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10歲小女孩向西方強權發聲,希望葉門能重獲和平

Yara, 10 years old, lives in Sanaa. She wants the violence there to stop, now.

十歲大的雅拉現居於葉門沙那,她希望沙那的暴力事件能夠馬上停止。

本文章原為Stephen Snyder撰寫,並於2016年9月6日刊登在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臺上,基於內容共享協議重新刊登於全球之聲。

十歲大的小女孩雅拉,目前居住在反抗軍掌控的葉門首都:沙那(Sanaa)。從8歲半開始,戰鬥機聲、飛彈聲和炸彈爆炸聲就吵得讓雅拉半夜無法入眠。

最近她決定是時候該做些事情了-於是她拍了一支影片。

雅拉用她媽媽的手機在自己的房間錄下了這段影片:「我不希望是輪到我去死。」她對著鏡頭說:「我想要這輩子都活得好好的,我想要當醫生、當工程師,我想要長大,在這世界上當個重要的人。」

雅拉要她父母親把影片傳到Youtube、Twitter、Facebook。不到一週,這支影片就已經超過15,000次觀賞。

葉門內戰在年中雙方進行和談的同時就已經為休戰狀態。但在八月初時談判宣告失敗,自此之後,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阿拉伯聯軍,派出戰鬥機日以繼夜地轟炸了雅拉的城市。此聯軍有美國作為後援,他們的行動目標是試圖破壞反抗軍在沙那的基地,以及讓遭到反抗軍免職的流亡葉門總統復職。

這場內戰在葉門的其他地區,有著不同的面貌。例如,統治著雅拉家鄉的胡塞反抗軍,在塔伊茲這座城市卻被視為是激進份子。而當地的戰士受到沙烏地阿拉伯的擁護,防衛塔伊茲並反抗胡塞武裝組織。

在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臺上聆聽這則故事 >>

這場戰爭已經擴展至葉門全國,連葉門人自己都很難評斷究竟誰能從這場戰爭中得到利益。而至今已有將近四千位民眾死於這場戰爭,其中超過一千名是孩童

雅拉和許多住在沙那的居民一樣,都怪罪沙烏地阿拉伯一直在拖延這場內戰,而戰爭已經摧毀了許多醫院、市集、學校

雅拉在她的影片中全程說英語,如此一來才能把想傳達的訊息,說給英國、美國的人聽。因為雅拉認為,英美兩國的人,是結束這場戰爭的關鍵。

雅拉在沙那透過Skype接受訪問時說道:「我希望美國可以不要再幫助沙烏地阿拉伯人了,這樣戰爭才可以結束。如果美國人不能停止這場對抗葉門的戰爭,那我要他們不要再幫忙、不要再把武器賣給沙烏地阿拉伯人,這樣一來戰爭才會結束。」

美國已經販賣了數十億元的飛機、武器給沙烏地阿拉伯及其他波斯灣國家,也提供相關的售後服務。葉門開始遭炸彈轟炸後,美國相關人員就一直幫助沙國,提供轟炸目標的資訊給他們。美國還在爆炸攻擊期間,開著運油飛機為沙國的戰鬥機補給燃料。此外,他們還幫助沙國海軍,封鎖了葉門的商業海港。

Yara, 10 years old, lives in Sanaa. She wants the violence there to stop, now.

十歲大的雅拉現居於葉門沙那,她希望沙那的暴力事件能夠馬上停止。

雅拉還記得,空襲是在2015年3月26日的午夜開始的。前一天晚上,和她同樣是沙那英國學校的同學,原本要慶祝學期結束。她回想起:「我本來很開心可以參加派對的,但很可惜,戰爭開始了。」

雅拉的學校到隔天早上都還沒有開門,接下來的幾個月也依舊關著門。

她還記得:「媽咪告訴我說,對抗葉門的戰爭已經開始了,很多人快要死了,大家都沒了工作,連我爸爸也沒工作了。」

雅拉想起家人們是如何習慣日以繼夜的空襲:「我們都睡在地下室的一個房間裡,我們的背包也也經準備好了。裡面有錢,還有我們的護照。」

雅拉現在還和爸爸媽媽、哥哥一起睡在地下室。他們的包包也還在那裡,這樣一來有需要的時候,他們就可以快點離開。但是雅拉知道,想和家人一起逃離這場戰爭,幾乎不可能。因為沙烏地阿拉伯所領導的聯軍,控制了葉門的領空、海港,以及兩國間的邊界。

雅拉說:「我真的每天都哭著跟媽媽說,我有多想要離開葉門。但她告訴我說:『我們能去哪裡?因為我們是葉門人,妳爸爸不管到哪個國家都沒辦法工作的。』而且大使館關了所以不能申請簽證,還有機場也關了。」

葉門領空被劃為禁飛區後,現在只剩幾架商業飛機進出沙那機場,唯一能飛過葉門領空的只有戰鬥機。

雅拉說道:「戰爭發生前,我們每次聽到飛機聲都會跑去追飛機,但是現在我們聽到飛機聲,就要跑去躲起來了。」

雅拉希望能在十月新學期開始的時候,回到學校上課。


校對:Lin Rui-t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