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敘利亞圖像記者及插畫家畫出另類敘事

圖為來自「敘利亞:烘焙坊與攀升的框架」的插畫,描繪阿札茲地區的景況。作者George Butler/SyriaUntold ,創作時間2012年8月。

以下故事是目前居住於貝魯特的法德混血作家Nathalie Rosa Bucher為Syria Untold所書寫的故事。這個故事原本於2017年12月6日刊登,根據夥伴協議重新刊登於此。以下版本略短於Bucher的原版本。

社交媒體上如潮水般的照片已將我們淹沒,現在開始流行以做為另一種用於喚起大眾認知以及講述故事的另類方式。SyriaUntold之類的非政府組織(NGO)一直使用插畫以及圖繪來捕捉及紀錄敘利亞難民的生活;Shadi Whose Mail was Too Late (2017年6月)就是其中一個計畫。

英國插畫家George Butler就插畫於講述新敘事有何力量上,表示:

「插畫並不需要與照片競爭,但我認為它們與一小群人有更強大的連結;我想,這種工具更能吸引住那些在乎及瞭解的人們。我想它們能夠一輩子映在你的生命之中。我想它們在一個著迷於攝影的世界中獨樹一格。」

當手上拿著墨水筆、紙張和水彩時,停留於敘利亞城鎮阿札茲(Azaz)的Butler覺得自己有強烈的責任感;靠近土耳其邊界的阿札茲在2012年被自由敘利亞軍(Free Syrian Army,FSA)佔領。

「我認為插畫,或者是說我的插畫會接受到的一種批評是,插畫的內容很容易就偏向你所支持的那個人。我喜歡為我支持的人伸張正義。在阿札茲,我認為這是我至少能做的一件事。但我認為媒體很明顯地傳播了一個概念,那就是反對勢力會推翻阿薩德政權(因為它們只取得一方的資訊),但事實上,如果沒有外界干預,阿薩德政權絕不會『輸』。」

回到阿札茲,Butler與「敘利亞支持者」(Syrian Suppers)開始了一項小計畫,該計畫慢慢發展成Hands Up Foundation

「我們募得了近4百萬英磅,」Butler說。「插畫讓我能夠待在敘利亞夠久,能夠得到足夠的感動,進而採取後續回應。Hands Up就是我們的回應。」

畫出不同觀點

敘利亞革命見證了強大的藝術生產,包括了漫畫的生產。Widad Al-Hamawi (因安全理由而改取的化名)是團體Comic4Syria的成員,他指出插畫的力量在於

「能捕捉住事件的色彩、情緒和清晰度,有時會出現黑色幽默,能以不同觀點來處理一個議題,還能捕捉到我們知道確實存在,但無法被攝影或是沒有被攝影到的時刻。插畫給了你更多自由去紀錄事件及感受。」

Hamawi 強調:

「不誇張地說,插畫擁有從任何你希望的觀點來觀看一個圖片的自由。這幫助觀眾讓他們自己對於所有角色的立場設身處地。插畫在情緒上及圖像表達上放大了事實。插畫就是透過謊言來講述事實。」

雖然該團體在多年前就已停止張貼並出版插畫,他們過去能夠以他們的方式來紀錄歷史上非常重要階段的各個時刻:

「我們等了又等,期待我們能夠再次出版作品。」

圖為Comic4Syria的最新插畫。該作刊登於一篇討論阿薩德以「恐怖主義」控制敘利亞地區的文章,該文章點出該指控背後存在著貪腐問題(目前僅有阿拉伯文版本)。發表時間2017年12月4日,創作者Comic4Syria/SyriaUntold。

分享隱藏的故事

美國插畫家Molly CrabappleScenes from Syria (2015)是2013年時,居住於紐約的Crabapple和敘利亞記者Marwan Hisham在他所出生的拉卡(Raqqa)秘密進行合作之後出現的傑出成果。

這個雙人組後來繼續以阿勒坡(Aleppo)以及摩蘇爾(Mosul)為主題工作,集合了他們作品成了82頁的回憶錄,於2018年出版。「我們首次合作是以拉卡為主題。」現在居住於土耳其的Hisham回憶到:

那時是我推特朋友的Molly提議說我是否可以拍一些照片,讓大眾知道在ISIS佔領之下城市的日常生活。我們兩個人都知道,這個想法風險很高,但是也非常誘人。我們同意會創作10幅插畫作品。因為這是我的城市,我很清楚我們要去那裡,而在某些案例中,我也很清楚我們要捕捉什麼。我們每天聯絡,交換不同想法。Molly最後把我對9個場景所拍攝的照片全都畫成插畫。我們只有一個想法:跳脫刻板印象,描繪出拉卡及其他城市平民以及人類生活。

Crabapple的9幅插畫中第一幅也可能是最具震撼力的一幅作品Scenes from Daily Life in the De Facto Capital of ISIS是她對於當地著名景點鐘樓歷史遺跡的描繪;畫作中描繪了頭被砍掉的一名男性及一名女性平民揮舞著一把火炬。

背景處只有一個人孤單地站在那。雕像的底部被畫成黑色,寫上了ISIS的口號。這幅作品裡招牌的墨點就像是整體構圖上方懸浮的亂雲一樣帶來不祥預感。Hisham回憶:

[…] 拉卡城鐘樓的插畫[…]象徵了ISIS對那座城市的摧殘。這是一個極好的開始。這給了我一個無法抗拒的動機來幫助她創作更多作品。

Hisham進一步解釋了他與Crabapple合作的程序:

在拉卡計畫中,我先在一些我選擇的場景拍攝短片,讓她更能理解我眼中看見了什麼。

圖為Scenes from Daily Life in the De-Facto Capital of ISIS創作計畫其中一件作品「鐘樓 」。作者:Molly Crabapple-Marwan Hisham。合理使用。版權歸作者所有

嶄新敘事的理想媒介

記者們發現了使用插畫以及圖像來講述故事來講述嶄新故事的多重理由。

伊拉克記者Ghaith Abdul-Ahad用他的速寫本捕捉了他所報導過的幾個最危險地方,這不只是強調了那些未被訴說的故事,更是要療癒創傷。這名受過訓練的建築師目前在創作一本書,內容以他在自己國家伊拉克以及敘利亞及葉門的速寫作品為主。

過去30年來,政治漫畫家Patrick Chappatte發展出了另一個平行職業,擔任一名圖像記者,著重那些被媒體忽略的議題及個別故事。他作品眾多,包括美國死刑犯的故事以及以黎巴嫩集束炸彈攻擊事件為主題的動畫電影‘Lebanon: Death in the field’

在紀錄片Plans-Fixes – Patrick Chappatte當中,他強調了圖像新聞是一個與讀者對話的誠實方式,而這種從90年代開始發展並激增的藝術形式可能做得很好,特別是以分段模式進行,這是因為媒體本就有自我更新的需求。

Chappatte繼續說道:

與大眾的偏見相反,漫畫可以用來幫助處理嚴肅、困難的議題。這種形式允許報導者(如果沒有要求的話)成為他所訴說故事的一部分,既是敘事者也是其中一個角色。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