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烏塔孩童變身戰地記者報導同胞蒙受戰爭苦難的處境

Noor et Alaa filment la destruction causée par les frappes aériennes du régime syrien dans la Ghouta orientale. Utilisation autorisée.

努爾(Noor)和亞拉(Alaa)拍攝東烏塔當地遭受敘利亞政府指揮的空襲行動摧毀的建物。照片經授權使用。

本篇文章是繼民間組織「烏塔行動」(Act for Ghouta)在2018年2月20日及3月4日分別刊登的護理師(中文版刊登於2月22日)及牙醫的親身經歷報導後,在(大馬士革市郊)東烏塔地區的系列報導。「全球之聲」亦刊登了從大馬士革蒐集到的實況報導,可點此閱讀相關文章。

烏塔東部地區因受到反阿薩德政府的反抗軍控制,從2013年底以來即被敘利亞政府軍及其俄國盟軍包圍。但暴力攻擊在近幾個禮拜以來加劇達到頂峰。非政府組織「無國界醫生」的醫療資料顯示出,從2月18日到3月3日的兩個禮拜間,總計有4,829個傷患以及1,005人死亡,意即平均每天有344個人受傷、71人死亡。民生建設受到嚴重破壞,並有超過25間醫院及醫療中心受到炸彈轟擊,有些甚至在四天內不止一次遭到攻擊。

東烏塔的兩姊妹:12歲的努爾(Noor)和8歲的亞拉(Alaa)在推特的共同帳號上分享她們在圍城裡的狀況。

這兩個小女孩和她們的母親珊思(Shams Al-Khateeb)看到許多父母雙亡的孩童和孤兒流浪街頭無人看顧。珊思為她的兩個女兒註冊推特帳號,期待人們能夠藉此看到在烏塔發生的一切,並發起救援行動。

「全球之聲」見到了小女孩努爾,她跟我們訴說想成為記者的原因:

Je veux devenir journaliste pour transmettre les souffrances des innocents, ou étudier la chimie pour faire des médicaments pour les gens.

我想要成為記者,為這些無辜受害的人傳達他們承受的痛苦,或者研究這些化學物質以製作藥物來為這些人治療。

儘管境內受到圍攻,努爾還是認真去學校上課,而且她還是國中一年級的同級生中成績最優秀的學生。但她的學校最近也被疑似阿薩德政府的軍機摧毀,而持續不斷的軍事行動也令她無法前往另一所學校。

努爾目前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跟家人一起待在家裡。

她們在一次瞄準鄰居的空襲中僥倖逃過一劫,只有妹妹亞拉受到輕傷。

兩姐妹有時會到走到街上以及一些避難處拍攝或講述這些日益加劇的人道危機。兩姐妹的母親在與「全球之聲」的訪談中透露她們已經不懷抱任何希望:

La plupart du temps les filles restent près de moi, m'enlacent, et se mettent à pleurer quand une frappe aérienne atteint le voisinage. Nous n'avons pas grand chose à manger, seulement quelques herbes comme du persil, pas d'eau à boire ou pour la douche.

我的兩個女兒大多數時候都待在我身邊緊緊抱著我,當空襲擊中鄰居時她們放聲大哭。我們沒有任何食物,只有一些如歐芹之類的香草植物可以充飢,這裡也沒有水可以喝或洗澡。

2018年2月22日的空擊後續被錄下並放到推特上分享。警告:影片內容包含暴力或血腥影像。

Pour l'amour de Dieu, aidez-nous ! #SauvezLaGhouta

上帝憐愛,請救救我們!#拯救烏塔 #烏塔#敘利亞 pic.twitter.com/9QXVypUSrA

— 努爾 和 亞拉 (@Noor_and_Alaa) 2018年2月22日

影片中,努爾喊著:

Why is he bombing us? What have we done to him? And what does he want from us?

Pourquoi il nous bombarde ? Qu'est-ce qu'on lui a fait ? Et qu'est-ce qu'il nous veut ?

他為什麼要炸我們?我們對他做了什麼嗎?他想要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

小女孩的母親告訴我們,努爾、亞拉和其他的孩童們都想要這些轟炸行動趕快停止,好讓他們可以回到學校上課,並重拾正常生活。

紀錄戰爭

敘利亞的戰爭景象因為經常被敘利亞自己的人民紀錄報導,被認為是歷史中存在最多記載的軍事衝突。

現年20歲的馬洛斯·馬贊,7年前還坐在課堂長椅上的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為了報導這個位於烏塔東部、他成長的小鎮杜馬(Douma)飽受戰爭苦難折磨的同胞而變成一名攝影記者。

敘利亞因戰爭所遭逢的恐怖景象讓他決定成為一名攝影師。

Mahrous Mazen tient un appareil photo et filme les raids aériens du régime syrien. <a href="http://twitter.com/mahrous_mazen2/">Source: Twitter</a>

馬洛斯·馬贊(Mahrous Mazen)手持相機拍攝敘利亞政府指揮的空襲行動。照片來源:推特

馬贊每天帶著相機外出拍攝那些受到敘利亞政府及其俄國盟軍轟炸行動而摧毀的建物、死者及傷患。

他在推特、臉書及Instagram上分享這些每日拍攝的照片,或者將它們寄給媒體報社,「以便世人能夠看見戰爭的恐怖樣貌」,他向「全球之聲」如此解釋。

Un photographe couvre la vie quotidienne dans la Ghouta orientale assiégée, depuis Douma.
Soutenez le compte !
Merci à tous

#杜馬一位攝影師報導在#東烏塔圍城裡的生活日常
請支持這個帳號
感謝大家 ❤🌷pic.twitter.com/igENwU3n05

— 馬洛斯·馬贊‏‎© (@Mahrous_Mazen2) 2018年3月14日

馬洛斯告訴「全球之聲」他的父親就是在2014年敘利亞政府軍機的空襲轟炸中身亡的。他目前和家人以及鄰居一起居住在烏塔的一個避難所裡。

而所謂的避難所只是普通的地下室,裡頭沒有任何可以保護民眾避免空襲攻擊的安全裝備或設施。

Every shelter hosts 30 to 40 family, I've visited one in Arbin that hosts 120 families.

Chaque abri compte 30 à 40 familles, j'en ai visité un qui en comptait 120.

一處避難所躲避了將近30到40個家庭,我甚至拜訪過一處住有120個家庭的。

馬贊緊接著說:

It's very hard to get an internet connection in order to upload the photos and videos because of intensive shelling. Many families are still buried under the rubbles and can't be reached by White Helmets.

Il est très difficile d'avoir une connexion internet pour charger les photos et vidéos, à cause du pilonnage intense. Beaucoup de familles sont ensevelies sous les décombres et ne peuvent être atteintes par les Casques Blancs.

這裡因為遭受過猛烈的砲彈轟炸,所以很難連接上網路以傳送照片或影片。有許多家庭也因此被掩蓋在瓦礫堆下,「白頭盔」搜救人員根本無法找到他們。

馬贊告訴「全球之聲」他拒絕離開烏塔。他擔心烏塔會像2016年被摧毀的阿勒坡一樣被完全殲滅。他表示當局已經多次違反承諾,所以對他們(讓民眾)安全撤離的聲明沒有絲毫信心。

他更指出當政府軍機轟炸聯合國人道救援組織發放食物的卡車地點附近時,也將在敘利亞的聯合國人員當成攻擊目標。許多要送往烏塔的醫療物資也在3月5日遭到當局沒收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