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twmax

Email twmax

最新文章 twmax

24 三月 2008

俄羅斯:「莫斯科的共鳴」

Tverskaya, 二月. 23日, 2005 – 來自 此相片集 在去年十二月的杜馬(譯註:俄羅斯國會)大選後不久,我看到這篇文章,想將之譯成英文,但那時沒時間,且事實上這是一篇極富挑戰的翻譯,因為內容全是關於心情氛圍。 前俄國總統普丁在Luzhniki 的那場演說 所帶來的激動已經消逝,但該演說所在場景,下諾夫哥羅德(Nizhny Novgorod)依舊出現在新聞中,它將成為麥德維夫(Medvedev)以候選人的身份在官定日發表演說的地方(也許已沒有那麼重要);不過在紐約時報刊登的一篇關於克林姆林宮濫用「行政資源」的爭議文章中,特別關注此區域,紐約時報選在三月二日無可避免的結果出爐前(譯註:指麥德維夫當選總統)刊登這則新聞,時間點似乎非常合適。

20 三月 2008

日本:支持西藏

當拉薩街上冒出大火,世界其他地方的部落客都焦慮而緊密地觀察其情勢發展。一個星期以來,在日本的主流媒體[日文] 報導出許多批評拉薩事件被低調掩蓋的聲音,「西藏」也成為日本搜尋引擎關鍵字搜尋的第一名,找出的上千篇條目大都支持這場暴動。同時在街上,日本的西藏支援網絡(TSNJ, Tibet Support Network Japan)組織、西藏社區成員以及其他的支持者,在3月8日走上街頭慶祝1959年3月西藏起義的紀念日,一個禮拜後,慶祝活動也於3月16日在東京代代木公園遊行。

23 八月 2007

越南:網路審查制

當我考慮要從越南在全球之聲上頭發表文章時,我首先想到的是到底什麼是可以發表的?可以談什麼主題,以及該避免什麼? 媒體在共產越南由國家機器掌控,雖然網際網路不若中國那般受到嚴密監控,但也成立了專責機關以確定網路內容是否符合黨的意志。 在越南1992年所制定的憲法中 對於審查制度有其法源依據,但裡頭有著矛盾。憲法第69條:「國民得享有言論自由…依照法律的規定。」在第33條中對「法律的規定」的定義:「國家得 嚴格地禁止所有涉及損害國家利益、破壞越南國民人格、道德和善良風俗的文化和資訊領域活動。」這部份的法律執行權落在最近成立的資訊部身上(MoI),其 前身為資訊與文化部。 資訊部得到越南資訊安全中心(CIS)的幫助,該中心也製造防毒軟體。資訊安全中心位於河內科技大學,這間大學是越南的頂尖大學。在最近的訪問中,負責人Nguyen Tu Quang指出資訊安全中心已做好萬全準備來提供網路監控技術援助以幫助資訊部切斷「邪惡」網站的戰役。他更進一步指出(譯自越南文): 邪惡部落格和邪惡網頁有很大的相似處,但假使我們沒有持續監控部落格,它們可能會對社會有更大的影響…監控不符合健康原則網站的問題是一大難題..我想部落格和網站需要和科技及監控之間建立夥伴關係,如此一來我們可以審查和制止負面內容並捍衛我們的力量。 就其資安中心在網路監控中的角色,Quang這麼覺得: 現在很多人擔心很難找到和應付那些非法部落格的所有者。但我確定,我們可以透過技術來追蹤些邪惡部落格的住家地址…我們的目 的不是要抓到數以千計的非法部落格,而是要找到在它們生成之前就防止他們的方法。假如我們採取懲罰和警告部落客的方式,之後下次在他/她想要放照片或文章 前就會仔細地考慮。 胡志明市的部落客Nguyen Tien Trung 已經確切知道什麼是可以發和不可以發表的文了。他之前寫了封給教育部的公開信以譴責他們在越南的政治學教育。而如今在越南搜尋網站上搜尋他的名字時,就會導向某些封鎖了的頁面,但他的Yahoo! 360°部落格還上得去。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網監會對Trung感到些許不安。因為在他8月10號的文章中就引用了胡志明的話來支持他革新的政治觀點(譯自越南文) 為什麼發動革命?胡叔說:「和平、獨立、統一、民主、和繁榮。」但鮮少有人理解其深遠的意含。首先他提及的三個目標是和平、獨立和統一,之後我們必須持續不拖延地進到民主和繁榮。胡叔很有智慧地把民主放在繁榮前。假如沒有民主,之後我們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繁榮和發展。 在一篇2007五月針對審查制的文章中,Trung這麼說: 胡志明大師說過:「民主的目的是要讓人民可以張開嘴巴表達。憲法第69條也說:「人民得享有言論自由。」但在現實中不是真的。 看起來就算那些受到資訊部關注的人可以繼續發表些具有爭議性的內容,但這是場危險的遊戲。Trung 已提及有名政府官員持續把車停在他家外頭。...

11 八月 2007

南韓:網際網路和匿名

韓國的入口網站將從這個月開始採用實名迴響制(daet-geul sil-myeong-je)。兩個主要入口網站,Daum和Naver已經在6月27號開始實施,其他35個入口網站這個月也將採行這套制度. 韓國入口網站、網路新聞、或部落格新聞均在文章底下提供迴響或回應區,他們稱此為daet-geul(通常篇幅不長且網民可以隨意地留下意見)。由於能夠以匿名的方式留言,可能會產生不適當或隨便的內容,以及人身攻擊。如何解決這種情形,已經成為了爭論的話題。 幾天過去了。部落客們分享他們對於新制的意見。 一些部落客,如minicactus,非常擔心副作用 從採行實名迴響制後,惡意內容的量已經變低,但並沒有戲劇性地減少。要讓惡意迴響消失在網路上是需要花時間的。就目前為止,似乎成效不彰。我更擔心的是,這些惡意留言者會被驅散到小社群網站,如此一來,整體網路氣氛通常會變差。 一些部落客如hansfamily,最在乎的是這套制度是否會箝制言論自由: …似乎不少人傾向反對此制度。有很多原因,第一:此舉可能破壞網路的基本原則和自由;第二:此舉可能妨害言論自由;最後:可能會被政府當局給控制。 這些論點都很有道理,且我也不否認此基本原則。但是我們要如何克服人們將謠言信以為真,之後又怪罪他人,這種如毒香菇一般的社會現象?有些人說,這應該靠網民的自制力來克服,而不是強制;但是這樣會不會太流於理想? 我們見過許多因為惡意迴響,而導致自殺和憂鬱的意外,這著實地讓社會大開眼界。但是至今發生了什麼?有改變嗎?沒有變得更嚴重嗎? 關於「網路實名迴響制」的爭論已經好幾年了。先前,主要意見是反對;但是現在不同了。與其堅決反對使用,倒不如部份應用以阻斷匿名的負面影響。 有件之前聽聞的事我非常好奇,就是他們會不會查核身份證字號。那外國人和海外沒有身份證字號的韓僑怎麼辦? 有位部落客 帶出一個更為宏觀的議題:惡意迴響和我們的教育-- 從某時起,我就傾向不讀文章的留言和回應文章。難道大家不會閃避惡臭的垃圾桶嗎?在早些時期,迴響真的是非常新鮮和有趣的功能,方便我們可以在讀文章時,馬上對其表達意見。比起回覆系統要開新視窗才能留下我們的意見要來的更好。因為我們不必長篇大論,所以不假思索就寫下意見。篇幅雖不長,但卻有很多新鮮的意見。也許我太早下結論,但服務的用戶、服務提供者和顧客間的即時、快速溝通,使韓國網路文化加速地發展。因此,顧客的需求和新興工業化經濟體(NIES)才發展的更快。 然而,凡事均過猶不及。迴響和回應已不如往昔。即便只有0.06%的惡意回應者,這一小撮人還是會引起問題,這是個應該被探討的社會議題。那麼,「實名制」是正確的解決方法嗎?「實名制」可能會箝制意見和言論自由,我們該如何彌補這些缺失? 我認為惡意迴響者是存在於網路世界的問題,但是我們應該在現實世界找到起因。 事實上,即使你在現實世界中試著與其他人對話和討論時,人們也很容易因為不同意見而生氣。有的人以片面徵兆或事實來評斷任何事;有的人不講邏輯道理,而是以情緒和偏見來交談;抑或有人拒絕談論嚴肅議題,想嘲弄那些認真的人,並自以為很酷;也有的在人後說長道短,在人前卻默不作聲。 最後,是這些類型的人在網路上發出惡意迴響和回應的嗎?為什麼會有不長於正常溝通的人存在呢?在中學、高中時期,我們在一個不習慣於討論和發表意見的氛圍中成長。即使老師問問題,學生也盡量不與老師四目交接。一個學期中,要找到有一、兩個自願發問的學生很難。 有時候提問的學生很容易被老師或其他學生羞辱。如果有些學生在下課前問問題,就得忍受其他學生白眼。有些老師也對學生置之不理。 在這種教育環境下,我們培養出無數個沒有養成健康討論和對話方法的人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應該直接透過教育,導正社會上討論和對話的氛圍 當然,這似乎很理想化。現實中,採用實名制,限制實名制或其他類似的限制政策會來得更為有效。 無論如何,我相信教育必須先改變。 作者:Hyejin Kim...

3 七月 2007

韓國: 6月25日.韓戰

6月25日那天,是韓戰爆發的第57週年紀念日。這天很寂靜。和過去比較的話,僅有少許特別活動。韓國的部落客們如何看待韓戰?他們訴說了這天在過去和現在對他們來說代表什麼意義。 Dolstone2002: 在孩提時的每年這個時候,我記得我製作反共標語和海報,並唱首這樣的歌「啊,啊,要我們如何忘記當敵人踐踏我們的那天。」 現在,我知道我們被教導要那麼責怪北韓是因為獨裁者為了要保持權勢所用的方法和政策。現在,我知道韓戰並不只是我方和壞的一方間的對決,也是在世界列強間我們承受和經歷的苦。 但是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我們現在可以有富裕生活是因為那時的人民奉獻他們的鮮血和汗水遍及這片土地。我們永難忘懷當他們必須用槍瞄準他們的兄弟姊妹時流的淚水 Musecine: 時間久了,很自然就會忘記。看了看日曆,我知道今天是6月25日。我的小學時期是在1980年代中期到後期。正是反共時期。我們在學校看反共電影。我記得那時只是很興奮的看這吸引人的媒體和電影。比起小學、中學時的歌和其他任何的兒歌,這首6月25日歌還是更強烈地懸繞在我的耳邊 啊,啊,要我們如何忘記這天 當我國的敵人踐踏過我們 我們用赤手和鮮血,阻止了敵人 那些日子我們憤怒地頓足著地和搖動著我們的身軀 現在我們將回敬當時的敵人 持續不停地追擊敵人 一一擊潰敵人 現在我們將帶給這個國家和我們的兄弟榮耀 我依舊記得第一次學這首歌的時候。二年級時,老師在黑板右邊寫下這些歌詞並把它留在黑板上幾天。在那時候,北韓人全是壞人。像 Ddol-i Chang-gun(編者:1980年代中一齣非常受歡迎的動畫。一個男孩打倒全部的壞北韓人和金日成並從怪獸那救出好人),北韓人都被畫成紅臉豬頭。戲院裡,品質很差的螢幕播映著我軍的陣亡和人民的眼淚,而背景音樂經常都是這首歌。甚至在那個年紀時,我隨著歌詞而流淚。就是這首6月25日讓我哭泣。 我不知道是誰在什麼時候作了這首歌。也許是在「打倒共產」的那段時間作的。 這大概是第一首我不想唱也不想再讓我的子孫唱的歌。 bklove: 如果不是看到一位部落客的發文,我也沒察覺今天是什麼日子。韓戰57週年紀念日。我記得那強調反共教育的時期。有很多的活動…也許現在是「和平模式」? 和從前比起來,今天的確是個安靜的日子。 作者:Hyejin Kim...

20 五月 2007

敘利亞:為了全體的線上自由: 一些值得支持的議題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譯者:twmax 校對:PipperL 在我上一篇「釋放 Kareem 運動所學到的一課」 文章中,我談到關於參與運動以及為什麼一些被捕入獄和被迫害的部落客們和線上作家能夠贏得同情,然而其他的人卻很難吸引公眾的注意。我也討論了這運動成功或失敗背後的邏輯,並與突尼西亞的網路運動議題做了個比較。 在這篇文章中,我希望可以在引起大家對於以下清單的注意,這份清單並不佯裝完整,列出的是那些理由值得支持的部落客、線上作家、和運動分子們,以及他們暗中進行的倡導運動和論點。他們當中,有些人已經在牢中好幾年了,有些則是因為他們在網路上所寫 的東西,而被控告或騷擾。他們不是全部都是部落客,而且我個人不相信部落格社群應該保留對於被騷擾的部落客的支持和運動,而放棄其他遭到騷擾和折磨的線上作家。他們都應該得到我們對於保障他們基本人權的支持。為了傳播這些文字和引起部落格圈間的注意,我希望我們可以從其他人的經驗中學到一課。部落格圈的支持是終結沉默且並使其不再發生的決定性重點。 發表關於要求一個更團結的部落格圈,且對這個由Mistral所製作的影片發表評論的突尼西亞部落客,同時也是名行動者的Astrubal如此說道: 我們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作,來幫助釋放那些仍然被監禁的人,而且一定需要有更多的措施來避免這樣的危害。不管怎麼作,Mistral 說得非常對,怎樣都不如一個非常團結的部落格圈所做的來得要有效率。 為了對於以下議題的報導,和 Kareem 議題比較之下的等級差異能有更清楚的描述,我發表了些Technorati 的圖表,來顯示去年每一天包含研究議題的部落格文章發表數(請點開圖片看結果)。這些圖表說明了必須有人去做的苦差事,用意是為了揭露某些不正義,並確保 對全部被迫害的線上作家們有著公平的支持,不管他們是否為部落客。 ABD AL-MONEM MAHMOUD (埃及) 27歲的埃及人 Abd...

韓國: 教師節,最重的負擔?

原文:Korea: Teachers’ Day, the heaviest burden? 作者:Hyejin Kim 譯者:twmax 校對:Leonard 「哪一個節日對你是最沈重的負擔?」這是韓國一個入口網站討論區在雙親節的票選活動的標題。猜猜看是哪個節日?教師節得到最高票數。 五月15號是教師節,以感謝韓國的老師們。但是,這天在韓國社會長期備受爭議。教師節的傳統是學生表達對老師的感激,但有時候這真實的意義 已被禮物給弱化了。父母們深感需負責為孩子送個好禮給老師。不管老師們是否樂意拿這些東西,外界都批判教師收賄。現提出的替代方案包括將教師節移到長假之 中,或把它定為學校放假日。45%的首爾主要學校決定今年的教師節放假一天。 教師節後,一些部落客如‘Small Mind’ 精心擬定如何好好過教師節的對策 從今年開始,別給孩子的老師們任何禮物,禮券或現金。在五月14號的晚上,關起燈。在你睡著前,想想所有你經歷過國小六年、中學 三年、和高中三年的那些老師。隔天,帶著一盒的維他命飲料去拜訪你想感恩的那位老師,並表達你對他或她的感激,帶你的孩子同行將會更好。看著這個場景,你 的孩子將會擁有尊敬師長們的心,且他們的校園生活也將同時改變。老師將會給予尊敬他們的孩子更多的愛。給老師賄賂後,別在你的孩子面前責怪師長,你的孩子 將會學到。教師節是你拜訪恩師的一天。你的孩子應該會以他們的方式對待他們自己的老師,如寫封信來表達他們的感激或作個康乃馨。 但教師節的壞評價使的認真工作的教師們氣餒。Youngjinjjang 分享了他妹妹的故事. 我的妹妹在國小擔任教職三年,她對於工作感到滿足且享受和學生在一起的生活,她常常談到這個決定有多好,但是今天她看起來完全喪 失精力且心情也不好,我問她為什麼,她說教師節使她失望,原因是…這位老師寄了兩封信給學生要他們別帶教師節禮物,最後收到了兩封來自學生的信。她感...

8 五月 2007

黎巴嫩:春天、藝術和困境

在黎巴嫩,正式的春天在三月二十一日開始。這就是為什麼三月二十一日會被定為母親節。部落客們傾向發表更多關於愛、自然以及陽光的文章,反映出大家歡樂的心情。甚至連政治文章也是些關於如何讓事情變得更好的計畫、策略或分析。照例,這只是篇集錦,在這篇集錦中,我已收集有關於這兩類的文章。外面有更多的文章,但礙於篇幅,無法悉數列出。 先從這些張貼去南黎巴嫩出遊照片的部落客們開始: McDara 發表了這篇關於他參訪南黎巴嫩的圖文。上面是其中之一張圖片。Adiamondinsunlight也去了南黎巴嫩旅行且帶回來一些照片,她把這些照片發表在她的部落格上。 「Adiamondinsunlight」談及以短裙為主題的文章,以反映出春天的心情和它的影響 , 春天瀰漫在黎巴嫩的空氣中,且在這穿衣樂趣的季節我的心也充滿了期望。在這個溫暖的幾個月裡,我幾乎都只穿裙子。我喜歡它們乾淨的線條和它垂下的樣子,當然還有在我走路時會發出的沙沙聲。在這裡,我也喜歡穿裙子因為它使我想起了另一個珍貴的約會用語 當她將春天與愛聯繫在一起時, 「Mirvat」也發表了這篇文章 當這金黃色的光溫柔地再次侵襲我們的生活。當這害羞的春天開始了對於夏天的期望、溫度、和樂趣,我週遭的人看起來就像在戀愛中。我也正陷入愛河中。 這春天的愛已經談的夠多了。來談談藝術吧!「Ibn Bint Jbeil」帶著我們在一篇文章中以一步一步的指導來帶我們接觸以下他所說的阿拉伯設計 阿拉伯設計是有關於調和,一致,不朽。也就是如同我的已故教授Dr. Gordon Bugbee常說的「一體就是細分」。但這也是關於某種天性及自然的美諷刺地藉由一種精美的、整齊的、幾何的美學來傳達。 假如你特別對一些有關於就嚴肅話題的長篇文章有興趣,接下來你也許可以看看「Marxist From Lebanon」,他正分析著黎巴嫩的種族困境 同時Angry Anarchist正在研究猶太復國主義的社會主義困境 到底Asterix、黎巴嫩人和政客間有什麼關係? 「Abu Ali」有答案: Asterix...

30 三月 2007

秘魯:德國「開放音樂」樂團到秘魯舉辦演唱會

校對:Leonard [編者註:以下這篇文章原來是發表在秘魯創用CC部落格上,並由Juliana Rincón Parra翻譯成英文。我們已經看過一位厄瓜多爾鄉村的「電子民族舞曲家(techno-folklorist)」,使用YouTube和部落格後成為一位國際名人。現在一個德國的小樂團為了得到名氣和交朋友,也正在接觸全世界的部落客。] Röntgenschall現在正在秘魯的利馬進行虛擬巡迴演唱。打著『你的部落格就是我們的舞台』的座右銘,這個從一個德國小城市來的小樂團,試著完成他們偉大的夢想,希望到全世界演奏爵士樂,他們心懷這樣的夢想,也不認同某些人認為網路傳播違背音樂界利益,因此他們設計了一套評分歌迷的系統。得票最高的五個部落格將舉辦一場虛擬演唱會,特別為這些人、和他們的國家及社群的使用者量身訂做,這也就是為何秘魯部落格Txitua.org會成為他們下一個「演唱會地點」。 這個樂團已使用眾多社會網絡網站來散播作品,如Del.icio.us、biTTorrent、Jamendo、Myspace、Youtube、Hi5等,他們甚至已在創用CC規範及非商業性原則下,讓音樂自由流通。這些都是每個秘魯藝術家應該知曉的Web 2.0工具。 我喜歡Röntgenschall,有什麼事我可以幫忙的嗎? - 下載、複製、散佈和重新混音他們的音樂。 - 部落格、製作Podcast或VideoCast。 - 加入他們的歌迷俱樂部,也許你的部落格會成為他們的下一站。 - 逛逛Jamendo,書寫、評分、使它成為你的最愛。 - 把他們加入你的MySpace。 - 把他們加入你的hi5。 本文參考資料: - 英文新聞稿 - Röntgenschall樂團擁有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