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伊朗媒體報導當地學校對阿富汗學童的虐待

Afghan school children in Iran have been the subject of abuse and mistreatment. Photo from ICHRI and used with permission.

阿富汗學童在伊朗遭受不公平的對待. 圖片授權來自於 ICHRI

伊朗媒體 Shargh 在2016年 1 月5日報導,一所在Damavand 的學校校長以水管毆打五名年幼的阿富汗學童,除了在孩童臉上和身體留下傷痕外,還聲明: 「你們阿富汗人應該滾出去,你們在這裡有太多人了。」

根據伊朗當地媒體的報導,阿富汗學童持續在學校受到體罰和歧視,伊朗政府正在試圖壓制類似的新聞。

伊朗的教育事務專家 Shirzad Abdollahi 向國際人權提倡組織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Human Rights的伊朗分部指出,「一般學童,尤其是阿富汗孩童受到體罰的新聞在媒體曝光完全是意外,主要由於教育部和政府的監控組織都試圖隱瞞類似的事件。」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 (UNHCR) 的統計,伊朗是全世界收容最多難民人數的國家之一,2015年約有950,000的阿富汗難民在此登記。

Abdollahi 指出,學童在伊朗學校常受到體罰或口頭羞辱,但阿富汗學童受到的待遇更差,因為他們得到的保護更少。面對此類事件,教育當局傾向從輕處理而不懲罰施虐的教職員,也試圖對媒體掩蓋消息。

很多沒有居留登記的阿富汗學童常面臨官僚手續的刁難而無法入學,此情況已違反國際法對(兒童)受教權的保障。

最新的一起類似新聞出現在 Vaghaye Ettefaghieh 於2016 年1月16日的報導: 一名住在Pakdasht 的阿富汗學童因為未繳學費而遭到毆打和退學。

該學童的雙親只能負擔一百萬里亞爾 (約三十三美元)的學費,而學校要求的費用為兩百三十萬里亞爾 (約七十六美元)。學校因此不讓該學童繼續上學,直到他的學費繳清為止。

今年1月在Damavand 的事件發生後,一名家長告訴 Sharg 報:

我們向該區的教育行政當局反應跟申訴,他們也派人到學校調查。結果學校的導師告訴我們,最好不要把事情繼續鬧大 …他說是我們的小孩太吵才會惹校長生氣。

Tabnak 新聞也在2015年2月10日報導,在Pakdasht的另一所學校 ,一名老師強迫四名阿富汗小學生,以「手浸入馬桶」的方式實行體罰。

Abdollahi 指出,「對阿富汗學童的差別待遇並非來自教育制度裡有系統的歧視,而是來自於各個學校裡校長,主任和老師的個人偏見。」

他也說,學校老師和行政人員並沒有受到足夠的保障兒童權益的訓練。

短期解決方式來講,老師跟校長應該受到更嚴密的監督,任何違反兒童權益的舉動應該受到更嚴格的制裁… 有榮譽感的老師其實不少,他們也更應該勇敢挺身對抗施虐的同事… 媒體也應該提升對兒童權益的社會意識,讓大眾更了解學生受到不當待遇的議題。

他也說明,「官方從來沒有明確的譴責對阿富汗學童的人身暴力。主要的問題來自於社會觀感。」

「幾年前在德黑蘭的Kan 城區有一群家庭在社區學校前集結抗議,不讓阿富汗學生在該校註冊。」

除了受到體罰虐待和歧視,阿富汗學童也通常來自經濟困難的家庭,因為他們的父母大多是從阿富汗來的難民,所得比一般伊朗人低。

「去年以來,學費的問題稍微獲得改善, 學校也不必一再要求阿富汗學生繳清學費」,Abdollahi 指出。

「學生可能會被要求自願負擔某些上學的開銷,但是哪些是可以自願負擔的項目並沒有說明清楚。」

「無論如何,法律上規定阿富汗學生享有和伊朗同學一樣的權益,沒有人有權對他們施以偏差待遇。」

2011 年,伊朗教育部的國際事務代表宣布禁止外國學生在資優學校,績優公立學校和職業學校註冊入學,違反了國際法對高等教育受教權的保障。
「教育政策不應受到政權或社會偏好改變的影響。教育是公認孩童應有的權益,不論學生的國籍,種族,居留身分或經濟能力。」Abdollahi 指出。

「這個權益應該得到充分的尊重,而不應受到政權或政策改變的任何衝擊。」

譯者:Pei-Shu
校對:Pao Jen J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