @ Cultural Institue of Mexico CCBy dbking

在拉丁美洲,很多人都是吸收著墨西哥的文化產品長大的,我們從小看墨西哥的電影、雜誌、書籍、連續劇、電視節目,從小聽墨西哥音樂。隨著網路的到來 及各種綫上發行通道的興起,我們更是開始直接從墨西哥老百姓的手中接觸未經傳統媒體過濾的作品。而如今,身為局外人,但又對墨西哥懷著豐富的集體想像,我 們發現那個透過媒體認識到的墨西哥文化,大抵上就是暴力的文化。

科學和歷史學也常常展示墨西哥文化暴力的那一面,幾乎凡是提起中美洲文化史[註:在此所指的「中美洲」是包含當今墨西哥中南部的 Mesoamérica],不是人祭就是奢殺外邦,而所謂的「歷史」電影[1] [西文]往往不單止正視,而更進一步把焦點放在這些血腥場面之上。然而,有些墨西哥人對這些所謂的歷史持有懷疑的態度,譬如下方訪問中這個男的,在他看來,那些關於大型人祭的傳記,只不過是沒文化的外來帝國名臣為了宰殺中美洲人而編織的藉口 [西文]。

性別暴力在墨西哥也是個嚴重的問題,在這方面,華雷市苦居全國之冠 [西文]。有人認為重男輕女的現象跟電影和媒體中流傳的「墨西哥真男人」典型有直接的關聯。下方的影片是由墨西哥自治大學心理學系學生制作的,片中收集一些來自廣告、電影等媒體的精選片段,勢必就是受了這樣的媒體的影響,導致很多男人把女人當成財產看待、把動粗當成男性的核心特質[西文]。

Danny OldBoy 有出一系列影誌(vlog)探討性別、性向和一元化、多元化等主題,他指出,「大男人」文化不止框住女人,還對不符合「大男人」、「真男人」標準的男人「暴力以待」。他認為「禍首」之一,就是二十世紀影星嬰范碟(Pedro Infante) [機器中譯],下方的影片以反諷的方式展示,這位國寶所體現的大男人形象,對社會是害多益少[西文]。

大男人文化、重男輕女現象的指標性人物,豈止嬰范碟一人。就以墨西哥來講,還有以自由式摔跤家出身、半路轉向影壇跟鬼神搏鬥「聖人」(El Santo) [簡體]。

有一部墨西哥喜劇電視影集試圖打破這種「真男人即大男人」的刻板印象,劇中有一個角色是單身爸爸,帶著一個女兒,這個角色卻成為熱門情境喜劇《El Chavo del Ocho》 [西文]最常嘲笑的對象之一,「單身好爸爸」這種新興人類於是跟敗類畫上等號。有一個 Youtube 用戶在下方的影片中收集了一些他認為最好笑的《El Chavo del Ocho》場景,這些鏡頭的共同點顯然就是暴力[西文]。

連續劇同樣是灌滿了暴力鏡頭。Youtube 上就有很多取自墨西哥連續劇 [簡體]的打架、女鬥精選鏡頭 [西文],可想而知,劇情中的暴力不是偶然的,觀眾很顯然看得津津有味。這些打鬥鏡頭當中大多是女人打女人,可見暴力不再是男子漢的專利。而這組現象不限於墨西哥,下方影片中有兩場典型的連續劇暴力場景,其中一場取自於墨劇,另一場來自委內瑞拉連續劇[西文]。

頭一段影片的女反派已經成為社會上的模因(瀰因) [西文],他的口頭襌頗為廣傳。如今,無論他再兇狠、殘暴,無論他怎麼辱罵或攻擊其他角色,觀眾都早已習以為常了,只覺得好笑而已。

歌曲的影響力也很大。近年來在傳統北墨「過里多」民歌的基礎上興起了一種新的「毒梟過里多」或「毒梟民歌」 [中、英文],跟傳統北墨民歌之間的差別在於它以毒梟生活中的種種為題材,價值觀以金錢、威權和暴力為導向。當然,類似的主題並非前所未有,凡是劫富濟貧、力行公義的反英雄,在歷史上往往都有一定的地位,羅賓漢就是一例,而墨西哥革命英雄潘秋.維亞 [簡體]當初也是從亡命之徒「起家」的。那麼,暴力的影視節目有市場,毒梟民歌自然也有它的市場。defensordlh 在Historia y cultura del narcocorrido(毒梟民歌的歷史與文化)影片的敍述當中寫道[西文]:

我不是想替毒梟民歌辯護,而是想理出當中的元素,讓大家來瞭解它為甚麼這麼受歡迎。我們不能以既定的道德規範來理解它,畢竟,在 近看之下,善與惡本來就分不清。毒梟民歌的確是由毒梟老大委託創作,也的確替他們的所做所為辯護,不過,毒梟民歌的生命力又來自於它的聽眾,我這部影片的 重心也是放在這一塊:被邊緣化的階層如何透過認同這些歌的內容,來向鄙視、打壓他們的權貴和文人對抗。

這些諸多來自墨西哥的文物是忠實的反映社會真相嗎?還是誇大其實?還是甚至根本就在瞎編,無中生有?另外,娛樂媒體能夠幫助改善現狀嗎?還是純粹只有火上添油的作用?敬請各位讀者踴躍加入我們的墨西哥網誌季:公民、暴力與網誌 [西文]。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