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前關塔那摩囚犯為了與家人團聚,不惜冒著生命危險絕食抗議

jihad02

吉哈德.迪亞布在烏拉圭首都蒙特維多接受採訪。照片截自YouTube

美國軍隊在關塔那摩灣(Guantanamo Bay)營建了一座監獄,讓他們可以不用經過審判就無限期地拘留戰犯。吉哈德.迪亞布(Jihad Diyab)在此監獄當了12年8個月又7天的囚犯,他的餘生都要拄著拐杖渡過,而拐杖會一直讓他想起那些日子在監獄裡受到的折磨。

迪亞布今年四十三歲,之前他被美國政府管控的時候,背部受到了永久性的損傷。今年初迪亞布在烏拉圭接受了訪談,他告訴阿根廷記者,那些很幸運可以離開監獄的囚犯,關塔那摩仍在心頭陰魂不散。他說,成功離開監獄的人,「靈魂仍是美國的俘虜。」

因為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與烏拉圭總統荷西.「佩佩」.穆西卡(José “Pepe” Mujica)簽訂的協議,包含迪亞布在內,一共六名關塔那摩的囚犯(四位敘利亞人,一位巴勒斯坦人,一位突尼西亞人)得以在2014年獲釋,烏拉圭也願意收容他們。

迪亞布的家人從敘利亞逃到了土耳其,因為沒辦法與他們相聚,於是迪亞布在八月中開始絕食抗議。他在9月15日告訴BBC(英國廣播公司),會有現在這種狀況,都是烏拉圭政府與美國政府造成的。

My health is very precarious. I’m sick, my energy is very low, and I personally hold accountable the U.S. and also the Uruguayan government, if I die.

我的健康狀況不太好,我生病了,沒什麼精力。如果我死了的話,我認為美國政府和烏拉圭政府都要負責。

迪亞布得知家人在土耳其很安全後,9月下旬重新開始吃流質食物

迪亞布今年六月成為頭條新聞的主角,當時他逃離了烏拉圭,越過國界進到巴西。烏拉圭媒體迪亞布「忘恩負義」、「叛徒」,因為他逃離了那個讓他可以不再受美國囚禁、還接納他入國的烏拉圭。迪亞布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行蹤不明,最後出現在委內瑞拉的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迪亞布在那裡遭到拘留17天,之後被遣送回蒙特維多(Montevideo)。

迪亞布的遣送情況一直不明朗,雖然官方主張關塔那摩的前囚犯現在為「自由之身」,實際情況卻有些不同。

根據Brecha這家報社報導,烏拉圭顯然已經同意美國的要求:已獲釋的囚犯,在移居他國之前須待在烏拉圭兩年。不過烏拉圭高層政府官員一開始否認他們接受這項條件。

無論烏拉圭與華盛頓達成了什麼協議,從關塔那摩監釋放出來的囚犯只能取得烏拉圭市民證,還是不爭的事實,而這表示這些囚犯如果到其他國家旅遊是非法的。

時至今日,大眾對於前關塔那摩囚犯的看法已經改變,甚至連曾經談判要釋放囚犯的前烏拉圭總統都表示,為了得要持續「外銷橘子至美國」以及維持良好雙方關係,接納這些囚犯是烏拉圭要付出的代價。

囚犯抗議

Four of the Six of Guantanamo protest in front of the US Embassy, in Uruguay | Photo: Reproduction/YouTube

「關塔那摩六囚犯」當中的四名囚犯,在烏拉圭的美國大使館前抗議。圖片截自YouTube

抵達烏拉圭的五個月後,「關塔那摩六囚犯」當中的四名囚犯得知華盛頓拒絕提供他們經濟援助,遂在蒙特維多的美國大使館前群聚並發起抗議,不過迪亞布當時並不在場。

這幾名男子在部落格寫道,他們被丟到一個陌生的國家,沒有工作、沒有家人陪伴,也不精通當地語言。他們沒有接到控告就被關在牢裡13年,現在還受到了這種待遇,政府應該要負起責任,提供他們援助。他們在四月表示:

他們(美國)應該要給我們生存工具,讓我們能過正常人的生活。他們不能把錯推給別人,應該要幫我們找房子、提供經濟上的援助。我們不要求他們要做不可能的事情,比如說我們被囚禁了13年,要他們還我們幾年的時光。我們認為這是他們至少應該做到的,或者說,我們起碼能提出的要求。

有一部紀錄片記載著吉哈德.迪亞布在烏拉圭的生活,Anfibia雜誌說道,保障迪亞布釋放的協議,實際上只是烏拉圭與美國達成的非正式協議。換言之,目前並沒有官方文件明確規定曾經的囚犯應有的權力。唯一能適用在這群囚犯身上的官方文件,是一封由美國國務卿約翰.凱瑞所簽署的信,上面條列了六名囚犯的姓名,信的內容寫著:「沒有資料顯示這些囚犯有涉入或策畫對美國及其盟友進行恐怖攻擊。」

Anfibia的紀錄片也調查了其他關塔那摩前囚犯的生活狀況,他們定居在歐洲、非洲,很多人也面臨了前述類似的問題。其中一名現居中歐斯洛伐克的前囚犯告訴Anfibia雜誌:「這不是自由,我們還是被拘留著。我已經離開了關塔那摩,但是這監獄還是一直存在在我心中-無時無刻。」另一位前囚犯在紀錄片中說,離開監獄後的生活是「第二個關塔那摩」。

從四月開始,所有在烏拉圭的前囚犯為了獲取經濟援助,與基督教人類尊嚴服務機構(西班牙文縮寫為SEDHU)簽訂了協議。只有迪亞布拒絕簽署協議,因為他不同意協議中的條件,包括提供住宅及金援,為期兩年。迪亞布說,背傷讓他無法工作,他也認為協議中的經濟援助不夠養活他自己,更不用說能幫助到他的家人。

迪亞布是六名囚犯中,唯一一位攜家帶眷進入到關塔那摩監獄的。整群人當中只有他表示想離開烏拉圭,希望和家人在阿拉伯國家定居。

那麼,現在該往何處去?

迪亞布面臨到的下個挑戰是找一個新家。參議員Lucía Topolansky曾在烏拉圭的獨裁時期被囚禁過,他接受了獨立日報La Diaria的訪談,他保證政府正在尋求解決辦法:

What we have to do is search for a country that accepts him. And this is not just Uruguay's problem or his problem—it's the world's problem.

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找個能接納迪亞布的國家,這不僅僅是烏拉圭的問題或是他自己的問題,而是全世界要共同解決的問題。

烏拉圭政府在九月釋出了一份聲明稿,證實了政府正在尋找願意接納迪亞布和他家人的國家。政府官員表示,他們正盡全力幫助迪亞布,同時也要求他停止絕食抗議,要他「尊重生命的基本原則」。

然而,烏拉圭和其他國家間的談判卻幾乎沒有進展。

根據維基解密的關塔那摩檔案,迪亞布的父親為敘利亞籍、母親為阿根廷籍,他自己靠著開卡車在敘利亞生活了許多年。2002年他在巴基斯坦的拉合爾遭到警方逮捕,過後他住在塔利班所堅守的一棟公寓裡,並靠著賣蜂蜜來養家活口。

關塔那摩檔案將迪亞布聯想為蓋達組織成員,標明他為「高危險性」、「高智商」、「對美國來說是個威脅」。他被斷定替恐怖組織偽造文件及護照。他在美國被囚禁超過十年,在此之前他從未有任何犯罪紀錄。迪亞布否認自己受到的所有控訴。

迪亞布的支持者建立了一個臉書粉絲專頁,也在Avaaz發起請願,要求政府「立即採取行動,找到一個能讓迪亞布和家人團聚的國家」。同時,迪亞布重複著他在監獄13年所做的事:等待。他接受了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訪談,並表示:

I didn't want to go on hunger strike, but they have closed the doors on me and left me without any solution and this is the only path that I've found.

我並不想絕食抗議,但是他們斷了我的後路,我沒有解決辦法,絕食抗議是唯一我想到的方法。

經過了54天的絕食抗議後,迪亞布在這週被診斷出有「輕微的昏迷狀態」。根據La Diaria這家報紙,迪亞布先前簽署了一份文件,表明「即使他性命垂危」,也不要有醫療介入,但過後他還是接受了靜脈進食。協助迪亞布進食的醫生說,迪亞布目前的健康狀況「很危急」、「很有可能突然死亡」。除了每況愈下的身體狀況,介入迪亞布與烏拉圭政府談判的調解人員也不再繼續接手這個案子。

然而,迪亞布等待回應的同時,仍還在進行絕食抗議。


校對:Lin Rui-t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