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Sudan 蘇丹 來自 八月, 2007

蘇丹會永遠是非洲最大的國家嗎?

隨著蘇丹部落圈持續地成長,我們觀察到愈來愈多的活動、並且聽到更多不同的聲音。請允許我帶領你進入最近的對話。 Ayman Elkhidir,一位住在杜拜的蘇丹部落客,正在蘇丹度過他的假期。他寫了一篇文章 表達他對於此地人們開車習慣的鄙視: 在蘇丹的人們開車就像他們百年前騎著駱駝和驢子一樣。完全沒有什麼交通規則。十字路口的優先順序由人們的膽識所決定。就算有看到紅綠燈,也是設計不良,如果你照著號誌行進,那麼你一定會撞車。說得更清楚一點,想像兩個對向的燈號,一個是給直行的,一個是給左轉的,兩個同時都是綠燈。所以如果你要左轉或是迴轉,你就要留意對向來的車子。因為對他們而言,也是綠燈可以通行的。 一位新的蘇丹部落客,叫作 SudanEase,談到最近蘇丹所發生的洪災: 今年蘇丹的八月雨季對於蘇丹人民和政府而言,是一場災難。政府在一些不顯著的議題上耗盡了他們的資源,例如新貨幣的設置(譯註:蘇丹政府自今年七月一日之後改用 SDG 作為唯一的官方貨幣,之前是使用SDP,詳情可見這裡的相關說明)。由於只有少少的資源,並且孤獨地面臨著此一困境,這個國家沒辦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無助、且遭受到嚴重批評的政府只能被迫視而不見。直至目前為止,有67,731棟房子毀於大雨,其中31,540棟損壞無法修復。 Kizzie 對於分割蘇丹有個隨想: 大概四年之後,蘇丹將不會是非洲最大的國家。 Daana 覺得這讓人感到哀傷: 我剛剛讀到 Kizzie 的隨想,讓我感到哀傷。那真的是我們朝向的未來嗎? 真的完全沒有希望嗎? 連一點點也沒有嗎? 我想我們從未給這個國家一個生存的機會。從大不列顛殖民地的分割為二政策施行開始,從彼此合作轉為互相對抗。為什麼沒有任何人想要給這個國家一個機會? 在慶祝他的部落格一週年慶之後,Black Kush 告訴我們一個消息,關於Sami El-Hajj...

蘇丹:在「後伊斯蘭」時期對抗愛滋

來自突尼西亞Djerba的部落客Zizou,在蘇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的衛生愛滋防治部工作。蘇丹不像北邊的鄰居--埃及,愈來愈能夠接受現代觀念的蘇丹,已經進入了「後伊斯蘭」時代。 Zizou提供了一個一張照片作為證據:他的一位同事圍著面紗(Niqab),讀著一篇關於俄國同志的學術論文。 「我同事對弱勢族群很有興趣,尤其是同性戀者。她甚至進行了一項研究,共訪問超過100位男女同志,同時她仍戴著面紗。」。 如果要說明蘇丹的「後伊斯蘭」時期,再也沒有比這個女孩更好的例子了。當北方的阿拉伯鄰居們仍越來越陶醉於伊斯蘭政治的時候,蘇丹已經走過了它的伊斯蘭時期。沒有人想念那段時期。對我周遭的人們來說,那段時期沒有帶來任何東西,只有不好的回憶。 當時蘇丹人相信伊斯蘭教條的施行是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但這項政策的施行結果令許多人失望,而且許多人的生活卻變得比以往更差。多年來,大多數蘇丹人對開放的風潮十分歡迎。 Zizou很快地指出,儘管某些地方抱持自由主義,蘇丹社會仍然是非常保守的,而這使得愛滋防治計畫遇到挑戰。他說:「開放,沒問題!但不能太多…你不可能從倡導禁慾一下子跳到推行保險套。」 但是他從餘燼中的閃閃火光得到希望,就像他那戴著面紗的同事。這位同事還說,如果蘇丹通過了法國風格的法律,她就再也不戴面紗。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譯者:heee 校對:FoolFitz

蘇丹:部落客憑弔政治先烈

本周蘇丹部落格圈有兩項重要議題:一為已故政界人物,蘇丹前任副總統加朗(JohnGarang)博士,再來則是蘇丹政府接受聯合國決議,同意維和部隊進駐達佛。 Sudanese Returnee在部落格中稱許加朗博士: 已故加朗博士也許是蘇丹史上最偉大的政壇人士,他篤信基督,來自蘇丹南部的丁卡族(Dinka),對蘇丹社會問題有不同見解,自有一套真知灼見。 Black Kush也在個人文章 中稱許加朗博士: 前任副總統加朗博士是一名自由鬥士,兩年前搭乘直升機於蘇丹南部叢林失事,不幸身亡,當時蘇丹民眾點蠟燭、獻花圈以紀念加朗博士,並發動支持蘇丹和平計畫,但當初和平的願望正逐漸走向絕望。 Black Kush另外發表一篇文章,內容關於近日蘇丹接受聯合國決議,同意維和部隊進駐達佛: 蘇丹成功發動外交政變,終於同意聯合部隊進駐達佛。聯合國非洲聯盟達佛任務團(UNAMID)將接管達佛維和任務:此任務團將以非洲聯盟為主要武力,不受聯合國第七憲章所轄,不要求叛軍解除武裝,不以制裁作為威脅。電台廣播說,此次聯合國第1769號決議文是經過通盤考量決定。 Kizzie如實描繪出蘇丹民眾的自卑情結: 我們不斷自輕,討厭自己,盼望成為他者,認為他人比自己優越,自己較次等,我們必須將自己從精神奴役解放! 蘇丹女孩總希望能有白皙皮膚,夢想嫁入豪門,她們覺得白就是美(他國女性亦如此!) Kizzie的另一篇文章則指出阿拉伯世界對達佛報導嚴重不足,文中提及的阿拉伯人Nabil Kassem,拍了一部達佛紀錄片,名為馬背上的聖戰士。 The Sudanese Thinker則運用SWOT分析,粗略審視蘇丹。 一名蘇丹南部醫生Konyokonyo寫出當地酗酒問題: 數天前,我隔壁鄰居被發現陳屍家中,死者友人表示他夜夜酗酒,上週又有另一個傢伙被送進我的診所,病入膏肓,檢查結果發現有肝衰竭跡象,他也長期酗酒。 類似的故事不斷在祖巴(Juba)鎮上演,結局也都大同小異,例如多人被發現陳屍樹底,而如今情勢愈趨嚴重,但鎮民明瞭當地酗酒問題嚴重,但並未思考解決之道。不幸的是,民眾竟開始在上班時間,就在辦公室裡喝了起來。 最後,旅居阿曼的蘇丹人Amjad再度發表了一篇電影評論: 昨晚我終於有機會跟朋友一起看電影版辛普森家庭。 …總之,電影很好看,但如果你還沒看過,我會建議等到DVD發行後再租來看,儘管電影值得一看,但還沒好看到非得上電影院不可。...